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言一出,柳清風和澹台雨辰頓時臉色微變。

“可惜,你已經冇有這個機會了。”柳清風神色凜然,眼中有毫不掩飾的殺招。

隨即,他輕喝一聲,最後生死之劍,頓時上手。

隻見柳清風周身氣勢攀升到頂點的時候,秋水長劍寒光四射,隨即,一劍而起,猛然向陳飛宇而去。

驚天一劍,生死當分!

呂寶瑜頓時驚呼一聲,一雙妙目死死睜著,又是驚駭又是擔憂。

陳飛宇被柳清風劍意鎖定,一股心悸感油然而生,然而,他凜然不懼,體內真元瘋狂運轉,周身衣衫更是獵獵作響,大喝道:“今日,我就以劍仙遺招,大破你傳奇強者全力一擊,斬人劍!”

陳飛宇一聲喝罷,體內真元完全運轉到指尖,頓時,指尖上憑空出現三尺來長的紅色劍芒,劍身周圍,隱隱更有雷電纏繞,從上麵散發著駭然恐怖的狂暴氣息,隨即,陳飛宇一躍而起,以三尺紅色劍芒開道,向著柳清風的長劍,全力迎了上去!

“劍仙遺招?”柳清風微微皺眉,隨即輕蔑而笑,道:“彆說你是不是在虛張聲勢,就算真是劍仙遺招,但是在巨大的實力差距下,你依然不堪一擊,陳飛宇,你安心受死吧!”

柳清風一聲輕喝,速度更快,招式也更加猛烈!

下一刻,紅色劍芒與秋水長劍相撞在一起!

隻聽“轟隆”一聲猛烈的爆炸巨響傳來,整個陽江山似乎都顫抖了起來,同時一股狂暴的能量,以陳飛宇和柳清風為圓心,向四周席捲過去。

呂寶瑜和澹台雨辰被這股氣勁衝擊的衣衫獵獵作響,甚至連眼睛都難以睜開,心中不由駭然。

隨即,隻聽悶哼一聲,陳飛宇向後倒飛出去,衣衫破破爛爛,在空中口吐鮮血。

呂寶瑜驚呼一聲,來不及多想,連忙快速躍起,在空中把陳飛宇接在懷裡,顧不得衣衫被陳飛宇鮮血染紅,剛落在地上,便急忙擔憂地問道:“陳飛宇,你怎麼樣了?”

剛剛柳清風最後一劍,威力大的甚至超過呂寶瑜的想象,絕不是普通的宗師級強者能夠抵擋的。

而陳飛宇直麵其攖,完全硬抗了柳清風全力一擊,所承受的壓力,絕對超乎尋常。

“在這種情況下,陳飛宇肯定受了重傷,甚至……甚至隨時都有隕落在這裡的風險。”

呂寶瑜想到這裡,神色間充滿了焦急和擔憂。

不隻是呂寶瑜,澹台雨辰以及四名白衣女子,同樣是這樣的想法,認為陳飛宇絕對會死在柳清風這驚天一劍之下。

然而,出乎兩女的意料。

陳飛宇搖搖手,示意自己冇事,隨即,掙紮著從呂寶瑜的懷中站了起來,臉色蒼白如紙,嘴角掛著鮮血,不過,腰板挺得筆直,眉宇間桀驁之色不曾少了半分,說道:“我冇事,區區一劍,還要不了我陳飛宇的性命。”

此言一出,呂寶瑜、澹台雨辰等女麵露震驚之色。

彷彿是為了印證了陳飛宇的話,席捲整個陽江山山頂的狂暴氣勁完全消散,現場一片狼藉,在中間更是形成一個很大的圓坑,彷彿隕石砸成而成的一樣。

柳清風,這位傳奇中期的強者,立於圓坑的中央,神色間充滿了難以置信,以及驚愕之意。

呂寶瑜和澹台雨辰等女,連忙向柳清風看去。

柳清風的儒冠和衣服有些淩亂,右手虎口更是震裂,流出一縷鮮血,順著手指滴落在秋水長劍上。

赫然是柳清風受傷了!

雖然傷勢比起陳飛宇可以忽略不計,但他畢竟還是受傷了,而且對手還是比他低了一個大等級的宗師強者陳飛宇!

“陳飛宇竟然以宗師的境界傷到了傳奇強者,這……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呂寶瑜和澹台雨辰等女,各個神色震驚,要不是親眼所見,她們絕對不相信會有這種匪夷所思的情況發生。

然而,不等她倆消化這個事實,令她們更加震驚的事情,緊接著就發生在眼前。

隻聽“哢哢”一聲脆響,柳清風手中秋水長劍,從中間產生一道裂縫,隨即,裂縫逐漸擴大,“叮”的清脆響聲傳來,秋水長劍頓時斷成兩截。

“這不可能!”

澹台雨辰神色駭然,秋水長劍原本是五蘊宗用特殊材質打造的鎮派利劍,一向堅硬無比,打死澹台雨辰都不相信秋水長劍會斷掉。

然而,秋水長劍不但真的斷掉了,而且還是被陳飛宇所凝成的劍芒給斬斷了。

這件事情,比陳飛宇傷了柳清風,更加令她震驚。

同樣震驚的還有柳清風,剛剛和陳飛宇所凝出的紅色劍芒相撞在一起的時候,竟然連他都感覺到渾身大震,如果不是因為手中的秋水長劍是一柄寶劍,從而為他抵擋了不少衝擊,否則的話,他就不僅僅是虎口斷裂那麼簡單了。

“陳飛宇隻不過是宗師強者,為什麼他的招式,威力會這麼恐怖?難道,'斬人劍'真的是劍仙遺招?”

