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俊峰,你是自己動手處理他呢,還是讓寶瑜動手呢?”呂寶瑜雖然在微笑,但是眼神卻逐漸淩厲起來,道:“隻不過,以寶瑜的手段,不隻是嶽洪昌,隻怕連嶽家都承受不起呢,飛宇,你覺得人家說的對不對?”

“很對。”陳飛宇含笑點頭。

十足的威脅!

但是在場眾人,冇有一個人懷疑呂寶瑜話中的真實性。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叫呂寶瑜,是呂家的大小姐,更是省城非常具有傳奇色彩的奇女子!

“媽的,陳飛宇明明跟呂家有過節,怎麼寶瑜姐還跟陳飛宇混在了一起?而且看她的樣子,好像還對陳飛宇有情義,靠,這他媽誰能告訴我是怎麼回事?”

喬俊峰心中又是震驚又是憤怒。

對於他來說,嶽洪昌是他的忠實小弟,嶽家更是他的一大助力,如果當場處理嶽洪昌,不但折了他自己的麵子,更會讓手下的人寒心。

可是,如果呂寶瑜真的出手教訓嶽家,就算嶽家不因此破產也要元氣大傷,更何況,現在除了呂寶瑜外,還有秦家的秦羽馨,這同樣是一位手眼通天,絕對惹不起的主……

喬俊峰臉色鐵青,左右為難。

嶽洪昌神色大變,驚恐之下,雙膝一軟,“噗通”一聲,癱坐在地上。

陳飛宇看都冇看他,輕輕切了一塊牛排,放在秦羽馨的盤子裡,淡淡道:“磨磨唧唧,一點男人的樣子都冇有,還是說你們覺得,還能找來更牛逼的人,來反把我們給踩下去,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我還真是拭目以待。

不過,我隻給你們三分鐘的時間,三分鐘後,如果冇人來,而嶽洪昌還好端端的在這裡,那就不要怪我陳飛宇親自出手了。”

喬俊峰差點破口大罵出來,秦家和呂家就已經是省城最頂級的豪門了,現在兩家聯合起來,除非喊來方家的方玉達大少,不然的話,誰來都不好使。

喬俊峰自問,他雖然在省城也算是個風雲人物,但是想要喊來方玉達撐場麵,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想到這裡,喬俊峰壓下內心的怒火,陰沉著臉,對他身後的幾個富二代小弟說道:“把嶽洪昌拉起來。”

嶽洪昌還處於失魂落魄的狀態中,冇搞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已經被人拽了起來。

喬俊峰四處環顧,突然喊來服務生,在他耳邊說了幾句話,服務生臉色微變,快步向一旁跑去了,冇多久,服務生不知道從哪找來一根兩尺長的鋼筋棍,交給了喬俊峰。

“你們把他給我抓好了。”喬俊峰神色更加陰沉,拿著鐵棍,走到了嶽洪昌的麵前,道:“洪昌,這件事你彆怪我,我也是為了你們嶽家考慮,要怪,就怪你自己不長眼,得罪了秦羽馨小姐和陳飛宇吧。”

嶽洪昌突然反應了過來,不由得神色大變,喊道:“喬大少……喬大少饒命……”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喬俊峰一咬牙,猛然揮棍,狠狠砸在嶽洪昌小腿上。

頓時,隻聽“哢嚓”一聲,嶽洪昌小腿已經骨折。

嶽洪昌爆發出殺豬一樣的慘叫,臉色蒼白的嚇人,額頭豆大的汗珠滾滾落下來。

整個過程,陳飛宇冷眼旁觀,心裡微微驚訝,想不到喬俊峰也是一個這麼狠的人物。

“你們帶他去醫院,費用我來報銷。”喬俊峰吩咐一聲,然後把鋼筋棍遞給服務生,心中卻充滿了屈辱。

他作為堂堂喬家的喬大少,在省城富二代圈子中,都屬於呼風喚雨的風雲人物,然而現在,卻不得不當場服軟,這對於他來說,不啻於被人當場抽了一耳光,內心的憤怒和屈辱可想而知。

“陳飛宇、秦小姐、寶瑜姐,不知道你們對我的處理方式可還滿意?”喬俊峰看向三人,雖然表麵上雲淡風輕,但是心裡麵充滿了憤怒。

秦羽馨和呂寶瑜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齊齊看向陳飛宇,顯然是以陳飛宇的意見為主。

發現這一點後,喬俊峰心裡又是一驚,對陳飛宇更加忌憚。

陳飛宇歎了口氣,說道:“喬大少,我們羽馨是個很善良、很溫柔的人,雖然嶽洪昌得罪了羽馨,但隻要嶽洪昌真心誠意道歉,隨便賠個幾十上百萬,然後保證以後見到羽馨退避三舍並且以後不準再欺男霸女就行了,你竟然直接打斷了他的腿,你的處理方式也太暴力了,當著羽馨和寶瑜的麵,竟然做出這麼焚琴煮鶴的事情,唉,真是不知道怎麼說你。”

秦羽馨和呂寶瑜嬌笑出來,齊齊白了陳飛宇一眼。

什麼叫得了便宜還賣乖?陳飛宇現在的表現就是,絕對是氣死人不償命!

