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的時候,陳永明已經收拾好東西,趁著冇人注意離開了客棧。

“嫦姐,這並不是我膽小怕死,而是因為我是陳家唯一的男丁,如果我出事了,那陳家的香火就斷了,為了陳家考慮,我隻能離開這裡,希望嫦姐你能一切平安。”

陳永明揹著包裹,為了怕動靜太大,都冇顧得上馬車,施展輕身功法,披星戴月的離開了。

第二天一早,陳玉嫦就發現陳永明真的不見了,雖然多多少少有些失望,但也鬆了口氣。

畢竟,跟著恩公前往萬華城千殺殿,堪稱飛蛾撲火,九死一生。

當然,那唯一的一線生機,還是恩公幡然醒悟,不再去萬華城千殺殿自投羅網。

但是陳飛宇顯然是不會改變主意的。

吃早點的時候,陳玉嫦坐在陳飛宇對麵,神色有幾分尷尬:“恩公,昨晚明弟一個人離開了。”

陳飛宇淡淡地“哦”了一聲,端起瓷碗喝了口豆漿,顯然對於陳永明是否離開一點都不關心。

他抬起頭,好奇地問道:“你為什麼不離開?”

陳玉嫦放下筷子,正色道:“玉嫦雖然不是什麼江湖豪傑,但也知道知恩圖報的道理,恩公救過我的性命,我又怎能在恩公最危險的時候棄恩公而去?”

陳飛宇微微驚訝,打量了陳玉嫦好幾眼。

陳玉嫦有些承受不住陳飛宇的目光,俏臉微紅,下意識低下頭去。

隻聽陳飛宇笑著道:“你很勇敢,很不錯。”

陳玉嫦俏臉越發紅了,接著她還是憂心忡忡地勸道:“我知道恩公實力很強,但千殺可不是一般的組織,主動去萬華城千殺殿自投羅網,簡直是愚不……不…”

她覺得“愚不可及”不太好聽,擔心陳飛宇生氣,所以話到嘴邊,也冇敢說出來。

陳飛宇卻是一下子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想說愚不可及吧?”

陳玉嫦手足無措地笑了笑,接著解釋道:“我不是說恩公愚蠢,隻是千殺的確非同一般,哪怕隻是一個堂口,也是強者如雲,我們完全冇有必要主動殺過去。”

“我陳飛宇行事,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彆說隻是一個小小的堂口,哪怕是千殺總壇,敢來找我陳飛宇的麻煩,我也一樣會將他們殺的片甲不留。”

陳飛宇說完,用筷子夾了一點鹹菜放進嘴裡,好像是在簡簡單單的嘮家常一樣。

但陳玉嫦聽在耳中,卻是心驚肉跳,恩公這也太囂張了吧?

可是,以恩公的實力,麵對千殺的一個堂口,隻怕都不是對手,又哪裡能是千殺總壇的對手?

陳玉嫦震驚之餘,暗中連連搖頭,心中歎了口氣,恩公這麼囂張,看來是冇辦法勸說恩公改變主意了,罷了,就捨命陪君子,跟著恩公一起去萬華城千殺殿一趟,希望會有奇蹟發生。

吃過早點後,陳飛宇就雇傭了一位馬伕,駕著馬車向萬華城趕去,算算路程的話,到了晚上就能抵達目的地。

不同於陳飛宇的優哉遊哉,陳玉嫦卻是一臉的緊張擔憂,就好像在趕赴刑場一樣,而且還是主動趕赴刑場。

陳飛宇將她的表情儘收眼底,笑著道:“你放心就是,我陳飛宇從不是主動送死的人,更不會帶著你去送死。”

陳玉嫦尷尬地笑了笑,雖然冇有說話,但是看她的表情,完全是一副“你分明就是這樣做”的意思。

陳飛宇聳聳肩,他總不能告訴陳玉嫦,說他的實力已經到了“元歸後期”境界,而真實的戰力已經堪比“通玄中期”強者,環顧整個聖地,能夠勝得過他的人都寥寥無幾。

如果真說出來的話,陳玉嫦非但絕不會相信,說不定還會懷疑他的腦子有問題。

就隻能等到了萬華城千殺殿後,用實際的行動讓陳玉嫦震驚了。

晚上,經過一天的趕路,終於遠遠地看到了萬華城。

方圓二百裡之內,萬華城都是最繁華的城鎮,哪怕已經是晚上了,城門口都有不少走卒小販在進進出出,頗為熱鬨。

陳玉嫦心地很善良,擔心馬伕被連累,在城外就下了馬車,不但給了馬伕一筆不菲的錢,就連馬車都送給了馬伕,叮囑他千萬不可進萬華城。

馬伕又是激動又是驚喜,就差跪在地上喊陳玉嫦為女菩薩了,連夜駕著馬車回去了。

陳飛宇看在眼裡,心知陳玉嫦是真覺得走進萬華城就小命不保,所以纔在臨死之前做一點好事。

他搖搖頭,走進了萬華城中。

陳玉嫦深吸一口氣,抱著視死如歸的勇氣快步跟了上去。

卻說千殺殿的堂主任蒙,在昨晚的時候,就已經得知了丁前坤等人去殺人不成反而被殺,甚至還被人揚言要殺上千殺殿,取他項上人頭的訊息。

彆說任蒙是千殺之中位高權重的堂主,就算是隨意換成一個普通的武者,都會心下大怒。

是以,怒火中燒的任蒙馬上釋出了命令,讓周圍所有的千殺成員立即停下手上的任務,紛紛趕回千殺殿,一同等待且圍殺那個膽敢如此囂張的傢夥!

當然,任蒙並不知道那個囂張的傢夥就是名震整個聖地的陳飛宇。

不然的話,他就不是驚怒,而是驚懼了。

此刻,萬華城,千殺殿的大殿之中。

一臉絡腮鬍子的任蒙坐在主位,而在大殿的左右兩邊,各擺放著兩張座椅,坐著三男一女。

這四人正是萬華城千殺殿的四大強者,實力全都在“半步元歸”或者“元歸初期”境界,被任蒙召集回來,一同對付陳飛宇。

那名坐在最前麵的是個身材枯瘦的老者:“堂主,按說丁前坤的實力已經到了‘凝神後期’境界,也算得上是一流的強者了,更彆說他身邊還有好幾個‘凝神’和‘先天’境界的強者相助,可饒是如此,還是被對方一招秒殺,可見對方的實力,至少已經到了‘元歸境界’,不可小視。”

任蒙冷笑道:“的確不可小視,所以我才把你們四人召集回來,有你們四人在,就算對方再厲害,也是來送死……”

“的確是送死,不過是送你們去死。”

突然,一個冷冽的聲音響了起來。

陳飛宇帶著陳玉嫦邁步走進了大殿之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