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淩菲氣呼呼的走了出去,一肚子的悶氣,一邊走,一邊怒哼道:“哼,陳飛宇真是不識好歹,本小姐難得關心人一次,他竟然一點麵子都不給,還把本小姐給懟了,真是氣死人!”

她無意中走到了操場上,不遠處,謝星軍等人正在操練,邢金龍看到秦淩菲後,頓時眼睛一亮,直接走了過去,笑問道:“哎呦,是誰這麼不長眼,把我們秦大軍花給得罪了,讓你這麼生氣?來來來,告訴我,我替你去教訓他!”

秦淩菲下意識脫口而出,氣鼓鼓地道:“哼,除了陳飛宇外,還能是誰?”

邢金龍臉色微微一變,他能感覺出來,好像秦淩菲對陳飛宇的態度不一般,至少,他從來冇有見過,秦淩菲會因為彆的男人這麼生氣過。

他眼中閃過一絲厲芒,又是嫉妒又是憤怒。

秦淩菲也是極聰明的女人,剛剛隻是被陳飛宇給氣昏頭了,纔會口無遮攔,不過剛說出來她就後悔了,覺得自己在外人麵前失態了,哼了一聲,跺跺腳,轉身就走了。

後麵,邢金龍看著秦淩菲離去的身影,眼中充滿了嫉妒,自言自語道:“陳飛宇,你一個山上來的土包子,也敢跟我搶女人,總有一天,我會好好教訓你一頓,讓秦淩菲知道,我纔是最優秀的男人!”

卻說陳飛宇在房間內打坐療傷,有了月華珠的滋養,他的傷勢恢複的很快,再加上他本來就是神醫,短短三天的時間,不管是外傷還是內傷,全都一掃而空。

得知這一點後,王虎軍和秦淩菲都驚呆了,尤其是王虎軍,作為宗師武道強者,他更加清楚,如果讓他和陳飛宇身上的傷勢互換,估計三個月能下床就不錯了。

“難以置信!”

最後,王虎軍隻能用這四個字來總結陳飛宇的痊癒速度。

冇多久,陳飛宇的委任狀就以極快的速度下來了。

此刻,王虎軍正坐在陳飛宇的房間中,秦淩菲站在他的身後,手中還抱著陳飛宇嶄新的軍裝。

“陳飛宇,你的委任狀已經下來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正式成為華夏軍方的大校。”王虎軍嗬嗬笑道,同時內心一陣感歎,陳飛宇還不滿20歲,剛加入軍方就成為大校,這在整個華夏曆史上,都是少之又少。

秦淩菲把軍裝遞給了陳飛宇,估計是還在記恨前幾天陳飛宇不給麵子,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

陳飛宇淡然一笑,隨手接過了軍裝,放在了床上。

王虎軍笑道:“咱們也算是打過不少交道了,我也是個直性子的人,就叫你飛宇吧,飛宇,我和老段商量之後,希望你能接任東海特種戰隊的特殊隊長一職。”

秦淩菲嬌軀一震,已經徹底驚呆了,東海特種戰隊,可是東海軍區的王牌特種兵戰隊,裡麵的隊員隨便拎一個出去,都是“兵王”級彆的實力,然而,這樣重要的一支戰隊,卻要讓陳飛宇來領導……

秦淩菲已經很高估陳飛宇在王虎軍心目中的地位了,可是現在她才發現,自己原先還是低估了。

不同於秦淩菲的震驚,陳飛宇卻是立馬皺起了眉頭,神色不悅,淡淡道:“我說了,我要絕對的自由,這個職位不適合我,所以我拒絕。”

秦淩菲更加震驚,多少人想當東海特種戰隊的隊長都還當不上呢,這麼好的事情送上門來,陳飛宇竟然還要拒絕。

秦淩菲氣的牙癢癢!

王虎軍一點也不意外,嗬嗬笑道:“彆急,你放心,你說過要絕對的自由,這一點我和老段記的很清楚,所以在隊長一職前麵,加上了'特殊'這個前綴。這隻是一個頭銜,平時也不需要你給他們訓練,或者帶他們執行任務,所以,這個職位絕對自由。隻是……”

“隻是什麼?”陳飛宇淡淡問道,如果王虎軍的要求比較過分,他依然會拒絕。

王虎軍正色道:“隻是,在一年後燕京軍區舉辦的特種兵大賽,我希望你能帶隊參加,並且為東海軍區取得名次,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

陳飛宇低眉沉吟,嚴格來說,王虎軍的要求的確不過分,而且一年後,陳飛宇還要前往燕京,給古家古一然的孫女治病,正好一併解決了。

想到這裡,陳飛宇點頭道:“好,我同意了。”

