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山處,池塘旁,柳樹下。

一身襦裙的靈兒師姐,坐在一塊大石頭上,雙手撐著下巴,看著前方波光粼粼的池塘,有些發呆。

原本陳非師弟回來了,她應該很高興很高興。

但是……但是為什麼,她心裡卻是空落落的,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明明陳非師弟離開玉樞派之前,還跟她特彆的好,甚至……甚至還……

為什麼等陳非師弟回來後,一切都變了?

難道,陳非師弟真的是見異思遷的人,見到雪小姐後,就喜歡上了雪小姐?

晶瑩的眼淚,從靈兒眼眶中緩緩流了下來。

“哭鼻子可不是我輩習武之人的行事作風啊。”

突然,一個溫潤的聲音響了起來,同時遞過來一張白色的手帕。

靈兒師姐下意識接過手帕,突然手一僵,猛地扭過頭來,隻見陳非師弟不知何時站在了旁邊。

她心中一喜,但接著就扭過頭去,冷冷地道:“你哭不哭跟你有什麼關係?”

陳飛宇挨著靈兒身邊坐下,笑著道:“師弟來關心師姐,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怎麼就跟我沒關係了?”

靈兒身軀一僵,下意識想要挪到一旁躲開陳飛宇,但不知為何,卻依舊坐在原地冇有動彈,哼道:“你不是應該關心你的雪小姐嗎?”

“冷雪啊,我是應該多關心關心她。”陳飛宇笑著道:“不過現在,我更想關心靈兒師姐。”

他說話的同時,伸手攬住了靈兒的纖腰。

靈兒渾身又是一僵,聽到陳飛宇的話後心裡又是一氣,掙紮著道:“我算什麼,有什麼資格跟雪小姐相提並論,你快放開我。”

以她的實力,怎麼能夠掙脫陳飛宇的懷抱,而且話說回來,她也不是真心想要掙脫。

陳飛宇手臂微微用力,靈兒已經不由自主的進入陳飛宇懷裡,被陳飛宇身上的陽剛之氣一熏,也乖乖的不掙紮了,隻是想到自己心裡的委屈,眼淚又重新在眼眶裡麵打轉。

隻聽陳飛宇道:“靈兒師姐天生麗質,就算放眼天下都是一等一的大美人兒,怎麼就不能跟冷雪相提並論了?”

靈兒越發生氣:“那就是雪小姐身份尊貴,你纔會被她迷得五迷三道的。”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道:“在靈兒師姐眼中,我就是這種攀附權勢的人嗎?”

靈兒哼道:“如果不是的話,那你怎麼……怎麼去了萬幽門冇多久,就跟冷小姐好的蜜裡調油了?”

“其實,我跟冷雪早就相識。”陳飛宇語出驚人。

靈兒驚訝,在陳飛宇懷裡搖頭說道:“不可能,你來玉樞派之前,算不上什麼了不得的大高手,要不是謝纖小姐正好來武湖山主持宗門大比,格外看重於你以至於把你帶到萬幽門的話,你又怎麼能認識雪小姐?”

說到這裡,靈兒就一陣氣苦,要是陳非師弟表現的不那麼亮眼一點,他就不會被帶到萬幽門,也就不會認識雪小姐,更不會被雪小姐給搶走,那陳非師弟就還是玉樞派的小師弟,這也挺好的。

陳飛宇再度語出驚人:“其實,陳非隻是我的化名,我真正的名字,叫做陳飛宇。”

“陳飛宇?”

靈兒驚了一下,緊接著腦中靈光一閃,馬上反應了過來,震驚地從陳飛宇懷中起來,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就是那個……那個傳說中聖地年輕一輩第一強者的陳……陳飛宇?”

之前她曾在遊霞掌門那裡聽說過陳飛宇的事蹟,為此還對從未見過麵的陳飛宇心生過仰慕。

哪裡想得到,陳非師弟竟然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陳飛宇!

“不錯。”陳飛宇點頭道:“雖說天外有天,是否是年輕一輩第一強者有待商榷,但是,我的確是你口中的那個陳飛宇。”

說到第一強者的時候,陳飛宇腦海中第一時間想到的是琉璃。

琉璃在滿月宗禁地下方,跟隨幽夢那等完全像是修仙的人進行修煉,進境說不定比他還要來得快,是以,年輕一輩第一強者之名,不一定能真的落到陳飛宇頭上。

靈兒心中卻是越發的震驚,長大櫻桃小口:“你……你既然是陳飛宇,實力應該比我爺爺還要厲害,應該看不上玉樞雷法纔對……為什麼還要化名陳非,前來玉樞派?”

“如果我說,我是為了美麗的靈兒師姐纔來的。”陳飛宇半開玩笑道:“你信不信?”

“胡說八道,你那個時候又不認識我。”靈兒俏臉一紅,嗔了陳飛宇一眼,雖然知道他在開玩笑,但內心還是一陣甜蜜。

陳飛宇笑了笑,這纔將自己和萬冷雪相識的經過,簡略地說了一遍,當然,有關滿月宗禁地秘密的事情,則相對略了過去。

不過饒是如此,靈兒還是震驚地長大了小嘴,難以置信地道:“這麼說來,萬冷雪小姐和謝纖姑娘因為中了幽夢的幻術,在幻境之中與你結婚生子共度時光,所以纔會愛上你?”

“不錯。”陳飛宇聳聳肩,說道:“雖然說起來有點荒誕,但也正因為冷雪的癡心,我纔會接受她。”

靈兒神色一陣黯然:“那……那我呢?”

“至於靈兒師姐……”陳飛宇說到這裡,突然閉上了嘴,賣起了關子。

靈兒師姐左等右等等不到下文,急的在陳飛宇腰間掐了一下,追問道:“到底怎麼樣嘛?”

陳飛宇突然伸手捏住靈兒師姐精緻的下巴,吻上了她鮮豔的紅唇。

靈兒師姐渾身一震,先前的滿腔委屈,頓時化作一縷青煙消散不見,伸手摟住陳飛宇的脖子,熱情地迴應了起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陳飛宇才放開靈兒。

靈兒俏臉紅潤,將陳飛宇伸進自己衣襟之中揉捏柔軟之處的大手拿了出來,眼眸中彷彿能夠滴出水來。

她嗔怪了陳飛宇一眼,整理好衣襟後,柔柔地靠在陳飛宇懷裡,幽幽地道:“你是不是很快就會離開玉樞派?”

既然陳非是陳飛宇,肯定不會在玉樞派長久的待下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