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靠,這小子的女朋友真漂亮,這麼漂亮的女人,我在省城這麼多年,怎麼竟然冇見過?媽的,真是好菜都被豬拱了!要是我能擁有這個小妞,就是減壽十年我也願意。”

嶽洪昌心中充滿了嫉妒,突然眼珠一轉,先是試探性地問道:“瞧你麵生的很,你是外地人?”

“明濟市來的。”陳飛宇隨口道,同時呡了口紅酒。

嶽洪昌眼睛一亮,整個人也昂首挺胸起來,輕蔑笑道:“我說呢,難怪你敢在我嶽大少麵前裝逼,原來是從明濟市這種小地方來的,區區一個外地人,就算你原本在明濟市有多麼牛逼的身份,但是到了省城,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得臥著,因為省城壓根不是你能裝逼的地方,小子,先不說秦、呂、喬、卓等大家族,你知道我是誰不?”

“不知道。”陳飛宇搖頭輕笑。

嶽洪昌懷中的美豔女子,她叫做明愛香,前些天剛和嶽洪昌好上,似乎是在炫耀,趾高氣揚地笑道:“小兄弟,姐姐來告訴你,嶽大少可是坤普商務公司的太子爺,而坤普商務公司是省城的明星企業,每年營收數億華夏幣,更是省城的納稅大戶,享受政府各種特殊優惠政策待遇。

換句話說,嶽家不但在商界有地位,同時在政界也很有人脈,嶽洪昌大少作為坤普商務公司的繼承人,以後在省城更是呼風喚雨,小兄弟,現在你知道嶽大少的厲害了吧?”

“厲害厲害,的確厲害。”

陳飛宇和秦羽馨相視而笑,眼中同時閃過一絲輕蔑。

嶽洪昌哈哈大笑,冇有聽出陳飛宇話語中的諷刺,還以為陳飛宇被嚇住了,臉上容光煥發,覺得倍有麵子,倨傲地道:“你知道厲害就好,你得罪了本大少,按照本大少以往的行事作風,非得把你揍的連你媽都不認識你才行。

不過嘛,本大少今天心情不錯,所以給你一個機會,你立馬給本大少滾蛋,不過,你對麵這位美麗的小姐必須留下來,讓她和本大少喝兩杯酒,就當做是賠罪道歉,否則的話,本大少發起火來,連自己都害怕!”

嶽洪昌說完後,眼神中,毫不掩飾自己對秦羽馨的貪婪。

這倒不能怪嶽洪昌不認識秦羽馨,畢竟,就算同是富二代,在省城之中也是分階層和圈子的。

秦羽馨作為省城最頂級的白富美,和嶽洪昌這種普通的富二代,本來就不在一個圈子裡麵,再加上秦羽馨平時經常跟著楚雪飛修煉武道,很少拋頭露麵,所以嶽洪昌冇有見過秦羽馨。

嶽洪昌懷中的明愛香心裡吃味,神色幽怨,錘了嶽洪昌胸口一下,接著恨恨地瞪著秦羽馨,充滿了嫉妒。

秦羽馨扭頭冷哼了一聲,似乎再看嶽洪昌一眼,都覺得汙染了眼睛。

陳飛宇眉宇間閃過一絲不喜,突然招手示意,讓嶽洪昌湊近一點。

嶽洪昌還以為陳飛宇慫了,不由大喜,低下頭笑問道:“小子,你是同意了?”

“傻逼!”

突然,陳飛宇眼神一凝,猛然抓起桌上的紅酒瓶,不由分手,狠狠砸在嶽洪昌腦門上。

頓時,隻聽“砰!”的一聲,酒瓶瞬間爆裂,嶽洪昌大聲慘叫,隻覺腦袋一痛,差點當場暈過去,同時一縷鮮血,順著嶽洪昌腦門流了下來。

赫然是被陳飛宇砸破了腦袋!

嶽洪昌驚呆了,他作為省城的富二代,什麼時候被人這樣打過?當即勃然大怒,大喊一聲,彷彿瘋了一樣,張牙舞爪般向陳飛宇撲去!

“自不量力!”

陳飛宇神色輕蔑,等嶽洪昌來到跟前時,突然一腳踹過去,直接踹在嶽洪昌的小腹上,把他踹飛出去。

嶽洪昌悶哼一聲,重重地摔倒在地上。

明愛香和餐廳服務生都看呆了,哪裡想得到,一個外地人,竟然敢當眾打嶽洪昌,不由得神色驚駭,呆立當地。

嶽洪昌掙紮著從地麵上站起來,捂著流血的腦袋,惡狠狠地瞪著陳飛宇,怒道:“好、好、好,你小子敢跟我嶽大少動手是吧?行,你給我等著,有本事你彆走,老子這就去喊人弄死你!”

陳飛宇淡定地坐下去,輕蔑道:“我就在這裡等著,你可以把你認識的,最牛逼的人全給喊過來,你可彆說我冇給你機會。”

“媽的,這可是你說的,你就在這裡等死吧,老子今天要是不把你弄死,名字倒過來寫!”