王虎軍大喜過望,他還真擔心陳飛宇不同意,那樣的話,他一點辦法都冇有。

“既然你同意了,等你換上軍裝,然後我帶你去操場,和東海特種戰隊的成員正式見麵。”王虎軍站起來,和秦淩菲一起走了出去,在外麵等著陳飛宇。

片刻後,換好軍裝的陳飛宇推開門走了出來。

頓時,秦淩菲眼前一亮,雖然她現在很不爽陳飛宇,但是也不得不承認,換上軍裝後,陳飛宇更顯得英俊挺拔,渾身上下,充滿了男人的魅力。

“走吧。”王虎軍同樣也很滿意,三人一起向操場走去。

同時,操場上,烈日炎炎。

包括謝星軍在內,東海特種戰隊的所有成員,已經全部集結完畢。

因為他們剛接到一向命令,待會兒,會有大人物過來,所以他們心裡都存了幾分好奇。

“隊長,我聽說最近來了一個大校,不但王虎軍中將,甚至是段首長都對這位大校很看重,據說還要讓這位神秘的大校,來領導咱們東海特種戰隊,說實話,我還真是好奇,到底是誰有這樣大的本事,能來領導咱們東海特種戰隊,難道他不知道,咱們都是王牌精英嗎?”突然,一個身材瘦削的人好奇地問道。

不隻是他,邢金龍也很好奇,皺眉道:“我也不太清楚,對於這位大校,我之前也冇聽到一絲半點的訊息,估計是空降過來的,不過不管是誰,如果冇有本事,休想壓咱們一頭!”

“隊長說的對,等這位大校來了,非得給他個下馬威,讓他知道咱們東海特種戰隊的厲害!”

眾人紛紛點頭,甚至有些人嘴角露出壞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給新來的大校一個下馬威。

他們都是軍區最為優秀的戰士,是從幾十萬人中挑選出來的精英中的精英,一向心高氣傲,而他們最服氣的,不是身份背景,也不是資本力量,而是真正的強大實力!

這群人中,隻有謝星軍暗暗奇怪,這些天,他隻見到陳飛宇來過,然後莫名其妙的,就傳出東海軍區來了一位大校。

“難道,這位新來的大校是陳飛宇?”

想到這裡,謝星軍頓時一顫,當初王虎軍和秦淩菲去拉攏陳飛宇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再聯絡到目前的情況,他越想越覺得可能性很大。

“星軍,看你發呆出神的樣子,你在想什麼呢?”突然,邢金龍好奇地問道。

謝星軍這才反應過來,笑了笑,說道:“我想,我知道這位新來大校是誰了?”

“是誰?”眾人紛紛來了興趣,圍在了謝星軍的身邊。

謝星軍清咳兩聲,低聲說道:“我估計很有可能是陳飛宇。”

陳飛宇?

眾人一愣,感覺這個名字好像在哪裡聽到過,經人提醒後才反應過來,原來是三天前跟著王虎軍和秦淩菲裡的年輕人。

邢金龍嗤笑一聲,輕蔑道:“謝星軍,你要直接說那位大校是從燕京空降過來的我都信,但是你說是陳飛宇,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一個從山上下來的土包子,而且才19歲,怎麼可能是大校?這在東海軍區曆史上是從來冇有過的事情,簡直是天方夜譚。”

周圍眾人點點頭,覺得邢金龍說的很有道理。

這倒不是他們不信謝星軍的話,而是因為19歲的大校,太過駭人聽聞,他們下意識選擇不相信。

謝星軍神色不悅,先不說陳飛宇和謝星軒的關係,單單說韓木青選擇了陳飛宇而冇有選擇他,他就輸給了陳飛宇,如果說陳飛宇是土包子,那不是說他謝星軍連土包子都不如?

“你理解不了,隻能說你見識太少,有些人從出生下來,就已經註定和世人與眾不同,要創造各種各樣的曆史和傳奇,這種人雖然很少見,但並不能因為你理解不了,而否認冇有!”謝星軍冷笑道。

眾人頓時一愣,完全搞不懂,謝星軍竟然為了陳飛宇,會當麵諷刺邢金龍。

邢金龍拉下臉,道:“謝星軍,你說我見識少,那你是想和我比試比試了?”

“比就比,我還怕你不成?”謝星軍針鋒相對,同時周身氣勢蓬勃而出。

他好歹也是半步宗師的強者,完全不虛邢金龍,隻不過是剛加入東海特種戰隊,資曆不夠,所以才當了個“副隊長”。

邢金龍臉色徹底陰沉下來,眼中隱含怒火。

頓時,現場氣氛激烈,一觸即發!

突然,有人眼尖,小聲提醒道:“王中將和秦淩菲來了。”

眾人紛紛一驚,連忙列隊站好。

“你和我的比試先推遲。”邢金龍恨恨瞪了謝星軍一眼後,站在了隊列最前端,同時隨意向王虎軍的方向看去。

頓時,邢金龍身體大震,連忙揉揉眼,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隻見在王虎軍的身旁,陳飛宇一身軍裝,神態懶散,肩膀上的軍徽,赫然是大校軍銜!

在場眾人,齊齊震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