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萬冷雪的目的,不僅僅是利用萬幽門的眼線去搜查雍陰的下落,更重要的,則是帶著陳飛宇前往萬幽門見父親,也就是俗稱的見家長。

一念及此,萬冷雪的俏臉就紅了,期待地看著陳飛宇。

靈兒卻是緊張了起來,如果陳非師弟答應雪姐姐,一同去萬幽門的話,那豈不是她很快就要再度和陳非師弟分開了?

雖說已經和萬冷雪認成了姐妹,但是,作為女人,她自然希望能夠多和陳飛宇待上一段時間,再培養培養感情也好。

陳飛宇摸著下巴,微微沉吟,在兩女神色不同的目光中,陳飛宇道:“也好,目前追殺雍陰是當務之急,如果能夠藉助萬幽門力量的話,的確會事半功倍。”

另外,除了萬幽門之外,陳飛宇也想著,是時候去澹台家族一趟,一來是履行自己當初吹出的牛逼,當著整個澹台家族的麵帶走澹台雨辰,二來,同樣也可以藉助澹台家族的力量,去搜查雍陰的下落。

到時候,澹台家族和萬幽門,正邪兩派的巨頭一起行動,這纔是真正的事半功倍!

“飛宇,你真好!”萬冷雪大喜過望,眼眸中綻放出璀璨的光芒,摟住陳飛宇的脖子,主動獻上了香吻。

靈兒一陣失望,但她也明白,雍陰纔是真正的心腹大患,如果不除掉雍陰的話,無論是對陳非師弟,還是整個玉樞派來說,都是後患無窮!

似乎是察覺到靈兒師姐失落的心態,陳飛宇突然伸手,拉著靈兒師姐坐在了自己另一條大腿,左擁右抱。

萬冷雪嗔了陳飛宇一眼,向旁邊讓開了一些位置,以讓靈兒能夠在陳飛宇腿上坐穩。

隻聽陳飛宇笑著道:“靈兒師姐也不需失望,這段時間你且好好修行,等我斬殺了雍陰之後,再好好的來玉樞派陪著你。”

當然,陳飛宇也可以將靈兒師姐帶在身邊,或者讓靈兒師姐住在畫中世界。

隻不過陳飛宇深知雍陰的可怕,而靈兒師姐實力又太過弱小,將靈兒師姐待在身邊的話,隻會給靈兒師姐帶來不必要的危險。

而且,作為女人,打心底裡渴望的就是穩定,哪怕靈兒師姐是武道中人也不例外,如今的陳飛宇,雖然名聲響亮,但一直居無定所,四海漂泊,的確不太適合將靈兒師姐帶在身邊。

是以,陳飛宇思前想後,還是讓靈兒師姐待在玉樞派最為穩妥一點。

“我明白的。”靈兒師姐靠在陳飛宇懷裡,柔聲說道:“大好男兒誌在四方,更何況,你要做的,還是要除掉雍陰這個大魔頭,縱然是為了私仇,但也是恩澤整個聖地的大好事,師姐我又怎麼能拖你後腿。”

“靈兒師姐果然深明大義。”陳飛宇心中感動,主動挑起靈兒師姐潔白的下巴,親吻了上去。

靈兒師姐還是第一次在其她人麵前和陳飛宇接吻,哪怕站在旁邊的,是她早就認作姐妹的萬冷雪,以及萬冷雪的通房丫鬟謝纖。

但靈兒依舊羞澀不已,紅著俏臉被動地迴應起來,但很快便被陳飛宇吻的五迷三道,早就忘了旁邊還有人在,主動摟住陳飛宇的脖子,熱情地迴應。

萬冷雪也知道靈兒和陳飛宇分彆在即,肯定會有很多話要說,便帶著謝纖走出了雷祖大殿。

謝纖一步三回頭,看著熱吻在一起的男女,心中一陣羨慕。

很快,大殿之中就隻剩下了陳飛宇和靈兒。

作為道門弟子,陳飛宇自然不敢在雷祖神像的麵前太過放肆,橫抱起靈兒,縱深一閃,已經離開了雷祖大殿,去做一些男女該做的事情。

第二天,陳飛宇神清氣爽,抱著身體不適的靈兒師姐一陣溫存,把靈兒師姐逗得嬌笑連連。

下午,陳飛宇便和萬冷雪、謝纖等人一同離開了玉樞派,前往了萬幽門。

為了防止還有其他門派的宵小之輩來找玉樞派的麻煩,萬冷雪特地將先前帶來的高手留在了玉樞派,讓他們聽從遊霞掌門的吩咐。

遊霞掌門大喜過望,他知道,玉樞派擴張的時機到了!

靈兒卻是冇有爺爺的雄心壯誌。

此刻,她站在玉樞派山門處,遠眺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慢慢地看癡了,彷彿成瞭望夫石。

卻說陳飛宇等人的腳程很快,再加上玉樞派本來就在萬幽門的勢力範圍內,相距並不遠。

僅僅過了數日,陳飛宇和萬冷雪、謝纖便來到了萬幽門。

山門之處,兩名守山弟子看到陳飛宇、萬冷雪三人,連忙快步迎過來,恭敬地行禮:“陳少俠,小姐。”

他們雖然隻是守山弟子,但也聽說過陳飛宇之前在萬幽門大展神威,擊敗眾多萬幽門高手的事蹟,更知道小姐萬冷雪心儀陳飛宇,隻怕用不了多久,陳飛宇就會成為萬幽門的姑爺。

是以兩人對陳飛宇的態度極是恭敬,甚至將陳飛宇的稱呼放在了萬冷雪的前麵。

萬冷雪也冇有理會二人,便帶著陳飛宇走了進去。

一路上不斷有人行禮,萬冷雪不愧是萬幽門的千金小姐,高傲冷豔的很,對這些行禮的人,並無過多的理會。

她徑直帶著陳飛宇去自己的房間,又將隔壁的庭院安排給陳飛宇居住。

“將我安排住在你隔壁。”陳飛宇玩味地笑道:“你就不怕彆人在背後說閒話?”

“我可不是靈兒,在萬幽門中,還冇有人敢說本姑孃的壞話,不過,他們說閒話我也不怕。”萬冷雪說著已經伏進陳飛宇懷裡,吃吃笑道:“飛宇以後就是萬幽門的姑爺,整個萬幽門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彆說我隻是把飛宇安排在隔壁,就是安排你住在我這裡,彆人也說不了什麼閒話。”

陳飛宇打蛇隨棍上,伸手摩挲著萬冷雪柔軟的腰肢:“要不,今晚我就偷偷溜進來,反正彆人也說不了閒話不是?”

萬冷雪俏臉頓時就紅了,正準備說話。

突然,謝纖輕咳兩聲,走了進來,對上萬冷雪略帶慍怒的目光,道:“小姐,我可不是存心打擾你的,我剛剛聽說,凶冥教的副教主來了,門主正在大廳會客。”

哦?

陳飛宇挑眉,他之前殺了凶冥教副教主的兒子,冇想到這次凶冥教的副教主親自出現了,這下事情變得有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