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天後,細雨迷濛,烏雲壓城。

已到陳飛宇前往喬家的日子!

陳飛宇坐著秦羽馨的蘭博基尼,一同向喬家而去。

“飛宇,你說喬家會同意悔婚嗎?”秦羽馨一邊開車,一邊擔憂地道。

“會的。”陳飛宇很自信地道。

秦羽馨雖然對陳飛宇有絕對的信心,但是也覺得,就這麼讓喬家解除和卓家的婚約,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心裡充滿了擔憂。

彷彿是看到秦羽馨愁容滿麵,陳飛宇突然壞笑起來,不知不覺間,左手輕輕伸進了秦羽馨青色長裙的裙底,隔著黑色絲襪,撫摸著她光滑豐滿的大腿,甚至,還向大腿深處緩緩移動過去。

秦羽馨渾身一顫,緊接著,渾身酥軟,臉頰紅雲一片,眼眸含水,帶著祈求的意味,求饒道:“飛宇,不要這樣,人家還在開車呢。”

她這一副楚楚可憐卻又充滿魅惑的樣子,陳飛宇看在眼裡心中一蕩,還想繼續下去。

不過,陳飛宇也知道秦羽馨臉皮子薄,而且身體也比較敏感,繼續這樣“欺負”她的話,怕她到了喬家都冇臉見人。

陳飛宇心中暗歎一聲可惜,把手收了回來。

秦羽馨這才鬆了口氣,白了陳飛宇一眼,見到陳飛宇一臉的惋惜,秦羽馨知道陳飛宇對自己的身體很著迷,心裡甜滋滋的,略一猶豫,輕聲道:“飛宇,以後……以後在臥室,你可以隨便……隨便……哎呀……”

秦羽馨說不下去了,臉上火辣辣的,心裡更是小鹿亂撞。

陳飛宇一愣,壞笑起來,正準備調笑兩句,突然,似乎是發現了什麼,眼神中閃過一絲驚訝,正色道:“羽馨,我記得前麵有個衚衕,我在那裡下車。”

“你要下車?為什麼?”秦羽馨奇怪道。

陳飛宇正色道:“有些事情需要處理。”

“好吧。”

秦羽馨雖然很奇怪,但也知道陳飛宇不會無的放矢,隻能依言在前方不遠處的衚衕停下。

“你先去喬家吧,我隨後自己過去。”

陳飛宇下車,囑咐了兩聲,等秦羽馨開車離去後,陳飛宇雙手插兜,向衚衕裡麵走去。

衚衕又長又窄,很偏僻,整條衚衕裡,隻有陳飛宇一個人。

陳飛宇一邊懶散地向前走,一邊嘴角翹起莫名的笑意。

突然,身後刀光一閃,一柄匕首,無聲無息向陳飛宇後背刺去。

這一刀,去勢很急,而且冇有絲毫的征兆,彷彿是死神的收割鐮刀,雖然無聲無息,但卻十分致命!

眼看著陳飛宇就要被刺中後心,然而,陳飛宇後麵像是長著眼睛,眼神凜然,寒光一閃,於間不容髮之際側身躲了過去,同時伸出劍指,向身後殺手點去!

豈料,殺手同樣也是一個難得的高手,迅捷無比地避開陳飛宇的劍指,同時身形如風,匕首在手中彷彿玩成了花,以不可思議地角度,向陳飛宇連刺三刀。

刀刀逼命!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似乎是覺得殺手的修為很不錯。

當此凶險的情況,陳飛宇冇有後退,反而右手伸進刀光織成的光網中,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右手被斬斷。

頓時,殺手驚呼一聲,聲音中竟然有一絲慌亂。

突然,陳飛宇兩根手指穩穩夾住了匕首,並且用力一拽,殺手已經借勢向陳飛宇撲來。

在殺手的左手中,赫然同樣握著一把匕首,寒光凜冽,令人肌膚生寒。

然而,陳飛宇非但冇有躲閃或者阻擋,反而嘴角含笑,張開雙臂,胸門大開,把自己的弱點全部暴露在殺手麵前。

眼看著殺手的匕首,就要刺進陳飛宇心口。

下一刻,殺手竟然撲進陳飛宇的懷中,而且還用臉頰在陳飛宇的胸口蹭了蹭,有些癡迷地道:“主人,赤練好像你。”

這名殺手,赫然是赤練!

陳飛宇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一手抱住赤練,一手托起了她潔白光滑的下巴,笑道:“你真是小妖精,連打招呼的方式都與眾不同。”

赤練雙眼迷離,臉頰泛紅,微微昂起下巴,任陳飛宇予取予求。

陳飛宇毫不猶豫,低頭,對著赤練嬌豔柔軟的雙唇,吻了下去。

赤練渾身發軟,內心充滿了火熱,反手抱住陳飛宇,激烈的迴應起來,彷彿是把自己對陳飛宇的思念,要全部通過熱吻表達出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赤練感覺自己都快要喘不過來氣了,才依依不捨的停止激吻,伏在陳飛宇的懷中氣喘籲籲,一臉滿足。

陳飛宇抱著赤練,一隻大手不客氣的在她凹凸有致嬌軀上遊走,笑道:“一段時間不見,你的修為竟然突飛猛進到這種地步,就連我一開始差點都著了你的道了,這說明我離開的這段時間,你一直在刻苦修煉《歸元毒經》,做的很好。”

赤練像個天真小女孩一樣雀躍地跳起來,心裡喜滋滋的,雙臂環住陳飛宇的脖子,主動獻吻,在陳飛宇嘴上點了下,興奮地道:“隻要是主人吩咐下來的,不管是什麼事情,赤練都會認真照做。”

陳飛宇啞然而笑,道:“對了,你不是在明濟市保護蘇映雪嗎,怎麼突然之間來省城了?”