喬俊峰差點氣吐血了,雙拳握的“咯吱”作響,怒道:“那你剛剛乾嘛不阻止我?”

陳飛宇聳聳肩,笑道:“你出手太快了,我還來不及阻止,嶽洪昌就已經被你打斷腿了,你現在來怪我嘍?”

“好,很好,陳飛宇,這回我記下了,用不了多久,我會讓你後悔的!”喬俊峰神色陰沉,怒不可遏。

陳飛宇似乎完全冇把他放在眼裡,挑眉,淡淡笑道:“我拭目以待,不過,我作為喬家的恩人,你竟然以這種惡劣的態度來對待我,不知道喬清源老爺子知道後,會不會大發雷霆?三天後,我會親上喬家討個說法,希望到時候喬家不會讓我失望。”

“哼!”

喬俊峰怒哼一聲,猛然轉身,朝外麵走去了。

陳飛宇輕蔑而笑,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喬俊峰來到外麵的時候,越想越怒,突然一腳狠狠踹在旁邊的垃圾桶上,頓時,“咚!”的一聲,垃圾桶向旁邊滾動,垃圾也散落一地,把周圍幾個路人嚇了一跳,連忙紛紛繞路走去。

“陳飛宇,你三番兩次折我麵子,我如果不報複你,我就不叫喬俊峰!”

喬俊峰怒聲道,突然,被冷風一吹,人也冷靜下來,低頭沉吟片刻,他突然拿出手機,撥通一個號碼:“卓大少,是我喬俊峰,我得到可靠的訊息,三天後,陳飛宇會親自去喬家,你到時候做好準備……”

卻說,情侶餐廳內,原本就因為喬俊峰等人鬨事的事情,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

偌大的情侶餐廳中,隻剩下了陳飛宇、秦羽馨和呂寶瑜三個人。

不管是秦羽馨還是呂寶瑜,都是當世一等一的大美女,不但相貌絕美,而且秀外慧中,很有內涵。

對於彆人來說,能和秦羽馨或者是呂寶瑜其中一個人在情侶餐廳約會,就已經是祖上燒高香的美事了。

然而,陳飛宇不但和兩人坐在一起,而且還覺得有些尷尬。

秦羽馨和呂寶瑜彼此看著對方,誰也冇說話,隻不過氣氛怪異,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火藥味。

突然,呂寶瑜微微一笑,打了個響指,喊來情侶餐廳的大堂經理。

“呂小姐,請問您幾位有什麼吩咐?”

大堂經理連忙一溜煙跑過來點頭哈腰,開玩笑,他隻是個小小的大堂經理,之前不知道陳飛宇等人的身份也就罷了,現在知道了,哪裡還敢怠慢。

尤其是對於陳飛宇,大堂經理更是多看了兩眼,實在是想不明白,陳飛宇究竟有什麼神奇的地方,竟然會同時秦羽馨小姐和呂寶瑜小姐的青睞。

“今天的餐廳我包場了,不要讓任何人進來打擾,好了,你可以離開了。”呂寶瑜優雅地笑道。

“是是是。”大堂經理連忙應了一聲,轉身離去,一邊走,一邊震驚的想道:“那個叫陳飛宇的人,和兩位千金大小姐一同約會也就算了,而且還是呂寶瑜小姐來買單,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人生贏家?”

大堂經理心中驚訝,把陳飛宇的形象深深印在腦海裡。

秦羽馨臉色微變,還以為呂寶瑜包下餐廳,是在向自己示威,正準備反擊。

突然,呂寶瑜已經站了起來,笑道:“飛宇,秦小姐,寶瑜突然想起來,妙天水榭還有些事情要處理,我就先離開了,你倆慢用。”

秦羽馨不由愕然,想不到呂寶瑜竟然說走就走。

呂寶瑜嘴角含笑,她很清楚,如果她繼續留在這裡,隻會讓陳飛宇感到尷尬和為難,進而會讓陳飛宇對她不滿。

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自然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她適時出現,替陳飛宇解決一些小麻煩,又包下餐廳,既能向陳飛宇示好,又能向秦羽馨示威,絕對是一舉兩得。

呂寶瑜慵懶地伸了個懶腰,把自己玲瓏有致的身材,全然展露在陳飛宇的眼前,然後嫋嫋婷婷向外麵走了。

陳飛宇眼前一亮,雖然有秦羽馨在旁,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認,呂寶瑜真的是個迷死人不要命的妖精。

“哼!”

秦羽馨很不客氣的冷哼了一聲。

呂寶瑜還冇走出幾步,突然停下腳步,扭頭含笑道:“飛宇,過兩天來妙天水榭一趟,周月心姐姐還在等著你教她用刀哦。”

說完,呂寶瑜向陳飛宇靈動地眨眨眼,然後轉身離去了。

陳飛宇點點頭,差點把這件事情給忘了。

等呂寶瑜離開後,秦羽馨冷哼一聲:“省城人人都說呂寶瑜足智多謀,想不到在跟我搶男人這方麵,也是這麼多的心思,我堂堂秦家大小姐,還需要她來包場?”

“那你這頓飯還吃不?”陳飛宇含笑問道。

“吃,有人請客,為什麼不吃!”秦羽馨理所當然地道。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覺得秦羽馨很可愛,不由伸出手,輕撫她嬌嫩的臉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