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解元白連出三招,而且每一招的威力都暴增數倍,在場眾人都驚到了,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咦,他的實力完全不像是‘元歸’境界該有的實力。”萬雨安驚訝地道:“我看‘問玄’強者也不過如此了,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連她都能看出來問題,萬冷雪就更不必說了。

“難怪彆星淵如此自信,敢讓解元白挑戰飛宇,原來這個名不見經傳的解元白,也是一位難得的武道天才。”萬冷雪難掩驚訝之色:“能以‘元歸’境界的實力,施展出不弱於‘問玄’強者的戰力,也不知道凶冥教是什麼時候培養出了這樣一個武道天才。

不過,飛宇的戰力已經足以堪比‘通玄’強者,就算解元白已經有了‘問玄’境界的實力,依舊在飛宇手上走不過三招!”

萬雨安和謝纖連連點頭,顯然是對陳飛宇充滿了信心。

場中,隻見陳飛宇閃轉騰挪,躲過解元白第三招後,輕喝道:“三招已過,現在輪到我了!”

他話音一落,退後之勢驟然一止,腳踏地麵,施展出“浮光掠影”,已經猶如一枚人型導彈,向著解元白衝去。

隻見他手捏劍訣,指端站綻放出璀璨的紅色雷霆劍芒。

正是許久不現塵寰的斬人劍!

而且纏繞在“斬人劍”劍身上的雷霆,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尋常雷霆,而是得到玉霄雷法所加持過的火焰雷霆,威力比之以往的“斬人劍”要強上數倍不止!

自從陳飛宇打通“渾元劍經”的第三竅—妙鑰竅,並且不久前在雷罰之地又吞下雷火丹,提升玉霄雷法的實力後,已經比之“通玄中期”的強者還要強上一籌。

是以,哪怕解元白的實力已經堪比“問玄”強者,陳飛宇僅僅需要施展出“斬人劍”,甚至都不需要拿出龍淵劍,就已經足以輕鬆擊敗解元白!

果然,強大玄奧的劍意,伴隨著磅礴的雷霆之力,從陳飛宇劍指端的“斬人劍”上散發而出,充斥著整個演武場。

萬昊穹眼睛一亮,單單是從陳飛宇這股劍意來看,實力就已經堪比“問玄”後期境界,環顧整個聖地年輕一輩的強者,隻怕冇有一個人能夠接下這道劍芒。

當然,萬昊穹相信實力非凡的解元白,同樣接不下陳飛宇這一劍。

足見陳飛宇真如傳說中的一樣,是名副其實的年輕一輩第一強者。

“聽說陳飛宇還有一柄龍淵劍,是劍仙所傳,威力絕倫,如果換成陳飛宇用龍淵劍施展這一道劍芒的話,隻怕威力還會強上不少。”

萬昊穹暗暗點頭,單純從這一劍來說,陳飛宇已經足以配得上當他的女婿。

紅鴻雪神色有些不好看,以他的眼光,自然也能看得出來,這一劍過後,勝負就要分曉了。

“這才過了多久,冇想到此子的實力竟然又增長了這麼多,要是再繼續放任他成長下去,以後整個聖地誰還能製住他?”

紅鴻雪神色凝重,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以後該如何對付陳飛宇纔好。

他下意識向彆星淵看去,頓時一愣,隻見彆星淵依舊閉目凝神,似乎對於場中的戰況一點都不擔心。

“這老小子到底再搞什麼鬼,他就真不擔心解元白死在陳飛宇的劍下?”

紅鴻雪越發的疑惑。

場中,陳飛宇在“浮光掠影”的急速加持下,已經來到解元白的身前,劍指端“斬人劍”向著解元白當頭劈下!

劍未至,意已到!

強烈的劍意衝擊之下,解元白束在頭髮上的繫帶頓時脫落,長髮為之淩亂飛舞,甚至就連他身後十米之內堅硬的地麵,都憑空出現無數道裂縫!

這一劍威力恐怖如斯,圍觀眾人紛紛驚撥出聲。

麵對這斬天裂地的一劍,解元白臉色竟然毫無變化,及時揮刀格擋。

“叮”的一聲。

有形的長刀,與無形的劍芒相交。

爆發出強烈的氣流,向著周圍急速席捲。

眾人紛紛驚呼,連忙運功相抗,睜大雙眼向場中看去。

隻見,原先他們所預想的解元白被陳飛宇一劍重創的情況並冇有發生。

雖然解元白身後地麵已經儘皆化作齏粉,但是他自身卻僅僅是向後退了一兩步而已,渾身上下一丁點的傷勢都冇有。

眾人一片嘩然。

“他怎麼這麼厲害?”萬雨安驚訝地道:“姐夫那麼強的一劍,他究竟是怎麼擋下來的?”

萬冷雪先是驚訝,接著凝重了下來:“看來,解元白的實力,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厲害,隻是這樣一位武道強者,在此之前,為什麼會默默無名?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總有一股不祥的預感,這件事情絕對有古怪,謝纖,你吩咐下去,想辦法去調查一下解元白的身份背景。”

“是,小姐。”

謝纖會意,又看了場中的陳飛宇一眼,確信陳飛宇一定能輕易戰勝解元白後,便悄然告退了。

場中,陳飛宇打量著解元白,眼中有一抹訝異:“你的實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解元白冷冷地道:“陳少俠的實力也馬馬虎虎尚可,剛剛我差點就真的傷在陳少俠的劍下了。”

眾人一片嘩然,這個解元白竟然如此的囂張!

“這傢夥真可惡,膽敢挑釁姐夫!”萬雨安揮舞著拳頭,氣呼呼地道:“待會兒等他敗在姐夫劍下的時候,看他還敢不敢這麼囂張了。”

萬冷雪更是板著臉哼了一聲。

萬昊穹微微皺眉,心中越發的感到古怪,剛剛陳飛宇那一劍的威力,已經堪比“問玄後期”強者,可解元白還是輕易接了下來,說明解元白的實力至少也在“問玄後期”境界之上,甚至是“通玄”境界也說不定。

“凶冥教什麼時候出了這樣一位強者?”

萬昊穹下意識看向了彆星淵,隻見彆星淵依舊閉目養神,對外界置之不理。

萬昊穹眉頭皺的更深了。

“有意思,看來我之前小看你了。”陳飛宇一聲輕笑,心念一動,手中已經出現一柄古樸的長劍。

正是龍淵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