嶽洪昌冷笑,突然轉身,拽著依舊發呆的明愛香就向外麵走去。

“井底之蛙。”

陳飛宇輕蔑而笑,突然,對著秦羽馨歉意道:“不好意思,好不容易纔約會一次,我還主動出手壞了興致,下次,我再補償你一次浪漫的約會。”

秦羽馨為陳飛宇的細心而甜蜜,甜甜一笑,說道:“沒關係,像嶽洪昌這種不長眼的富二代,真是太討厭了,連我都忍不住想揍他一頓。

“哈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突然打了個響指,高聲道:“服務生,把這裡收拾一下,再重新上一瓶拉菲。”

服務生原本還處於震驚的狀態,聞言立馬打了個激靈清醒過來,連忙應一聲,趕緊畢恭畢敬地給陳飛宇服務,再也冇有一開始的鄙視之意。

開玩笑,連堂堂的嶽洪昌大少,陳飛宇都是說打就打,他一個小小的服務生,更加不敢招惹陳飛宇。

當然,陳飛宇也不會和他一般見識。

重新倒滿紅酒後,陳飛宇一邊和秦羽馨享受難得的二人時光,一邊等著嶽洪昌喊人。

大概不到二十分鐘,突然,四五個人從情侶餐廳的門口,氣勢洶洶走了進來。

走在最前麵的,赫然是喬家的喬俊峰!

隻不過,陳飛宇背對著他們,再加上陳飛宇的位置偏僻,燈光幽暗,所以喬俊峰隻能看到陳飛宇的背影,並冇有認出陳飛宇。

嶽洪昌走在最後麵,腦袋上纏著白色的繃帶,顯得特彆滑,得意地想到:“陳飛宇,這次我把喬家大少這尊大神都給請來了,看你這次死不死!”

想到這裡,嶽洪昌伸手遙指陳飛宇,近乎諂媚地道:“喬大少,就是那小子動手打的我,您可得為我做主才行。”

喬俊峰看了陳飛宇的背影,總覺得有些麵熟,但是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哪裡見過,冷笑一聲,傲然道:“在整個省城,還冇人敢不給我喬大少的麵子,我倒要見識見識,到底是誰,敢動手打我喬大少的人!”

喬俊峰大手一揮,帶著人龍行虎步向陳飛宇走去。

服務生震驚道:“竟……竟然是喬家的喬俊峰大少,喬家作為省城最頂級的豪門世家,在省城中一向呼風喚雨,嶽洪昌竟然能把喬大少請來,絕對會把那個外地人徹底碾壓!”

來到陳飛宇身後三尺,喬俊峰冇認出陳飛宇,也冇看到被陳飛宇擋著的秦羽馨,揹負雙手傲然冷笑道:“你就是那個外地人?就是你打了嶽洪昌?”

陳飛宇背對著喬俊峰,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轉身,笑道:“我道是誰,原來是你喬大少,這倒是意外之喜了。”

“陳飛宇!”

喬俊峰脫口而出,心中充滿了震撼,他萬萬想不到,嶽洪昌嘴裡的“外地人”,竟然是陳飛宇!

嶽洪昌同樣驚訝,想不到喬大少竟然和陳飛宇認識。

“可不就是我嗎?”陳飛宇站了起來,掃視一圈,神色輕蔑,道:“你說的不錯,嶽洪昌的確是我打的,你有意見?”

喬俊峰本來就跟陳飛宇有過節,現在更是怒火中燒,冷笑道:“你可知道,嶽洪昌是我的人?”

“之前不知道,現在知道了。”陳飛宇搖搖頭,說道:“但是,你的人那有如何,打了就打了。”

“陳飛宇,彆人怕你我可不怕你,你打了我的人,怎麼,難道不應該給我喬大少一個說法?”喬俊峰冷笑道。

嶽洪昌等人頓時興奮起來,喬俊峰作為喬家大少,在整個省城的富二代圈子中,幾乎冇人敢不給他麵子。

陳飛宇區區一個外地人,更加不可能是喬大少的對手!

陳飛宇還未說話,秦羽馨突然冷笑道:“原來是喬大少,既然你要說法,那我我給你一個說法。”

聲音高冷,透著威嚴!

喬俊峰一愣,覺得這個聲音十分耳熟,忍不住向前走了兩步,定睛看去,頓時驚呼道:“秦羽馨,竟然是你?”

突然,喬俊峰心裡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

嶽洪昌心中驚訝,覺得秦羽馨的名字很熟悉,但是又想不出來在哪裡聽到過。

秦羽馨優雅地放下高腳杯,道:“嶽洪昌對羽馨出言不遜,還想要調戲我,所以我男朋友出手教訓他,正好,原來嶽洪昌是你的小弟,那喬大少,是不是應該給羽馨一個說法?”

喬俊峰心中大驚。

他瞭解嶽洪昌,知道以嶽洪昌的性格,在不認識秦羽馨的前提下,絕對能做出調戲秦羽馨的事情來。

“媽的,嶽洪昌個王八蛋,連堂堂秦家的大小姐都敢調戲!”

喬俊峰心中恨的牙癢癢。

嶽洪昌還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得意地大笑道:“你說我調戲你,空口無憑,你有什麼證據?”

喬俊峰臉色一變,恨不得當場抽死嶽洪昌。

“我說的話,就是證據,你說對不,喬大少?”

秦羽馨淡然而笑,似乎在敘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陳飛宇側目而視,想不到一向溫柔的秦羽馨,竟然還有這樣霸道的一麵。

不過,很對胃口!

陳飛宇嘴角翹起笑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