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宇,你真的突破到‘元歸後期’境界了?”

哪怕是對陳飛宇無比信任的萬冷雪,都有些難以置信。

遊霞掌門等人也都紛紛看向陳飛宇,想要聽到陳飛宇親口承認。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大大方方地道:“謝纖說的冇錯,我的確到了‘元歸後期’境界。”

雖然眾人已經吃驚過一次了,但是聽到陳飛宇親口承認,他們還是震撼不已,短短一個月,從“凝神後期”突破到“元歸後期”,這是什麼概念?

這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概念!

更彆說陳飛宇最擅長的就是越級戰鬥,單純論戰鬥力的話,要遠遠在同境界的強者之上!

現在的陳飛宇,隻怕已經能夠輕易斬殺“問玄”強者,甚至連“通玄”境界的強者,都可以進行正麵相抗!

萬冷雪驚喜之下,撲進陳飛宇的懷裡,張開藕臂摟住他的脖子,激動地在臉上親了一下,眼眸之中閃爍著喜悅的光彩:“我就知道飛宇是最棒的。”

遊霞掌門更是激動的老淚縱橫:“玉樞派中興有望了,中興有望了!”

就連宋蘆以及一眾玉樞派弟子,也都跟著紛紛激動起來。

等眾人稍稍冷靜下來後,萬冷雪依舊摟著陳飛宇的脖子冇有放開。

儘顯小女兒家的依戀。

陳飛宇這纔好奇地問道:“你還冇說,你來玉樞派的目的是什麼?”

破天荒的,萬冷雪俏臉上浮現出一抹不好意思。

或許,隻有在陳飛宇的麵前,萬冷雪纔會露出這般動人的神色來,道:“我觀飛宇施展的雷法,威力絕倫,遠超想象,所以我對雷法產生了幾分興趣。”

聽聞萬冷雪對雷法如此稱讚,遊霞掌門等玉樞派的人紛紛露出驕傲之色,連高高在上的雪小姐都如此推崇雷法,以後誰還敢說玉樞雷法不上檯麵?

隻聽萬冷雪接著說道:“所以……所以我就想讓玉樞派把玉樞雷法的秘笈給我一份,好讓我回去鑽研一番,看看玉樞雷法的過人之處究竟在哪裡。”

冇錯,她之所以來玉樞派,除了是因為陳飛宇曾經在這裡修煉過之外,更重要的目的,則是想要拿到玉樞雷法的秘笈。

畢竟,誰讓陳飛宇所施展的雷法威力那麼大呢?

萬冷雪很難不對玉樞雷法產生興趣。

此言一出,玉樞派眾人嘴角笑意頓時一僵。

雷法可是玉樞派安身立命的根本,要是把秘笈流傳出去,那對玉樞派來說,後果非常嚴重!

遊霞掌門額頭流出大汗,連連搖手說道:“雪小姐,使不得,這可使不得啊,玉樞派隻是小門小派,流傳下來的雷法也比不得萬幽門功法的玄妙莫測,根本入不得您的法眼。”

萬冷雪輕蹙秀眉,有些不喜:“怎麼,你是擔心本小姐會泄露你們玉樞派的雷法?”

“不不不,雪小姐千萬不要誤會,隻是……隻是……隻是玉樞雷法畢竟上不得檯麵,所以……所以……”遊霞掌門連連向陳飛宇使眼色,想讓陳飛宇開口,打消萬冷雪的念頭。

陳飛宇正準備開口。

突然,異變陡生!

隻聽虛空之中,傳來一個囂張狂放的聲音:“陳非何在,出來受死!”

聲音渾厚洪亮,在雷祖大殿之內迴盪,形成疊加的迴音。

不少實力低下的玉樞派弟子,被震得耳膜發疼,頭暈腦脹。

眾人齊齊震驚,說話之人實力絕對不凡!

隻是不知此人究竟是誰,為什麼會來玉樞派找陳飛宇的麻煩?

“聲音是從山腳下傳來的。”陳飛宇站了起來,心中奇怪,到底是哪來的一個強者,竟然能到玉樞派來找自己的麻煩?

雖說自己仇家甚多,但那些仇家,大多都是“陳飛宇”結下的,而自己化名“陳非”行事以來,仇家並不算多。

“是誰如此大膽,敢來挑釁飛宇!”萬冷雪拍案而起,眉宇間充滿了惱怒。

“小姐不必生氣。”謝纖在旁邊笑道:“以飛宇如今的實力,除非是天道派掌教陽舒真人或者是教主親至,否則冇人能在飛宇麵前討得好處。”

萬冷雪點點頭,嘴角重新翹起一絲笑意,眉宇間甚至還帶上了幾分興奮:“也是,正好趁此機會,見識一番飛宇突破後的實力,走走走,去山門處等著他,看看是誰那麼倒黴,竟然敢來找飛宇的麻煩!”

玉樞派眾人同樣興奮起來,嘩啦啦向外麵走去,很快便來到了山門處。

正好那一高一矮兩名中年男子還守在山門,神色間充滿了震驚,顯然他倆也聽到了剛剛那句囂張的話語。

他倆見到陳飛宇和萬冷雪等人,連忙施禮:“小姐,陳少俠。”

陳飛宇向兩人點點頭。

萬冷雪則站在陳飛宇的旁邊,神態充滿了高冷,和眾人一同向山腳下看去。

很快,隻見山腳下方,出現兩道人影,腳程極快,一開始隻是兩個模糊的人影,可轉眼之間,就來到了山門處。

其行如風!

隻見來人是兩名花白鬍子的老者。

一者身穿白色儒服,一者身著青藍色道袍。

一儒一道!

玉樞派眾人儘皆驚訝,單憑如此迅捷的腳力,就足以判斷出,這兩人實力絕對厲害的很,也不知道突破至“元歸後期”境界的陳飛宇,是否能夠應付得了?

“陳非何在?”那名老年儒者在人群之中環視一圈。

他眼神銳利,猶如獵鷹,完全冇有儒家該有的溫文爾雅。

但很快,他銳利的雙眼中,就浮現出一絲奇怪之色。

不是說好玉樞派隻是小門小派嗎,為什麼山門處有這麼多人?

罷了,除了那名清秀的少年看不穿實力之外,剩下的人,最厲害也不過才“凝神”境界,自己彈指可滅,無須太過在意這種小事。

“我就是陳非,你們又是誰?”陳飛宇向前邁了一步,一眼就看了出來,這一儒一道,俱都到了“問玄”境界。

雖然厲害,但並不是他的對手。

隻是奇怪的是,陳飛宇並未見過這兩名老者。

儒者恍然,果然那名看不穿實力的少年就是陳非。

“老夫名為鐘淮。”鐘淮,也就是儒者,一邊打量著說道:“這是我師弟青玄,今日找你,自然是為了殺你!”

殺意凜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