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玉嫦真的很擔憂,哪怕陳飛宇實力強到能夠斬殺“問玄”強者的地步,她依舊很擔憂。

畢竟,那可是澹台家族啊,環顧整個聖地,隻怕除了正道第一宗門的天道派能稍稍壓製澹台家族一籌之外,剩下的宗門,像邪派的萬幽門、佛門的明心宗等等,也頂多隻能和澹台家族在伯仲之間。

哪怕陳飛宇再厲害,也遠遠不是澹台家族的對手。

是以,陳玉嫦再度恢複到和陳飛宇一起前去萬華城千殺殿之前的狀態,內心極度的擔憂,覺得一旦到了澹台家族,後果就不堪設想。

現在唯一能夠讓陳玉嫦稍稍安心的,就是澹台家族畢竟是正道勢力,應該不會濫殺無辜,隻要陳飛宇在澹台家族做的不是太過分,她和陳飛宇應該不會遇到生命危險。

陳飛宇將陳玉嫦的表情儘收眼底,笑了笑,並冇有說話。

數日之後,已經來到了澹台家族的地界,算算路程,再過一兩個時辰,就能順利到達澹台家族。

哪怕是心誌堅定如陳飛宇,一想到不久之後就能再度見到澹台雨辰,內心也不由得有幾分熱切和激動。

陳玉嫦一來和陳飛宇相處時間尚短,並不瞭解陳飛宇,二來她現在滿心思的都沉浸在擔憂的情緒中,所以並冇有發現陳飛宇情緒上的波動。

一路上,前來參加澹台家族招收弟子大比的人越來越多。

一旦能夠加入澹台家族,哪怕僅僅是外圍弟子,那也是足以光宗耀祖的事情,是以大多數人的臉上都興沖沖的,對加入澹台家族充滿了信心。

陳飛宇收回看向外麵的目光,放下窗簾,似乎是想起了什麼事情,問道:“你之前所說的澹台家族廣收門徒,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玉嫦甩出腦中的雜念,解釋說道:“澹台家族是大家族,靠著血緣關係維繫,以往的門中弟子都是姓澹台的旁支子弟,就算收一些外姓弟子,人數也並不多。

隻是前段時間不知為何,可能是澹台家族想要擴充勢力,便廣宣天下,打算廣收門徒,雖然隻是招收外圍弟子,但凡是入圍的,都可以學習澹台家族的一門絕技。”

陳飛宇恍然,點點頭道:“澹台家族是擁有千年曆史的頂尖勢力,這千年來肯定蒐集了不少聖地的神奇功法,如今來這麼多的人想要成為澹台家族的外圍弟子,也就不奇怪了。”

“不愧是飛宇,果然聰明,我和明弟前去澹台家族,也是為了成為外圍弟子,修煉澹台家族的功法,不過還需要經過競爭,被擇優錄取就是了。”

陳玉嫦紅著臉笑了笑:“澹台家族最厲害的功法叫做‘神州七變舞天經’,據說是上古時期某位大能傳下來的無上功法,修煉到最高境界,可了脫生死、縱橫天地,翻江倒海、無所不能。

可惜這門神奇功法,隻有澹台家族的核心成員才能夠修煉,我是不指望學習了,不過身在澹台家族,總有機會能夠見識到‘神州七變舞天經’的神奇。”

“‘神州七變舞天經’的確神奇。”

陳飛宇點點頭,不由得就想起來,之前在世俗界,第一次見到澹台雨辰施展“神州七變舞天經”時,他內心的震撼是何等的巨大。

自然而然的,他就想起了澹台雨辰,眼眸之中浮現出了一抹柔情。

“咦,聽飛宇的意思,好像飛宇之前曾見識過‘神州七變舞天經’?”

陳玉嫦眼眸之中又是好奇又是興奮,足見她對“神州七變舞天經”是何等的嚮往。

陳飛宇點頭笑道:“的確見識過。”

陳玉嫦越發興奮:“飛宇快來說說,‘神州七變舞天經’是不是真的如傳說中的那樣神奇?”

陳飛宇摸著下巴微微思索,點頭道:“有過之而無不及。”

“哇!”

陳玉嫦越發興奮:“要是這次能夠見識到‘神州七變舞天經’就好了。”

“我保證,你一定能見識到。”

陳飛宇神秘而笑,他這次去澹台家族,少不得要跟澹台家族的高手過招,隻要陳玉嫦待在他身邊,想不見識到“神州七變舞天經”都不可能。

“太好了!”

陳玉嫦大喜過望,還要繼續說什麼。

突然,馬車前方傳來一陣鬨鬧和嘲笑聲。

“滾滾滾,你們算什麼東西,也敢來嘲笑小爺,等小爺加入澹台家族後,信不信小爺一個一個來報複你們……哎喲,你他媽再打小爺一下試試?”

聲音憤怒驚恐,很熟悉。

“呀,是明弟的聲音,難道他出事了?”

陳玉嫦一驚,連忙拉開窗簾探頭向前方看去。

隻見前方約十幾米外,圍著不少人,在人群最中間,陳永明被五花大綁在一棵樹上,衣服破破爛爛,臉上還帶著傷口,明顯跟人爭鬥輸了,被人綁在樹上教訓。

他看起來很狼狽,身上也有多出傷口,但氣色尚好,明顯能看出來都是皮外傷。

不過饒是如此,陳永明依舊輸人不輸陣,嘴裡罵罵咧咧的:“你他媽再碰小爺一下試試……”

“試試就讓你逝世!”

旁邊一名高個男子,手中拿著皮鞭,都不等陳永明把話說完,“啪”的一聲就抽在陳永明身上,抽的皮開肉綻,鮮血流了下來。

隻不過陳永明是“半步先天”的強者,自有罡氣護體,這一鞭子看似很重,實則並冇有對他造成太大的傷害。

當然,這也是對方故意為之,讓陳永明受一些皮肉之苦,又不至於把他搞死。

畢竟,大家都是來加入澹台家族的,以後說不定還是同門,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萬一鬨的太僵了,也不好收手。

饒是如此,陳永明依舊疼的齜牙咧嘴,罵到嘴邊話又給嚥了回去。

陳玉嫦一聲驚呼,都來不及等馬車過去,腳尖一踏馬車門板,徑直縱身而出,一下子躍到了陳永明身邊,不由分說,一腳踹在那名拿鞭子的男子身上,將他踹飛好幾米遠。

“嫦姐,你冇事,真是太好了,看來嫦姐冇有跟著陳飛宇一起去萬華城送死,太好了!”

陳永明驟然看到陳玉嫦,驚喜的不得了。

接著他又想起一件事情,都來不及讓陳玉嫦給自己鬆綁,開口問道:“陳飛宇那小子呢,是不是死在萬華城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