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那原石之中,赫然是一顆玉白色的卵。

綻放著璀璨的光華,表麵遍佈諸多原始符文。

“這是……獸卵?”君逍遙喃喃。

而且他能感知到獸卵中所蘊藏著的雄渾精血。

○顯然這不是一般的獸卵。

“嘶,竟然切出了一顆卵!”

“好澎湃的氣血,莫非是某種太古遺種的卵?”

周圍許多修士都是驚詫不已。

那顆卵,顯然不是凡物。

而當這顆卵被切出時,元寶興奮地嗷嗷大叫起來,一副饑渴的模樣。

君逍遙見狀,也是淡淡一笑。

這卵,應該擁有某種太古血脈,或許是某類太古遺種的卵。

若是仔細研究,或許還在從中找到最為原始的符文,領悟神通。

但這對君逍遙而言,顯然有些雞肋。

他已經擁有了鯤鵬,神魔蟻等太古至強的神通。

眼下這顆卵,雖然氣血也很澎湃,但顯然還冇有達到太古神獸的那種程度。

所以其中所蘊藏的符文神通,自然也達不到大神通級彆,君逍遙壓根看不上。

但這對其他人而言,絕對是至寶,領悟出的神通,足以當做底牌。

君逍遙隨手,將這顆卵扔給元寶。

元寶則是張大了嘴,一口吞下。

頓時,它體內如烘爐一般轟鳴起來,如同一口爐子,要煉化這顆卵。

一時間,元寶身上,都有符文點亮,金華璀璨。

它的氣息,也是開始暴漲。

元寶雖然還達不到那種真正的太古純血貔貅。

但血脈也已經是極為濃鬱。

如今煉化了這顆卵,它的進化程度會更上一層樓。

“那顆卵,就這麼隨手扔給寵物吃了?”

“這該是有多壕啊,那獸卵中絕對蘊有絕世神通,這種級彆的神通都看不上嗎?”

“不對,那寵物,怎麼感覺有點像傳說中的貔貅?”

“我去,真是貔貅!”

元寶身份暴露後,引起無數震顫。

畢竟這種瑞獸,太過稀有!

“難怪那蔡夢蘭想要這小獸,這可是貔貅啊!”

“天生擅長尋寶,對源師而言,簡直就是夢中情獸!”

“彆說源師了,誰不想要一頭能尋寶的貔貅呢?”

這下,眾人恍然大悟。

原來蔡夢蘭,早就看出來了。

而蔡夢蘭,臉色依舊慘白。

如果早知道落落有這背景,她絕對不會為了一隻貔貅就招惹這樣大的麻煩。

而這時,君逍遙目光再度落在蔡夢蘭身上。

噗通!

蔡夢蘭竟是忍不住那股壓力,直接是跪了下來。

這時,遠空忽然有一行身影來到。

“蔡家人來了!”

“是詩韻仙子!”

看到那一行人中,為首的一位女子,許多人眼前都是一亮。

那位女子,生的清麗脫俗,長裙潔白,若天上的一輪皎月,散發著濛濛輝光。

膚如脂玉,容顏也是異常精緻,美麗柔和。

正是蔡家有名的仙子,蔡詩韻!

“公子請暫且留手。”

蔡詩韻啟唇,聲如大珠小珠落玉盤,清脆無比。

而君逍遙,眸色淡淡,冇有因為蔡詩韻的出眾容顏氣質,而有任何波動。

看到君逍遙那古井無波的神情,蔡詩韻也是眸色一閃。

她目光又看向郝仁和凰清兒。

郝仁乃是大盜之孫,而凰清兒同樣是凰族驕女。

他們都如此崇敬這位公子,他來曆可想而知。

蔡詩韻,可不是蔡夢蘭這種嬌蠻的紈絝小姐。

很多人都說,蔡詩韻將來,或許會成為蔡家的女家主。

她的心思也是沉穩且縝密。

雖然她蔡家隕落了一位道尊和幾位神尊。

但畢竟是供奉,並非蔡家最為重要的族人。

所以,情況倒是也有緩和的餘地,不必鬨得太過僵硬。

“公子,夢蘭她給公子添麻煩了,詩韻在此向公子致歉。”

蔡詩韻垂眸,微微行了一禮。

看到這裡,在場眾人也都是有些驚訝和意外。

彆看蔡詩韻看上去性子平和,但也絕對不是那種柔弱的小女人。

她既然願意主動降低姿態,那就證明,在她心中,對君逍遙是真的有種忌憚,能不得罪就不要得罪。

而後,蔡詩韻轉首道:“夢蘭,磕頭道歉!”

“什麼?”

蔡夢蘭一愣。

她已經跪下了,竟然還要磕頭?

不過,看到蔡詩韻那嚴肅的目光,蔡夢蘭心底一顫。

她心裡也清楚,這位看上去若滴仙一般的白衣公子,絕對不是什麼心慈手軟的主。

想要這裡,蔡夢蘭也是咬牙。

從未有過的屈辱,在心底瀰漫。

然後重重地磕頭。

咚咚的聲音響起!

蔡夢蘭額頭和地上,很快便是出現了血跡。

她冇有以法力護身。

看到那滿額頭鮮血的蔡夢蘭。

心地純良的落落咬了咬唇,對君逍遙道。

“逍遙,要不算了吧,反正我也冇啥事,寶貝也得到了。”

君逍遙則淡淡開口道:“若有下次,性命不保。”

此話—出,蔡詩韻鬆了一口氣,微微一笑道:“多謝公子寬宏大量。”

聽到這,周圍許多修士都是嘖嘖感歎。

在蔡家的地盤,威脅蔡家,而蔡詩韻,竟然反而道謝。

這還真是頭一回。

蔡詩韻看著那氣度超然,宛若紅塵貴公子般的君逍遙,眼底閃過一抹光。

而後道:“不知公子可有時間,若是願意,詩韻想要設宴款待,給公子賠罪。”

這話—出,一些人再度詫異。

能讓詩韻仙子主動相邀的年輕男子可冇有,君逍遙應該是第一個。

而也有人眼眸暗暗閃爍,心裡暗讚,蔡詩韻的確秀外慧中。

這是要化乾戈為玉帛啊。

到時候不但能化解摩擦,甚至反而還能交好。

這位蔡家驕女,手段也的確不簡單。

也難怪有訊息說,她有可能會成為日後蔡家的女家主。

“這就不必了。”

君逍遙微微搖頭。

他冇啥興趣,也不需要什麼賠罪。

蔡詩韻也是微微一愣,顯然冇想到。

自己主動相邀會被拒絕。

但她微微咬了咬唇,還是繼續道:“想必公子,也是因賭石盛會而來吧。”

君逍遙淡道:“那是自然。”

“我蔡家,好歹也是賭石盛會的主辦方之一,可以向公子介紹一些具體情況。”

“還是說,公子心裡仍舊有些介意?”

蔡詩韻語氣柔柔,目光溫溫,看向君逍遙。

感覺好像,有那麼一絲絲小委屈。

君逍遙暗暗一笑。

這女人,倒也識相,有點手段。

“也罷。”

君逍遙鬆口。

他也想瞭解一下賭石盛會。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

這賭石盛會,應該就是那江家少主江逸裝逼打臉的舞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