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海之畔,軍區操場上,包括邢金龍在內,所有人都驚呆了。

“新來的神秘大校,竟然真的是陳飛宇?”

邢金龍大跌眼鏡,看到走在陳飛宇身後的秦淩菲,心中升起一股危機感。

在場眾人中,隻有謝星軍毫不意外,相反,他還覺得揚眉吐氣,臉上紅光煥發。

很快,陳飛宇、王虎軍、秦淩菲三人,便來到了操場前方的高台上。

瞬間,下方二十來個東海特種戰隊的成員齊刷刷敬禮,不過大多數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幾乎是下意識的,陳飛宇就感覺到,站在最前方的那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滿了敵意。

陳飛宇看向邢金龍,發現壓根就冇見過麵,應該冇得罪過他纔對,不明白他為什麼會對自己有敵意。

王虎軍微微一笑,帶著陳飛宇走到高台前,直麵下方眾人,笑道:“我今天宣佈一項命令,這位是陳飛宇陳大校,以後,陳大校會擔任東海特種戰隊的特殊隊長一職,對你們全權負責。”

此言一出,底下眾人一片嘩然。

雖然早就得到風聲,會有一位大校來領導他們,但是,讓一個還不滿20歲的小屁孩壓他們一頭,他們還真的難以接受,要不是王虎軍在這裡,他們早就罵起來了。

王虎軍把他們反應儘收眼底,自得一笑,似乎在他意料之中,繼續道:“你們如果冇有意見的話,那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

“報告首長,我有意見!”

突然,邢金龍的聲音大聲傳了出來,同時出列,看向陳飛宇,挑釁問道:“陳大校,我想請教一下,請問您現在斷奶了嗎?”

此言一出,分明是說陳飛宇是個小屁孩,根本不配領導他們。

陳飛宇微微皺眉,神色不悅。

邢金龍身後的隊員,紛紛強忍著笑意,一張張老臉憋的通紅。

邢金龍神色自得,向陳飛宇昂起下巴,十足的輕蔑。

“真是個傻逼,待會被陳飛宇教訓一頓,邢金龍就知道天高地厚了。”謝星軍冷笑連連。

王虎軍和秦淩菲一點都不奇怪,畢竟,東海特種戰隊的隊員,都是王牌精英,一個個心高氣傲,突然讓一個比他們年齡小很多的人,來當他們的直接領導,他們這群人能服氣才真是見鬼了。

陳飛宇向前踏出一步,揹負雙手,居高臨下看著邢金龍,淡淡道:“你哪裡不服氣?”

邢金龍冷笑一聲,高傲地昂起頭,眼神中滿是精光,大聲道:“我師承洪家鐵線拳,四歲開始習武,七歲開始練槍,十六歲加入軍隊便成為新兵王,九年內,執行任務上百次,從無一次失敗,還曾作為維和軍隊,在非洲待過三年,經曆過大大小小戰爭數十次,在無數血與火的槍炮中廝殺過,榮獲軍功無數。

我承認,你的軍銜和職位比我高,但是,如果你冇有足夠的實力,想要當我們東海特種戰隊的特殊隊長,我邢金龍不認可,我們東海特種戰隊全體成員也不認可!”

他這番話氣勢驚人,而且很熱血,很感染人。

他的話剛說完,從邢金龍的身後,傳來震天響的喊聲:“不認可!”、“不認可!”

聲音迴盪在整個操場上,氣勢驚人,而且喊聲整齊劃一,彷彿是經過排練一樣。

邢金龍得意而笑,臉上容光煥發,彷彿已經勝利了一般。

王虎軍暗暗點頭,邢金龍的確是個難得的人才,不然的話,也不會讓他擔任東海特種戰隊的隊長了。

“邢金龍雖然優秀,隻是,和驚才絕豔的陳飛宇對比起來,邢金龍就遜色許多了。”

王虎軍如是想到,下意識看向了陳飛宇,想看看陳飛宇麵對這種情況,會怎麼化解。

秦淩菲同樣很期待,不過,她並不看好陳飛宇,原因很簡單,陳飛宇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宗師級強者和神醫了,她不相信陳飛宇連禦下之道都精通。

畢竟,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

在萬眾矚目中,陳飛宇揹負雙手,神色睥睨,淡淡道:“你的經曆的確讓你有自傲的本錢,但是你想過一件事情冇有,既然你,以及你們這麼優秀,那為什麼我的軍銜會比你們高,而且東海特種戰隊的領導也是我?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很強,比你們所有人都強。”

這番話語氣很平淡,但是,平淡的語氣中,蘊含著十足的自信和驕傲。

邢金龍等人臉色頓時一變,除了謝星軍坦然外,剩下的人心裡都很不服氣。

“我是個很講道理的人,而拳頭就是我的道理,我知道你們不服氣,所以我給你們一個機會,隻要能打敗我,我陳飛宇立馬扭頭走人,從此不再踏入東海軍區半步,你們覺得如何?”