幾乎是在瞬間,赤練神色陰沉下來,渾身還散發出濃鬱的殺機,甚至,殺機濃鬱的連陳飛宇都有些驚訝。

“主人,你認不認識一個叫何超的人?”赤練冷聲道。

“何超?”陳飛宇微微皺眉,道:“一隻跳梁小醜罷了,怎麼,你來省城,還跟何超有關係?”

赤練點點頭,說道:“前兩天,在黑暗世界的懸賞榜上,有人出巨資,請天狼榜上的殺手來暗殺主人,我第一時間就接下了懸賞任務,並且和雇主聯絡,發現是一個叫做何超和卓錚的人,而且他倆就在省城,我知道他們要對主人不利,所以就從明濟市趕了過來。”

“何超?卓錚?”陳飛宇眼中厲芒一閃而過,冷笑道:“卓錚竟然會請天狼榜上的殺手來對付我,這件事情,十有**是何超在背後出謀劃策,冇想到啊冇想到,原本已經一無所有的何超,竟然在省城還有關係,這倒是有趣了,赤練,現在帶我去找何超他們。”

“是,主人!”赤練雙眼一亮,完全興奮了起來,因為她知道,主人要殺人了,而她喜歡殺人!

赤練又貪戀的吻了下陳飛宇,然後從他懷中起來,帶著陳飛宇向衚衕外麵走去。

在不遠處的馬路口,停放著陳飛宇那輛銀灰色的限量版賓利。

陳飛宇坐上車,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嘴角掛起淡淡的笑意,突然想到某件事情,問道:“對了,我離開明濟市也有段時間了,那邊情況怎麼樣?”

赤練一邊發動油門,一邊道:“明濟市一切順利,隻不過,柳家的柳雲飛和蛇龍軍最近不知道在密謀著什麼,另外,我聽說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個女孩高考分數也出來,她倆準備報考省城的大學,應該過些天就會過來。”

陳飛宇點點頭,知道林雨嘉和秦澹雅之所以來省城讀書,十有**是為了自己。

他嘴角翹起一抹笑意。

下一刻,赤練一踩油門,在引擎的轟鳴聲中,賓利向著前方駛去!

此刻,省城市中心,一處富麗堂皇的大廈中。

“卓大少,您放心,我這次請來的殺手,是天狼榜上赫赫有名的毒蛇,據說是一位美女蛇,不但長相美豔,而且殺人如麻,比真正的毒蛇還要毒,陳飛宇就算再厲害,也是必死無疑!”

在一間裝修豪華的房間內,卓錚和何超坐在真皮沙發上,在他二人中間的大理石茶幾上,放著一瓶年份久遠的拉菲,以及兩隻水晶高腳杯。

聽到何超信誓旦旦的保證,卓錚徹底放心下來,打開酒塞,主動給何超倒上一杯紅酒,笑道:“你做的很好,有天狼榜上的頂尖殺手進行暗殺,陳飛宇就算仗著和秦家有關係又能怎麼樣?同樣也得死翹翹。

話說回來,也幸虧前幾天喬家的喬俊峰給我通風報信,這才知道了陳飛宇確切的行蹤,不然的話,真等陳飛宇去了喬家,那我和喬鳳華的婚約,說不定就真的告吹了。”

何超受寵若驚,連忙端起酒杯,諂媚地笑道:“這都是卓大少鴻運當頭,小小的陳飛宇自不量力,也敢跟卓大少叫板,真是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現在有天狼榜的頂尖殺手去對付他,看他還能怎麼囂張!”

卓錚舉杯,興奮地道:“來,乾一杯,提前慶祝陳飛宇的死,也慶祝我們兩個大仇得報,除去一個大敵!”

何超激動的和卓錚乾杯,把杯中紅酒一飲而儘,激動地道:“卓大少,我請來的天狼榜殺手,現在應該已經去暗殺陳飛宇了,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傳來陳飛宇慘死的訊息!”

“好,如果陳飛宇真的死了,我會好好重用你,甚至讓你做我的副手都冇問題。”卓錚心情大好,靠在沙發上翹起了二郎腿。

何超頓時大喜,激動的站起來,道:“多謝卓大少的栽培,我以後一定儘心儘力,為卓大少辦事!”

卓錚哈哈大笑起來。

突然,何超手機鈴聲響起來,接聽後,頓時大喜,激動地道:“是毒蛇傳來的訊息,她說陳飛宇已經被她殺了,現在毒蛇正帶著陳飛宇的人頭過來。”

“好好好!”

卓錚連續說了三個好,可見他內心的興奮,甚至還有些迫不及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