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亭之內,陳飛宇擁吻澹台雨辰。

一開始,澹台雨辰還很羞澀的被動迴應,但很快,內心對陳飛宇的愛意占據了上風,熱情的迴應起來,彷彿要將她這麼多日子以來的思念,全都傾注在了這一深情的吻中。

於紫替小姐高興的同時,不知道想到了什麼,俏臉也跟著紅了。

紅紅的,煞是好看。

在場的幾人之中,要說最為憤怒生氣的人,當屬方西華。

先不說剛剛陳飛宇出言貶低於他,單單是看到他心儀的女神,當著他的麵和其他男人親吻,就足以令他怒火中燒,雙拳緊緊地攥在一起!

尤其是他知道了澹台雨辰已經另有心上人,更是令他心傷,甚至不亞於是對他的一次嚴重的打擊。

也虧得他出身於儒門浩然書院,涵養極為出色,纔沒有當場爆發出來。

澹台霄華將方西華的神色儘收眼底,暗中搖搖頭,對於自己這個任性的妹子,也有幾分不滿,但更多的,卻是無奈。

他輕咳了兩聲,隻能出言提醒澹台雨辰:“雨辰妹子,為兄還在這裡呢,就算想親熱,也得分分場合吧?”

一句話,像是驚散了鴛鴦。

澹台雨辰這才反應過來周圍還有人在,連忙掙紮了兩天,從陳飛宇的懷中起來,雖然羞澀的俏臉佈滿了紅霞,但嘴角卻有著止不住的笑意,看向陳飛宇的眼眸之中,更是有著千萬的喜悅和萬千的柔情:“你怎麼會突然來了?”

陳飛宇笑著道:“我說過,會當著整個澹台家族的麵將你帶走,當然得說到做到才行。”

澹台雨辰眼眸之中綻放出無限的喜悅,心裡怦怦而跳,隻覺得多日來的思念與擔憂,完全都是值得的。

方西華臉色一變,要是澹台雨辰真的跟這小子走了,那他不是一輩子都冇辦法擁有澹台雨辰了?

澹台霄華微微皺眉,眼中閃爍出幾點寒芒:“閣下在澹台家族之中,還敢如此口出狂言,莫非真的不把澹台家族放在眼中?”

陳飛宇轉過身來,打量了澹台霄華:“你應該是澹台家族的人吧?”

澹台雨辰及時說道:“他叫澹台霄華,是我大哥。”

陳飛宇恍然大悟:“原來是大舅哥,久仰久仰。”

看他漫不經心的樣子,便知道他口中的“久仰”不過是場麵客套話。

澹台雨辰不禁抿嘴笑了起來。

一笑百媚生!

方西華在澹台家族待了少說有一個月,哪裡見到過澹台雨辰如此美態?

驚豔的同時,他內心也越發的嫉妒陳飛宇。

澹台霄華皺眉道:“打住,少來套近乎,澹台家族可從未認可過你和雨辰的關係。”

澹台雨辰眼眸之中閃過一抹黯然。

哪怕她已經決定此生非陳飛宇不嫁,甚至也有過和陳飛宇私奔的念頭,但是作為一名女子,誰不希望自己的意中人,能夠得到家人的認可?

陳飛宇自信地笑道:“既然我來了,就一定能得到澹台家族的認可。”

“那你可要失望了。”澹台霄華揹著雙手哼了一聲,顯然對陳飛宇的話不以為然。

一直站在旁邊的方西華再也忍不下去了,開口問道:“你到底是誰,憑什麼帶走雨辰?”

陳飛宇隨意瞥了眼方西華,淡淡地道:“就因為我叫陳飛宇。”

“你就是陳飛宇?”

方西華心下一驚,打量了好幾眼:“就是那個出身於世俗界,斬殺了明家好幾位‘問玄’強者的陳飛宇?”

“不錯。”

“果然跟傳說中的一樣囂張,難怪敢大放厥詞。”方西華明知對方是陳飛宇,卻一點都不怕,“嚓”的一聲打開手中摺扇,自信地道:“就憑你想要將雨辰小姐帶走,隻怕還做不到。”

陳飛宇挑眉問道:“你打算阻止我?”

“不錯。”方西華自信地道:“實不相瞞,我同樣鐘情於雨辰小姐,而且立誌追求於她,彆說你是陳飛宇了,就算你是聖地第一強者,我也會跟你競爭到底。”

澹台雨辰生怕陳飛宇誤會,開口道:“多謝方少俠的看重,隻是我已經心有所屬,絕對不會再接受飛宇之外的人,還請方少俠早早斬斷這一縷情絲,對你,對我,都是好事一樁。”

方西華臉色瞬間蒼白了一下,接著搖搖頭,說道:“易經有言,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哪怕已經註定不可能,我也要儘全力爭取一番。”

澹台雨辰皺眉,眼眸中閃過一抹不耐煩。

澹台霄華開口讚賞道:“說的好,方兄不愧是浩然書院的得意弟子,我一定全力支援你!”

“大哥……”澹台雨辰越發不滿,正要說話。

陳飛宇將她攔了下來,對著澹台雨辰搖搖頭,嘴角掛著溫醇的笑意:“這種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就行。”

澹台雨辰暗中歎了口氣,點點頭,不再說話。

“雖然你是我大舅哥,但你執意打算幫助外人的話,我也隻能選擇教訓你。”陳飛宇先是對澹台霄華說完,又看向了方西華,淡淡地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澹台霄華冷哼了一聲,心裡對陳飛宇這個便宜妹夫越發不滿……不,他現在更加不認可陳飛宇是自己妹夫。

方西華同樣哼了一聲,自信地道:“傳聞之中,你的實力很強,但我的本領卻也不差,而且,雨辰小姐身份尊貴,是澹台家族的千金小姐,以後她的婚配對象,也得是門當戶對的人才行。

而據我所知,你雖然實力很強,卻是孤家寡人一個,背後也冇有任何勢力做支撐,哪怕是實力再強,也絕不在澹台家族的考慮範圍之內。

浩然書院無論是聲望還是底蘊,都完全不在澹台家族之上,以後雨辰小姐真的嫁給我,便是浩然書院和澹台家族聯姻,足以震動整個聖地。

這一點,就是我勝過你的地方!”

於紫暗中歎了口氣,不得不承認,方西華說的冇有錯,浩然書院作為儒門第一宗門,底蘊實在太深厚了,如果站在族長的角度來思考,方西華的確比陳飛宇更加適合小姐。

陳飛宇搖搖頭,眼神霸氣而冷冽:“我的確冇有什麼勢力作支撐,但我陳飛宇一人,就足以比得上整個浩然書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