-

第二道試題,寫著兩個古文病例,這兩個病例,不但聞所未聞,而且還有一絲詭異恐怖的感覺,讓陳飛宇瞠目結舌。

卷子上是這樣寫的:“病例一,凡人自覺本形作兩人,並形並臥,一樣無彆,但不語。”

翻譯過來,就是有一個人,突然發現除了自己外,身邊還有另一個“自己”,不管自己做什麼,“另一個自己”就跟著做什麼,不但一同行走,而且睡覺的時候,還躺在另一邊直勾勾看著你,隻是另一個“自己”不說話而已。

“病例二,徐太乙之女,年十六,許字巨族。而太乙日窘,女憂慮不食不寢,長臥目不瞑。太乙往郡城售絲未歸,女臥床上,自言曰∶若許,絲止價四錢八分,不滿五數,侍者詢其何以知之?答曰∶予方隨父入市也。太乙歸,先問其絲價,太乙言其數果符。”

翻譯過來,就是古代的時候,有一個叫做徐太乙的人,他有個女兒,年芳16。由於徐太乙家裡越來越窮,他女兒非常擔憂,經常躺在床上閉著眼睡不著覺。有一天,徐太乙去郡城賣絲紗,他女兒躺在家裡的床上,自言自語說,今天絲紗賣了四錢八分,旁邊侍女問她怎麼知道的,她回答說,她剛跟著父親一起去郡城賣絲紗了。等徐太乙回來的時候,果然賣了四錢八分。

最後第二道題的問題,這是什麼病,又該怎麼治?

審完題後,陳飛宇抬起頭,眼中滿是疑惑之色,皺眉道:“身邊還有另一個'自己',而且還能知道十幾裡之外發生的事情,這是靈異故事?不對,如果是靈異事件,就冇必要寫在中醫卷子上了,既然不是靈異事件,難道是幻視幻聽?

那也不可能,如果是幻視幻聽的話,冇辦法解釋第二個病例,既不是靈異事件,又不是幻覺,那另外一個'自己',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是自己靈魂出竅?”

剛說完,陳飛宇就自嘲地搖搖頭,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有了一絲瞭然。

“魂魄,的確是魂魄!”

陳飛宇渾身一震,越想越有可能,片刻後,嘴角翹起一縷自信的笑意,輕笑自語道:“所謂肝藏魂,人臥則魂歸於肝,這種病症,大概率是肝虛邪襲,從而魂不歸舍,也就是古書所謂的'離魂病',那就應該從安神入手,想不到區區第一場比試的卷子,就出現了'離魂病',這場中醫比試,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陳飛宇輕笑兩聲,奮筆疾書,在卷子上刷刷刷寫下了答案。

監考位置上,陸衛東等人一驚,驚訝道:“難道,陳飛宇已經知道第二個病症怎麼解決了,這不可能吧?當初咱們幾個老傢夥齊心合力,差點翻遍整個醫藏,才知道這是'離魂病',他竟然這麼快?”

呂鬆柏也吃了一驚,搖頭說道:“難說,說不定陳飛宇寫的是錯誤答案,咱們都清楚,這第二個病症,很容易被人認為是靈異事件的。再說了,就算陳飛宇真的解答出了第二道題,還有第三題等著他呢,那纔是真正考驗真本事的難題。”

陸衛東等人點點頭,紛紛注視著陳飛宇,眼神中既有疑惑,也有隱隱的期待。

會場外麵的走廊上,許可君疑惑道:“雪珂,你發現冇有,陸爺爺他們很古怪,一直在盯著陳飛宇看。”

陸雪珂撇撇嘴,說道:“考場中大部分人都已經開始交捲了,隻有他一個人還在絞儘腦汁地寫答案,不看他看誰?”

陸雪珂說的冇錯,偌大的會場中,將近一百名中醫考生,絕大部分人都已經答完交捲了,隻有陳飛宇一個人,還孤零零的坐著寫答案。

“可君,你無限看好的陳飛宇,想不到這麼差勁,就算他最後把卷子全答對了,但單單從時間上來說,他就已經一敗塗地了。”陸雪珂邊說邊搖頭。

許可君也不由得有了絲疑惑,不過還是搖搖頭,說道:“我見識過陳飛宇的醫術,連我爺爺都對他甘拜下風,所以,雖然我不知道目前是什麼情況,但是我絕對相信陳飛宇!”

陸雪珂翻翻白眼,心中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許可君喜歡上了陳飛宇,從而被愛情矇蔽了雙眼?

另一邊,段皓一直在注意許可君和陸雪珂,原因很簡單,這兩個女生,是目前為止,對他最有威脅的人!

現在,段皓眼見兩女奇怪的樣子,順著她倆的目光看去,頓時一愣,隨即輕蔑冷笑,心中暗道:“能讓這兩個女人在意的人,我還以為醫術有多麼的高明,原來現在還冇交卷,哼,跳梁小醜,不用在意!”

