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鳳華很感動,真的很感動。

在她非常慌亂無助的時候,陳飛宇站在了她的身前,為她擋住了一切。

喬鳳華內心升起異樣的情愫,她之前從來冇愛上過彆人,但是她知道,她此刻的感受,一定就是愛情。

她看著陳飛宇略顯瘦弱,但是足以為她遮風擋雨的背影,眼神中柔情似水。

而在陳飛宇的對麵,卓錚一開始很憤怒,突然,他冷笑一聲,神色間充滿了輕蔑,撇嘴道:“陳飛宇,這裡是省城,不是明濟市,省城之中臥虎藏龍,在這裡最主要的,是要有自知之明,因為有很多人都是你得罪不起的,而得罪這些人的後果,你絕對承擔不起。而我,卓家大少,正是你惹不起的人。”

卓錚說到這裡頓了頓,不過,神態越發的高傲,氣勢也越發的淩人,道:“我卓家在省城耕耘數十年,早已經成為省城最為頂級的豪門之一,在商界,我們卓家涉足房地產、醫療、教育等諸多關鍵領域,在政界,我叔叔是長臨省的副省長,而且跟軍界也有良好的合作關係。

至於我,從小便接受精英教育,18歲的時候,就擔任副經理參與家族企業,三年前去英國留學深造期間,還成為華人商會的理事,現在雖然剛剛回國,但用不了多久,我就會接手家族企業,正式踏入商界,成為省城商圈的新星。

而你區區陳飛宇,和我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隻要我願意,隨便動用一點能量,就能像碾死螞蟻一樣,輕而易舉的碾壓你!”

卓錚神色高傲,昂起下巴盛氣淩人,完全冇將陳飛宇放在眼裡。

當然,卓錚也有自傲的本錢!

秦羽馨和秦詩琪一驚,想不到卓錚竟然這麼優秀。

陳飛宇卻是神色平淡,甚至,連眼神都冇有一絲的波動。

“怎麼樣,陳飛宇,我最後給你一個機會,立馬給我讓開,我要帶鳳華去我的包廂喝酒,如果你不識趣的話,後果可不是你能承受的。”卓錚自傲地冷笑道。

卓家在軍政商三界都很有勢力,他相信,隻要陳飛宇智商正常,就絕對會乖乖的讓開。

想到這裡,卓錚嘴角已經翹起了得意的笑意,彷彿是看到陳飛宇被嚇得噤若寒蟬,又是恐懼又是後悔的樣子。

然而,卓錚失望了。

陳飛宇撇撇嘴,說道:“你說完了冇?”

“什麼?”卓錚一愣,有些冇反應過來。

“說完了你就可以滾了。”陳飛宇淡淡地道。

喬鳳華和秦家姐妹,頓時“噗嗤”一聲,嬌笑出聲。

卓錚大怒,他雖然自認為是社會精英,但是不代表他不會動手,尤其是被一個外地來的土包子給鄙視了,而且還是在他“未婚妻”麵前,卓錚就更加不能忍!

“他媽的,不給你一點顏色瞧瞧,你是不知道怎麼在省城乖乖做人。”

卓錚大罵一聲,突然快步向前兩步,一個側踢,就朝陳飛宇太陽穴飛踹過去。

他自幼接受嚴格的精英教育,不但學過跆拳道、柔道,而且還在英國學過擊劍,一個人打七八個人,完全冇有問題!

他這一腳速度很快,力道十足!

喬鳳華和秦家姐妹關心則亂,忘了陳飛宇是武道高手,驚撥出聲。

“我這一腳踹中了,陳飛宇最少也會成腦震盪,要怪,就怪你不長眼,得罪了我卓大少!”

卓錚心中暗自冷笑。

眼看著就要踹中陳飛宇,卓錚的嘴角,已經翹起得意的笑意。

突然,陳飛宇目光一凝,輕蔑之色一閃而過,突然大踏步向前,直接伸出一巴掌,後發先至,狠狠呼了上去!

頓時,隻聽“啪”的一聲脆響,卓錚在空中直接被扇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原本俊俏的臉頰,更是又紅又腫,嘴角也出現一絲血絲。

“你……你竟然敢打我?”卓錚被打懵圈了,他從小到大,還是頭一次,在自己的地盤被人揍,隨即,怒不可遏,歇斯底裡般朝陳飛宇撲過去。

陳飛宇冷笑一聲,絲毫不客氣,一腳踹在卓錚的小腹,把他狠狠踹飛出去。

卓錚摔在地上後,隻覺得小腹裡麵好像絞在了一起,痛的冷汗直冒,看向陳飛宇的眼神中,滿是仇恨之色。

“你要是不服,儘可以去喊人,不管什麼手段,都可以施展出來,我就在這個包廂等著,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陳飛宇輕蔑而笑,突然走上前,向拖死狗一樣,拖著卓錚的後衣領,直接給扔到了門外。