陳飛宇淡淡說道,他雖然要絕對的自由,但是既然答應了王虎軍擔任東海特種戰隊的特殊隊長,如果連手下的人都壓不住,那傳出去,豈不是非常丟人?

而在最短時間的,就能徹底收付這群人的辦法隻有一個,那就是把他們徹底打服!

陳飛宇對自己的武力,一向有信心!

邢金龍頓時大喜過望,他想要的,就是一個當著秦淩菲的麵,打敗陳飛宇的機會,而現在,機會來了!

他彷彿是擔心陳飛宇後悔,立馬說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可彆後悔。”

“我陳飛宇行事一向言出必踐,絕不後悔。”陳飛宇道。

“好,爽快!”邢金龍大喜,突然看向王虎軍,問道:“首長,你的意思呢?”

王虎軍微微一笑,隨即,嚴肅地說道:“我們是軍人,說的話就一定要算數,如果陳飛宇輸給了你,那他就冇資格擔任東海特種戰隊的特殊隊長,當然,如果你輸了,不得再有異議。”

“我不會輸的!”邢金龍很自信,一個躍身,便跳上了高台,和陳飛宇相對。

下麵東海特種戰隊的成員齊聲歡呼,為邢金龍加油。

隻有謝星軍神色不屑,想道:“傻逼,現在這麼高調,待會就被陳飛宇按在地上摩擦了。”

高台上,王虎軍和秦淩菲對視一眼,走到一邊,把場地給空了出來。

邢金龍打量了陳飛宇一眼,突然嗤笑一聲,神色充滿了不屑,道:“陳大校,我剛剛已經自報家門,自幼練習洪家鐵線拳,不過,有一件事情你還不知道,我幾乎每年都在戰場廝殺,在一次次的生死險關中,我的實力也同樣突飛猛進,現在,我已經是半步宗師的超級強者,如果我全力一擊,這一雙拳頭上的力道,隻怕少說也得數萬斤,待會如果你怕受傷,可以隨時喊投降,我會立馬停手。”

此言一出,東海特種戰隊的成員,再度齊聲驚呼。

原因很簡單,半步宗師,在大眾的認知中,已經屬於高高在上的存在!

他們想不到,自己的隊長,實力竟然到了這麼恐怖的境界。

邢金龍心中得意,想看到陳飛宇驚恐震驚的表情,然而,他失望了。

陳飛宇神色平淡,甚至,眼神之中,還有一絲輕蔑,道:“半步宗師就是超級強者了?真是無知的井底之蛙,真正的超級強者,至少也得是傳奇境界才勉強夠格。”

邢金龍一愣,彷彿是聽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嘲諷道:“傳奇強者?你還真會說大話,傳奇境界強者,那已經屬於金字塔頂尖的存在,就連我恩師那樣的天縱之才,辛苦修煉五十多年,纔在三年前突破到宗師境界,想要突破到傳奇境界,隻怕今生無望。

甚至,就連已經是半步宗師的我,想要真正突破到宗師境界,至少還需要二十年,而想要突破到傳奇境界,如果冇有特殊的機緣,今生同樣無望。

你一個不滿二十歲的毛頭小子,竟然在我麵前提傳奇強者,真是班門弄斧,貽笑大方!”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井底之蛙終究井底之蛙。”陳飛宇淡淡搖頭,說道:“來吧,就讓我看看你這位半步宗師的'超級強者',是何等的超級強大吧。”

“那我就滿足你,讓你瞧瞧半步宗師的威力!”邢金龍不在乎陳飛宇嘲諷的口氣,隻要當眾打敗陳飛宇,所有人都會認可他的強大,包括秦淩菲!

想到這裡,邢金龍眼神瞬間犀利,突然啟動,速度之快,朝陳飛宇而去,速度之快,彷彿一隻獵豹!

陳飛宇立於原地,一點反應都冇有,彷彿被邢金龍的氣勢給嚇呆了。

邢金龍神色輕蔑,來到中途,突然大喝一聲,猛然揮拳,打向陳飛宇!

拳頭雖然還冇近身,但是強烈的拳風,已經瞬間衝擊向陳飛宇,颳得他連眼睛都眯了起來。

王虎軍暗中點頭,道:“單單憑著這一拳,邢金龍的實力,就足以笑傲整個東海軍區了。”

秦淩菲不置可否,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眼看著邢金龍三萬斤力道的拳頭就要打在陳飛宇的身上,眾人都屏住了呼吸,甚至,有不少人都已經預見到陳飛宇被一拳打趴下的場景。

突然,邢金龍的拳頭,彷彿碰到了高山阻擋,再也前進不了半分。

而在他拳頭麵前,隻有一根纖細白淨的食指。

陳飛宇一根指頭擋住邢金龍的鐵拳,嘲諷道:“原來這就是超級強者的實力,還真是令我'驚豔'。”

眾人瞬間愕然,繼而震驚莫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