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股強烈的殺意,瀰漫在整個山門處。

不,不僅僅是一股殺意。

除了鐘淮之外,那位名叫青玄的道者,同樣散發出強大的殺意。

兩股“問玄境界”強者的殺意融彙在一起,宛若泰山壓頂一般。

彆說是一些實力低下的玉樞派弟子了,就連遊霞掌門、宋蘆等人,都在這股殺意的影響下,紛紛頭暈眼花,胸悶氣短,心中為之駭然。

隻有“凝神境界”的萬冷雪和謝纖同樣身體不適。

突然,陳飛宇的身上散發出一道柔和的內勁,隔絕了這股殺意對兩女的影響。

兩女這才安然無事。

隻見陳飛宇疑惑地打量著鐘淮和青玄,道:“我是否見過你們,又有何仇怨?”

“今日之前,彼此並無見過麵。”鐘淮說道。

青玄接著說道:“雖未見過麵,卻有著深仇大恨,必須用鮮血來洗刷乾淨!”

陳飛宇點頭道:“既然冇見過麵,卻又有這麼大的仇怨,想來,應該是我之前殺了某個跟你們關係親密的人。”

“果然有幾分眼光見識。”青玄哼道:“就讓你當個明白鬼,你說的冇錯,我們的確是為他人尋仇而來。”

他話剛說完,眾人隻見山腳下,再度出現一個男子的身影,向著山門疾馳而來。

雖然他的速度,比起鐘淮和青玄這兩位“問玄”境界的強者來說,要慢上不少,但平心而論,他的速度並不算慢,單單從速度來看的話,至少已經到了“凝神初期”境界。

在他全力施展之下,眨眼之間眾人就看清楚了他的麵貌。

“烈陽宗的鬆陽華,他是尹信的師弟,他怎麼也來了?”遊霞掌門看清來人一聲驚呼,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反應過來,看著鐘淮、青玄驚訝地道:“你們……你們是來為烈陽宗報仇的?”

“不錯。”鐘淮解釋道:“當初我二人遊曆天下,意外碰到過烈陽宗的宗主尹信,他對我二人曾鞍前馬後的侍候了一年,我二人也曾指點過他一些武學,多少也有幾分師徒之誼。”

青玄接著道:“如今尹信死在陳非的劍下,我們二人如若不殺了陳非為尹信報仇,以後我二人哪裡還有顏麵在?”

眾人恍然,當初武湖山宗門大比,陳飛宇一人一劍,非但戰勝了其他宗門的弟子,最後更是將烈陽宗的宗主尹信斬殺,順利收服武湖山其他山峰。

冇想到,在尹信的背後,竟然還有這麼兩位“問玄”強者,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的話,著實難以相信。

萬冷雪哼了一聲,道:“什麼師徒之誼,什麼為徒兒報仇,不過是冠冕堂皇的藉口罷了,如果當真有什麼師徒之誼的話,當初烈陽宗隻能守著武湖山其中一峰這麼狹小的地方,也不見你們站出來,替尹信開疆拓土,壯大烈陽宗。

依我看來,不過是你們聽說了玉樞雷法的威力,動了歪心思,明麵上是來找尋仇,實際上,不過是想要憑藉著自身實力,強行霸占玉樞派的雷法和雷罰之地而已,著實令人不齒!”

她貴為萬幽門的千金小姐,就算想要玉樞派獻上雷法秘笈,也隻是使用了懷柔的手段,而且也冇想過要霸占雷罰之地。

相對比起來,她覺得自己比鐘淮和青玄這兩個老傢夥要高尚的多了。

鐘淮和青玄二人老臉微變,因為,他倆的確存著搶奪玉樞雷法和霸占雷罰之地的心思。

畢竟,任誰都聽到一個小小的陳非在雷罰之地修煉數月,便從一個螻蟻一躍成為足以輕鬆斬殺“凝神”強者的人,不管是誰,都會對雷法和雷罰之地產生極大的興趣。

萬冷雪不例外,鐘淮和青玄二人同樣也不例外。

恰巧,尹信的師弟鬆陽華不知通過什麼途徑找到了他們倆,他倆一聽說陳非的事蹟,當即便決定前來玉樞派,一來斬殺陳非報仇,二來霸占雷法和雷罰之地。

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遊霞掌門等人聽完萬冷雪的話,紛紛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

陳飛宇卻是毫不在意,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當初武湖山宗門大比,尹信死在我的手上雖說是咎由自取,但是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一向是我的行事準則。

所以反過來,如果有人來向我報仇的話,哪怕是彆有目的,我也歡迎之至。”

鐘淮和青玄一陣訝異,他二人雖然一向行事低調,在聖地中名聲不顯,但不管怎麼說,都是“問玄”境界的強者,就算是到了那些名震聖地的頂尖大派之中,也能混一個長老供奉的職位。

但陳非僅僅是一個小門小派的弟子,無論是身份地位還是實力境界,按理來說,都差他們二人甚遠。

為什麼麵對他們二人的尋仇,陳非卻白表現的如此淡定?

古怪,著實古怪。

正巧,這個時候烈陽宗的鬆陽華趕到了山門處,也恰巧聽到了陳飛宇剛剛那番話,冷笑著輕蔑嘲諷:“都死到臨頭了,竟還是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模樣,年輕,果然是年輕。”

陳飛宇輕瞥鬆陽華一眼,印象裡自己隻見過對方數麵而已,說道:“如果我冇猜錯,這兩位是你請來的吧?”

“不錯,我臥薪嚐膽、虛與委蛇,目的就是為了迷惑你們,實則暗中去找尋鐘淮和青玄兩位前輩,為尹信宗主報仇雪恨!”鬆陽華得意洋洋,完全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之前宗門大比的時候,他曾見過謝纖一麵,但偏偏他此時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陳飛宇的身上,而謝纖又站在了萬冷雪的身後,是以並冇有看到謝纖。

至於萬冷雪,以鬆陽華的身份地位,還冇資格被萬冷雪召見,所以並不知道陳飛宇身旁的絕色美女,就是萬幽門的千金小姐。

陳飛宇點點頭,道:“既然這一切都是你在背後謀劃,也罷,我就留到最後再殺你,讓你體會到,什麼叫做最絕望的絕望!”

言外之意,殺鐘淮和青玄,對他來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小事!

“豎子休要誇口!”鐘淮大怒,抬手出招,就向陳飛宇攻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