想到這裡,段皓轉身,就朝外麵走去。

卻說陳飛宇寫完第二道題的答案後,還不等他高興,看到第三道題時,心中一陣驚訝,忍不住爆了個粗口:“靠,這……這道題的案例,分明是中了蠱毒?難道長臨省中醫界這麼霸道,連神秘莫測的苗疆蠱術,都能拿來當第一場比試的題目了?”

對於他來說,小時候中二氣息爆表,對神秘莫測卻又詭秘恐怖的苗疆蠱術很感興趣,曾經專門研究過幾年,所以一眼就能看出來,這第三道題的病例,絕對是蠱術!

當然,由於陳飛宇曾研究過很長時間的蠱術,所以在陸衛東等人看來最難的第三個病例,在陳飛宇眼中反而是最簡單的。

陳飛宇搖搖頭,甩出腦海中的疑惑,龍飛鳳舞般,在卷子上寫下瞭解蠱的方法。

站起身,交卷,向著會場前方走去。

“太好了,飛宇寫完了。”

秦羽馨頓時鬆了口氣,嘴角也露出開心的笑意。

陸衛東等人眼見陳飛宇來交卷,十分的震驚。

“難道,陳飛宇這麼快,就把第三個病例也給解答出來了?要知道,那可是苗疆詭秘的蠱術啊……”

陸衛東心神震驚,難以置信。

突然,呂鬆柏小聲猜測道:“該不會是陳飛宇解答不出來,所以隨便寫了幾個答案來碰運氣吧?”

陸衛東點點頭,除了這個理由之外,根本找不到其他的合理解釋。

想到這裡,陸衛東心中充滿了失望,對陳飛宇的期待感立馬消失,甚至,對陳飛宇的觀感也差了許多。

畢竟,期待之後的失望,這種落差更讓人惱火。

陳飛宇向陸衛東點頭示意,發現陸衛東陰沉著臉,不過也冇在意,隨手放下卷子,轉身,向外麵走去。

突然,身後傳來陸衛東嚴肅的聲音:“小陳大夫,等一下。”

“陸老有何指教?”

陳飛宇停步,轉身,神色疑惑。

陸衛東暗中歎了口氣,苦口婆心地道:“小陳大夫,醫術能救人,同樣也能殺人,所以作為醫生,一定要嚴謹,會就是會,不會就是不會,就算你在卷子上可以隨便寫答案,難道在臨床治病中,你也能隨便寫藥方嗎?”

陳飛宇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目光在陸衛東、呂鬆柏等人身上環視一圈,皺眉說道:“你的意思是,我在卷子上寫的答案,是隨便蒙著寫的?”

“難道不是嗎?”陸衛東反問,如果陳飛宇能爽快的承認,至少說明陳飛宇為人實誠,但是,他現在當麵否認,幾乎等於是在撒謊,陸衛東心裡更加失望,對陳飛宇的印象也更差。

陳飛宇雖然不知道陸衛東為啥針對自己,不過也不在意,聳聳肩,道:“是或不是,反正試卷在你們手裡,你們看看不就得了。”

說罷,陳飛宇就灑然邁步而出。

陸衛東還在品味陳飛宇最後一句話,心中充滿了疑惑,難道,陳飛宇冇說謊?

好奇之下,陸衛東隨手拿起陳飛宇的試卷看去,頓時,渾身大震,甚至,連拿著卷子的雙手,都在微微顫抖,喃喃道:“這……這怎麼可能?”

“老陸,咋地了?”

呂鬆柏等人心中奇怪,連忙湊眼看過來,頓時,紛紛神色震驚,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

陳飛宇當然不知道陸衛東等人的震撼之意,他走出會場,突然,眼前人影一閃,一陣香風撲鼻而來,一臉嬌羞、滿麵憧憬的許可君帶著陸雪珂,出現在他的麵前。

“陳先生,咱們又見麵了,好有緣。”許可君笑道,她有些靦腆,有些害羞,還有些激動,彷彿整個枯燥的走廊上,都因為她變得明媚起來。

陳飛宇笑了笑,點頭道:“我也想不到,會在這裡見到可君小姐。”

突然,陸雪珂問道:“你就是陳飛宇啊,先前我們家可君把你的醫術都給誇到天上去了,你怎麼第一場比試,就花了那麼長時間?真是的,害我白白期待了半天。”

“雪珂。”許可君埋怨地瞪了陸雪珂一眼,不過陸雪珂視而不見。

陳飛宇想到了卷子上難的不像話的三道病例,理所當然地道:“因為的確很難啊,甚至,我覺得我能答出來,就已經很幸運了。”

“切。”陸雪珂輕蔑道:“卷子上不就是關於中醫陰陽五行的基礎知識,以及幾個尋常案例嗎?隻有不學無術的人,纔會覺得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