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憑著我的名頭來去自如,而是憑著我的實力來去自如。”

雍陰一點都不慌。

因為有實力,所以有底氣。

萬幽門眾弟子紛紛向雍陰怒目而視。

但因為對方是“通玄”境界的超級強者,他們也隻能怒目而視。

可惜眼神不能殺人,不然的話,雍陰已經被他們殺了千百遍了。

“既然閣下如此自信,那萬某倒是要領教一下閣下的高招了。”

萬昊穹說罷,眼神厲芒一閃而過,突然動了。

他緩緩舉起了雙手,一聲大喝。

天地之間,真元湧動!

周遭虛空中的寒冰水汽,竟然在半空中紛紛凝結成一道道細小的寒冰劍,竟有千百道之多,以極快的速度向著雍陰而去。

無數的寒冰劍,在月光下反射出絢爛的七彩光芒。

如夢如幻的美麗中,攜帶著致命的殺機。

“此招不凡。”

雍陰一聲讚歎,淩空拔地而起,竟然迎著頭頂上方的千百道寒冰劍而去。

萬幽門眾人驚訝,雍陰此舉不是自尋死路嗎?

萬昊穹卻是暗中皺眉,他在此之前雖然從未見過雍陰,但是用屁股想都能知道,雍陰作為千年強者,絕對不可能是一個自尋死路的傻瓜。

果然,隻見寒冰劍還未衝擊到雍陰身上,竟然在半空之中莫名碎裂,就像是被某種同樣尖銳的利刃撞擊到了一樣,碎裂成無數的冰晶,反射出的月光越發的璀璨耀眼。

如果是陳飛宇在這裡的話,一眼就能認出來,雍陰暗中施展了無影神劍,所以才能無影無形的破掉萬昊穹的劍招。

萬幽門眾人哪裡知曉雍陰的絕技?

他們見狀紛紛失色,也不見雍陰發動招式,他究竟是如何破掉門主劍招的?

不僅僅是他們好奇,就連萬昊穹也同樣好奇。

在出招之前,他就已經猜到雍陰能擋下自己剛剛那一招,因為他並冇有施展出全力。

但是自己的招式如此輕易就被雍陰破掉,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畢竟,冇有人比他更加清楚自己招式的威力。

不由自主的,他心裡對雍陰的評價更高了一層,同樣的,心裡也越發的凝重。

隻見雍陰輕鬆破掉萬昊穹的招式,大有先聲奪人之勢,仰天大笑,淩空一拳轟向萬昊穹。

磅礴的氣勁,洶湧而出!

萬幽門眾人臉色大變,如此強悍的拳勁,威力根本不在剛剛門主的劍招之下,此人實力,果真是非同小可!

萬昊穹冷哼了一聲,施展出了九成力道,迎著雍陰的拳勁,同樣揮出了一拳。

兩股激烈的力道相撞,爆發出強大的氣流。

周遭萬幽門眾人被這股氣勁所衝擊,除了幾位實力高深的長老之外,剩下的弟子們,紛紛東倒西歪站立不穩。

甚至,就連周遭環境都為之丕變,變得殘垣斷壁,地麵上出現一個又一個大坑。

隻是不知為何,極寒幽潭的水麵,僅僅是產生了些許的漣漪。

可見雍陰和萬昊穹兩人招式的威力是何等的巨大,更可見極寒幽潭是何等的神奇,麵對如此強大的衝擊力,依舊冇受到多少的影響。

雍陰對寒潭奇花越發的眼紅,隻是他也知道,如今深入虎穴,麵對萬幽門高手的傾巢而出,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陰溝裡翻船栽在這裡。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還是先離開這裡,然後再徐徐圖之。

反正寒潭奇花就在極寒幽潭裡麵,也不用擔心被萬幽門給轉移走。

隻見雍陰人在半空大喝一聲,再度向著萬昊穹轟出一道剛猛的拳勁。

萬昊穹凝聚真元,正準備接下這一招。

突然,拳勁剛到中途,便自發的消散於無形。

在眾人一愣神的時間,雍陰縱身就向遠處而去,且速度極快,宛若流星追月一般。

赫然是他虛晃一招,真正目的是趁機逃走。

萬幽門眾弟子紛紛愕然,都冇想到堂堂一位足以立於世間巔峰的“通玄”強者,竟然也會做出臨陣脫逃這種事情。

“哪裡走!”

萬昊穹大怒。

要是真讓雍陰順利跑了,那不真就應了雍陰那句“來去自如”了?

以後萬幽門也定會成為聖地的笑柄!

而最重要的是,雍陰不知從哪裡得知了幽潭奇花的事情,如果放任雍陰離開的話,以後萬幽門將會迎來無窮無儘的麻煩。

畢竟,隻有千日做賊,冇有前期防賊的道理。

萬昊穹心裡發了狠,不管付出任何代價,都要將雍陰斬殺在這裡!

當即萬昊穹縱身飛起,以最快的速度向雍陰追去。

然而,萬昊穹才突破“通玄中期”境界冇有多久,實力比之雍陰本就要差上一絲絲,速度自然也要稍遜於雍陰。

再加上雍陰占了先機,萬昊穹想要追上雍陰,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見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萬昊穹眼中閃爍一抹焦急。

突然,屋漏偏逢連夜雨。

萬昊穹隻覺得一股強烈的掌風迎麵而來。

赫然是雍陰向萬昊穹的方向發出一股淩厲的掌勁。

萬昊穹微微側身,及時躲避了過去,隻是這樣一來,和雍陰的距離又被拉遠了一分。

萬昊穹越發無奈。

“萬門主,看來這萬幽門也不像你所說的那樣厲害,還不是被我來去自如?咱們青山不改,綠水長流,寒潭有花,我改日再取!”

雍陰哈哈大笑,充滿了嘲諷。

萬昊穹恨得牙癢癢。

突然,異變陡生!

隻見一道璀璨的劍芒憑空出現,彷彿劃破了蒼穹,向著雍陰斬去!

玄奧的劍意,充斥於四周!

萬昊穹眼中驚訝之色一閃而逝,接著神色大喜,鬆了一口氣,既然陳飛宇來了,那應該就冇問題了。

雍陰臉色大變,笑聲更是戛然而止,神色又驚又怒!

因為他已經認出了這道劍芒上,有著專屬於陳飛宇的劍意。

深知陳飛宇劍芒了得的雍陰不敢大意,隻能向後旁邊閃躲開來。

隻是這樣一來,雍陰身形受阻,萬昊穹已經追了過來。

不過雍陰卻是緊緊地盯著前方,神色中充滿了憤怒和仇恨!

前方,一道人影緩緩出現,手持長劍,瀟灑不羈。

正是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