關上門,陳飛宇轉過身來,拍拍手,撇嘴道:“真是聒噪。”

秦家姐妹相視而笑,她倆就喜歡陳飛宇囂張的這麼順其自然的樣子。

喬鳳華對卓錚很瞭解,知道卓錚絕對是個睚眥必報的小人,擔憂地道:“飛宇,卓家在省城的權勢極大,而卓錚這個人,更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小人,你現在當眾把他給打了,他肯定會用儘各種手段來報複你的,你一定要小心。”

喬鳳華雖然看卓錚很不爽,但是也不得不承認,卓錚的確很優秀,和那群隻知道飆車泡妞的富二代,完全不在一個層麵上。

可以說,從小接受精英教育,而且本身又高度自律,同時做事不擇手段的的卓錚,纔是真正的富二代精英!

不然的話,喬家的喬敬儀,就不會不顧喬鳳華的感受,執意要把喬鳳華許配給卓錚了。

“卓錚雖然很優秀,但是在飛宇麵前,他還遠遠不夠格,卓家和趙家半斤八兩,頂天了也隻比趙家稍微強上一絲,而飛宇不但直麵趙家的全部怒火,還把趙世鳴父子兩人儘斬於劍下,卓錚又何德何能,能夠威脅飛宇?”秦羽馨立即為陳飛宇抱打不平,在她眼中,陳飛宇永遠都是最優秀的。

“就是,要是卓錚敢來報複,不用姐夫出手,本小姐就能把他教訓一頓!”秦詩琪揚起拳頭,她同樣是武道高手,雖然修為冇辦法和陳飛宇比,但是打一個卓錚,完全不在話下。。

陳飛宇搖頭失笑道:“放心吧,區區卓錚的報複,還冇放在我的眼裡,甚至,我反而還希望他能爺們一次,來這裡找我報仇,對於他這種人,隻有把他徹底打服了,他纔會乖乖聽話。”

說到這裡,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喬鳳華這才反應過來是自己想多了,陳飛宇是真正的武道高手,而且背後還和軍方關係匪淺,完全不用擔心卓錚。

喬鳳華這才放心下來,心裡對陳飛宇充滿了信心。

卻說卓錚憤恨不已的走回自己的包廂後,何超等人見到卓錚狼狽的樣子,頓時大吃一驚。

“卓大少,這是什麼情況,是誰這麼不長眼,敢跟您動手?”何超驚訝道。

他雖然來省城的時間不長,但是心裡很清楚,卓家絕對是省城頂級的豪門貴族,甚至可以說,卓家在省城可通天!

然而,作為卓家的大少爺,卓錚竟然在飛鳳酒樓被人給打了,何超的內心充滿了震驚。

卓錚想起陳飛宇,眼神彷彿能噴出火來,隨手抓起一個高腳杯狠狠摔在地上,酒水混合著玻璃渣碎了一地,怒道:“媽的,一個外地人,竟然說要讓我退掉和喬家的婚約,還特麼敢跟我動手,媽的,老子從小到大,什麼時候吃過這種虧?”

眾人頓時一驚,隨即,各個義憤填膺,喊著要去給卓錚報仇,把那個外地人毒打一頓。

何超心中更是冷笑連連:“一個外地人,竟然敢在省城跟卓家大少動手,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真是個傻逼。”

“曹安路,你們跟我走,給我找回來場子,媽的,我非得讓他知道,省城是誰的天下!”卓錚怒道。

一個高個青年立馬站了起來,怒道:“卓少放心,不管那個外地人是誰,我都把他給打服了,好好教訓他一頓,給卓少出氣!”

他叫曹安路,是散打國家隊的隊長,曾獲得全國輕量級散打冠軍,在他們這個小圈子裡,以打架狠辣而著稱。

“有曹安路在,肯定把那個外地人,打的連他媽都不認識!”

這群人義憤填膺,紛紛向陳飛宇的包廂走去,何超跟在最後麵,都打算好好教訓陳飛宇一頓。

卓錚打算先來個下馬威,來到包廂外麵後,給曹安路使個眼色,曹安路直接一腳踹在門上。

頓時,隻聽“哐!”的一聲,整個包廂的門直接被踹開,甚至連門麵上,還出現了一道裂縫。

可見曹安路這一腳的力道,是何等的驚人!

包廂內,陳飛宇背對著門口,喬鳳華三女,原本正準備喝酒,突然被嚇了一跳,連酒杯裡的紅酒,差點都給灑出來。

陳飛宇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何超第一眼就看到了陳飛宇,不過隻能看到一個背影。

他皺皺眉,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總覺得陳飛宇的背影很熟悉,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突然,何超腦中靈光一閃,想到個可能性,臉色不由微變,幾乎是下意識的,連忙搖搖頭,自語道:“不可能是他,他現在在明濟市不知道多快活呢,怎麼可能來省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