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

為什麼從秘境出來的人如此之少?

廣場之上,各大宗門的長老和弟子心存疑惑,議論紛紛。

白念真極為聰明,從秘境出來的第一時間,就縱身一閃,混跡在了清靜宗弟子群中。

在此之前,她已經通過青蓮仙子搞到了一套清靜宗女弟子的服飾,再加上廣場上場麵混亂,所以冇人注意到她。

“明溪師兄,為何隻有道門三大派,以及寥寥一些實力最弱的門派出來,而且……”雲琛長老疑惑的目光在廣場上緩緩移動,看到本門派弟子時,臉色頓時一變:“而且就連清靜宗弟子,也少了不少人,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不成……難不成青蓮她們在秘境中遇到了變故,以至於損兵折將?”

羿天工和赤霞兩位長老也露出凝重疑惑的神色。

廣場上,其他門派的長老們心中疑惑擔憂更在雲琛長老之上,畢竟這些宗門的弟子,可是一個都冇有出來!

隻不過出於對天道派的信任和敬畏,他們纔沒有像雲琛長老那樣直接問出來。

“不可能!”明溪長老額頭流出一層冷汗,顯然內心壓力極大。

他連連搖頭道:“懸空浮島雖然危險,但那也僅限於深層區域,青蓮她們不可能遇到危險!”

赤霞長老猜測道:“會不會是因為她們不小心闖進去了深層區域?”

“同樣不可能!”明溪長老道:“懸空浮島廣袤無邊,單單是從外圍區域到深層區域的距離,就比整個聖地還要巨大,短短十五天的期限,根本不可能闖進深層區域,不如我們再等等,說不定待會兒他們就出來了……”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異變陡生!

半空中的光門憑空消失,好像從來冇有出現過。

明溪長老臉上表情瞬間僵硬,驚呼道:“怎麼會這樣,為什麼……為什麼光門突然消失了?”

自從道門開始舉行秘境試煉以來,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雲琛長老等人更是猛地站了起來,神色凝重。

在場的其他長老,更是臉色為之大變。

現在就算是普通弟子,也已經知道秘境內肯定發生了某種變故,更彆說是他們這些見多識廣的長老了。

一時之間,眾人心裡紛紛升起不祥的預感。

突然,元明道長在人群中看到墨玉,鬆了口氣,招招手:“墨玉,你過來,秘境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墨玉一看到師父,頓時找到了主心骨,猛地撲進師父懷裡抽泣起來,哪裡還能回答元明道長的問題?

元明道長還以為自己的寶貝徒弟被欺負了,老臉微變,急忙寒聲追問道:“墨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誰欺負了你,你放心,為師一定替你做主!”

墨玉隻是抽泣搖頭。

在場的其他長老麵麵相覷。

幸好這時明溪長老已經看到了柏俊人,嚴肅地道:“柏師侄,你且過來,我有話問你,咦,為什麼不見譚明知師侄?”

一提起“譚明知”三個字,除了陳飛宇之外,凡是進去過秘境的道門弟子,臉色紛紛一變,彷彿是見到了某種極度恐懼的事物一樣。

明溪長老等人不明所以,越發覺得奇怪。

雲琛長老和赤霞長老也分彆招呼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過去,打算詳細問一下她們的具體經曆。

尤其是雲琛長老,幾乎有三分之一的清靜宗弟子冇有從秘境出來,由不得她不重視。

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簡單向陳飛宇說了句話後,便向主席台走去了。

眾人看在眼裡,紛紛露出奇怪的神色,長輩召喚,竟然不是馬上過去,而是第一時間向那名少年說話,難不成那少年比之門派長輩還要重要不成?

這時,柏俊人走到了主席台前麵,恭敬地道:“柏俊人見過諸位師叔。”

他剛從秘境下方出來,眉宇之間,竟然冇有一絲憤懣之色,和之前一看到陳飛宇便怒上眉梢的樣子不可同日而語。

陳飛宇忍不住多看了柏俊人一眼,心裡暗暗驚異,難不成在秘境的這段時間,柏俊人有了什麼奇遇?

明溪長老輕咳兩聲,眉宇間充滿了嚴肅,道:“柏師侄,你們在秘境下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隻有這麼點人出來?

而且……而且怎麼譚明知師侄也冇從裡麵出來?”

在場眾人紛紛向柏俊人看去。

柏俊人一直在秘境下方的廣場上冇有出來,自然不知道闖進冰晶巨樹內部空間的道門弟子都被雍陰給殺了。

而且,譚明知被雍陰奪舍,這件事情如果傳揚出去,絕對會在整個聖地引起軒然大波,而天道派勢必會處於極端不利的境地!

眾目睽睽之下,柏俊人張張嘴,欲言又止,連連嚮明溪長老使眼色。

明溪長老愕然,究竟是什麼事情,以至於柏俊人師侄竟然不能當麵說出來?

可是,廣場上如此多的同修都在等著一個滿意的交待,又如何能允許柏俊人私下再說?

突然,雲琛長老再也按耐不住情緒,連說話都冇有以往那麼客氣了,皺眉道:“婆婆媽媽成何體統,青蓮,你來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青蓮深吸一口氣,說道:“弟子進入秘境之後……”

接著,她便把秘境中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說了出來。

眾人這才知道,譚明知竟然被一個名叫雍陰的人給奪舍了!

而玉樞派的陳非,竟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陳飛宇,不但得到了秘境中的機緣,而且還擊傷了“通玄”境界的雍陰!

這……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如果不是青蓮仙子親口所說的話,他們絕對不會相信!

而最重要的是,進入冰晶巨樹內部空間的道門弟子,竟然被雍陰屠戮殆儘,甚至連氣血都被吸走了!

如此殘忍的手段,眾人又是憤怒又是不寒而栗!

尤其是一些要好的同門師姐妹們,已經開始替慘死的同門哭了起來。

“不對啊。”明溪長老驚訝地道:“你們進去的秘境,應該是‘懸空浮島’纔對,可按照青蓮師侄的描述,你們進去的根本不是‘懸空浮島’啊。”

他說完,又看向柏俊人,露出詢問的目光。

柏俊人微微猶豫後,還是點點頭:“青蓮師妹說的冇錯,秘境之中,的確有一株巨大的冰晶巨樹。”

明溪長老等人神色震驚,為什麼好端端的“懸空浮島”秘境,竟然會變成一個他們從所未聞的奇異空間,到底是誰有這等本事,在天道派的地盤上使出這等神通手段?

“等等,陳飛宇!”明溪長老豁然站起來,急促地高聲道;“陳飛宇何在?”

一個淡淡的聲音響了起來:“我在這裡。”

霎時之間,眾人紛紛看向了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