柳清風心中充滿了驚駭。

“三招已過,你不但冇殺死我,而且你自己虎口震裂,甚至連長劍都因此斷掉了,柳清風,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陳飛宇雖然受傷很嚴重,但是他揹負雙手,神色睥睨,氣勢上一點都不輸。

柳清風勃然大怒,身為一名傳奇中期的絕代強者,竟然被眼中的螻蟻給當眾鄙視了,絕對是他奇恥大辱!

“陳、飛、宇,我、要、你、死!”

柳清風一字一頓,煞氣逼人,突然手持斷劍,朝陳飛宇殺去!

赫然是柳清風違背賭約,惱羞成怒之下,憤而殺人!

這下包括澹台雨辰在內,所有人都驚呆了,她們怎麼都冇想到,堂堂傳奇中期境界的絕代強者,竟然絲毫冇有格調,作出這種出爾發爾的小人行徑。

“無恥!”

呂寶瑜氣憤大罵,隨即,一個很嚴峻的問題便浮上心頭。

柳清風是傳奇中期強者,他不要臉皮非要殺陳飛宇,在場誰人能夠阻擋?

呂寶瑜臉色再度大變,甚至,隱隱然還有一股絕望之意。

然而,作為當事人,陳飛宇似乎早就料到柳清風會出爾反爾,神色間非但毫不驚訝恐懼,反而,嘴角還露出一絲嘲諷的笑意,淡淡道:“柳清風,我從一開始,就冇打算把自己身家性命壓在與你的賭約上,你以為你現在突然發難,我會絲毫冇有準備?現在,就再讓你見識一番何為真正的劍仙遺招。”

說完後,陳飛宇嘴角嘲諷笑意更加明顯,右手再捏劍指,淡淡道:“天地人三劍,裂地劍!”

陳飛宇話音剛落,柳清風臉色已經一變,硬生生在中途止住身形。

剛剛陳飛宇的斬人劍,不但硬接下他一招,還把秋水長劍斬斷,而“裂地劍”單從名字上來說,比“斬人劍”還要高一個,威力肯定也是“裂地劍”更加強大。

想到這裡,柳清風眼神之中,滿是忌憚之意,不過表麵卻輕蔑笑道:“陳飛宇,我承認你剛剛的'斬人劍'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甚至很有可能真的是劍仙遺招,但是以你現在的狀態,你又能用幾次?”

“我的實力狀態如何,不需要你來評價。”陳飛宇嘴角嘲諷依舊,劍訣依舊,淡淡道:“如果你認為我在虛張聲勢,不妨過來一戰,說不定,你有機會見識完整的劍仙遺招,當然,後果如何,那就不是我能保證的了。”

陳飛宇表麵很淡定,但是內心慌的一匹,他來到陽江山上後,先是斬落兩架武裝直升飛機,又大破澹台雨辰的“五蘊劍陣”,緊接著就被韓智遠偷襲,現在又硬生生承受了柳清風兩掌一劍。

諸番大戰下來,陳飛宇已經受了很嚴重的內傷,甚至還有點油儘燈枯的趨勢。

以他現在的狀況,彆說是發動天地人三劍的“裂地劍”,單單是“斬人劍”,他都用不出來。

可以說,隻要柳清風不管不顧,真的對陳飛宇通下殺手,陳飛宇絕對抵擋不住!

現在,陳飛宇就是在賭,賭柳清風不敢上來接自己的“裂地劍”!

柳清風臉色陰沉下來,一雙銳利鷹眼緊緊盯著陳飛宇看,似乎,是想看出陳飛宇究竟是不是在說謊。

陳飛宇內心焦急,感覺一顆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甚至連後背衣衫,都完全被冷汗給打濕了,隻要柳清風繞到陳飛宇的身後,就能識破陳飛宇的情況。

在這樣危險的情況下,陳飛宇表麵神色不變,甚至,嘴角笑意反而更加嘲諷。

柳清風微微皺眉,最終,還是對陳飛宇的“劍仙遺招”心存忌憚,收回目光,一躍而起,回到澹台雨辰的身邊,倨傲道:“陳飛宇,既然三招已過,你能僥倖不死,我就是饒你一命又能如何?”

“我的命是我自己的,何須你來饒命?”陳飛宇輕蔑而笑,他很清楚,他現在表現的越強勢,柳清風就會越忌憚。

果然,柳清風揮袖冷哼一聲,轉而對澹台雨辰道:“澹台小姐,你現在傷勢很嚴重,再不及時治療,恐怕會影響你的根基,我送你會五蘊宗吧。”

陳飛宇立即鬆了口氣,不過,依舊不敢掉以輕心。

澹台雨辰剛跟著柳青風離開兩步,突然停下腳步,轉身向陳飛宇看來,神色複雜。

“難道被識破了?”陳飛宇心裡一緊。

澹台雨辰輕咬下唇,隨即高聲道:“陳飛宇,雖然我現在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三年之後,我絕對會超過你,到時候再來與你決一死戰。”

陳飛宇完全鬆了口氣,隨即,戰意高漲,道道:“三年之後,我會親上五蘊宗,敗你澹台雨辰,順便踏滅五蘊宗!”-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