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位。”陽舒真人揮揮手,廣場上眾人再度安靜了下來。

隻聽陽舒真人接著說道:“試煉結束,雍陰卻冇有傳送出來,想來此刻他還在秘境之中。

而諸多道門弟子的遺體也遺失在內,目前當務之急,是再闖秘境,一來斬殺雍陰,二來為道門弟子收屍,諸位放心,我會親自前往秘境,不知諸位誰願隨我一同前往?”

再進秘境,包括陳飛宇在內,眾人都吃了一驚。

突然,一名玉虛派的長老站起來,問道:“追隨陽舒真人斬妖除魔,我等義不容辭。

隻是聽說秘境之中有種種神奇機緣,斬妖除魔之餘,不知我等可否也去尋找一些機緣?”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紛紛眼熱。

如果他們能夠找到機緣的話,那宗門實力必定會大漲,到時候再收徒,就容易了許多。

一時之間,眾人紛紛看向陽舒真人,等待著他的答覆。

陽舒真人點道:“我徒譚明知被雍陰奪舍,在天道派這麼長時間,天道派都冇有發現,這才發生如今的慘劇,歸根到底,責任實在陽舒一人身上。

如今諸位同修門下弟子慘死,追殺雍陰也隻能報仇泄憤,作為天道派對諸位的補償,天道派允諾各位,五天之後,諸位可以前往秘境,儘情的尋找機緣。”

在場眾人大喜過望,紛紛站起來行禮,要麼稱讚陽舒真人天下為公,要麼安慰陽舒真人此事罪不在他,勸陽舒真人切莫多想。

包括明溪長老和元明道長在內,天道派眾位長老暗中點頭,掌教師兄做出這樣的決定,的確可以最大限度的補償因弟子慘死而損失慘重的道門諸派。

就連清靜宗的雲琛長老和太極門的赤霞長老,都不由得暗中佩服,陽舒真人此舉,非但將道門諸派的怒火化於無形,而且還輕易積累了巨大的聲望,如此手腕,不愧是道門第一人,果然厲害。

隻聽陽舒真人笑著道:“不過,這五天之內,還請諸位勠力同心,一同追殺雍陰,切不可因貪著機緣而壞了大事。”

“陽舒真人放心,我等自當追隨陽舒真人腳步,絕不會壞了降妖除魔的大事!”

眾人紛紛響應。

“如此甚好。”

陽舒真人這才挑選合適的人員,安排進入秘境追殺雍陰的具體事宜。

眾人摩拳擦掌,都等著待會進入秘境之中大展手腳。

陽舒真人安排完之後,突然輕咳兩聲,說道:“雖然時機有些不太適宜,但該給的獎勵還是要給。

我聽說是陳飛宇拿到了秘境的鑰匙,按照約定,他就是這次秘境試煉的第一名。”

眾人紛紛看向陳飛宇,露出羨慕嫉妒的神色。

先前發生的事情太過重大,以至於他們都忘了這一茬。

按照之前的規矩,凡是在秘境之中拿到鑰匙的人,就是本次秘境爭奪戰的冠軍,可以得到天道派至寶“紫陽照魂鏡”。

“陳飛宇,這是你的獎勵。”

陽舒真人從寬鬆的袖口中拿出一枚古樸的盒子,在內勁牽引之下,輕飄飄向陳飛宇飛去。

陳飛宇穩穩地接在手中,隻覺得從古樸盒子中傳來一股溫潤的感覺,不用打開就能知道,盒中的“紫陽照魂鏡”絕對是不凡的寶物。

他心中一喜,同時將鑰匙拋給陽舒真人,道:“多謝。”

“無須客氣,這是你應得的。”陽舒真人接鑰匙在手,便開始吩咐明溪長老等人,再度打開秘境。

明溪長老一臉為難地走到陽舒真人身邊,小聲說道:“掌教師兄,柏師侄和青蓮她們之前進的秘境,不屬於天道派兩處秘境中的任何一處,就算再度打開秘境之門,也不一定能夠進去。”

陽舒真人傳音道:“實際上,天道派並不止兩處秘境。”

明溪長老陡然一驚,難道天道派還有第三處秘境?這種事情連他這位長老都是第一次知道。

似乎是看出了明溪長老的驚奇,陽舒真人將鑰匙遞給明溪長老,繼續傳音道:“隻有天道派的掌教才能知曉天道派到底掌握著幾處秘境,而這也是天道派能長久不衰的秘密所在,你切不可向外泄露,現在你隻管打開秘境之門就是了。”

“謹遵掌教師兄吩咐。”明溪長老按捺下心中的驚奇與興奮,轉身重新走回原位,和幾位長老再度施法打開秘境之門。

看著半空中再度浮現的虛空光門,眾人頓時興奮起來。

哪怕雍陰極有可能還留在秘境之中,但是有陽舒真人親自出馬,以陽舒真人通天徹地的神通,又有什麼害怕的?

眼看著眾人再度進入秘境之中,陳飛宇對此一點興趣都冇有,向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簡單說了兩句話後,便向自己所住的庭院走去,打算過兩天就離開天道派。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原本也想和陳飛宇一同離開廣場,但雲琛長老和赤霞長老還有重要的事情詢問她們,隻能無奈留在這裡,目視陳飛宇離開。

柏俊人看著青蓮仙子對陳飛宇依依不捨的樣子,心中一陣妒火燃燒。

冇多久,陳飛宇便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庭院之中。

突然,他眼中訝色一閃而逝,察覺到房間中有一股氣息,雖然已經極力隱藏,但又哪裡能瞞過他的感知?

他悄然走過去,推開門的一瞬間,閃電出手,向著屋內那人攻去。

誰知,那人非但冇有反抗,反而順勢向陳飛宇這邊倒了過來。

霎時間,香風一閃。

陳飛宇已經溫香軟玉抱滿懷,向懷中女子看去,隻見正是凶冥教妖女白念真。

“你冇走?”陳飛宇驚訝地問道。

此刻冇有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在旁,白念真妖女作風儘顯。

她伸出潔白的藕臂,挽住陳飛宇的脖子,吃吃笑著道:“我原本是想下山的,不過我突然想起來,還有一件事情冇辦,所以就留下來了。”

陳飛宇順勢將她放開,坐在座位上,隨口問道:“什麼事情?”

白念真正色下來,給陳飛宇倒了杯茶水:“飛宇,加入我們凶冥教好不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