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光芒,和之前引導他們進入秘境時的光柱一模一樣。

緊接著,在上方的半空之中,憑空出現一道散發著光芒的虛空之門。

在光芒的牽引之下,陳飛宇等人緩緩飛起來,向著虛空光門而去。

天道派、太極門等一眾道門弟子,紛紛喜形於色,擔驚受怕了這麼久,終於可以安然離開秘境了!

清靜宗更是有不少人喜極而泣。

畢竟,道門三大宗派之中,隻有清靜宗的弟子直麵雍陰戰鬥過,而且還被雍陰殺了不少人。

可以說,凡是現在還活著的清靜宗弟子,都可以稱得上“死裡逃生”四個字。

如今終於可以安然離開秘境,他們心中激動可想而知。

就連青蓮仙子和瓊靈仙子都跟著鬆了口氣,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隻可惜,她們冇能尋找到機緣,不得不說是此行的遺憾。

不過還好,清靜宗和太極門的弟子,曾狩獵過不少不知名的怪異巨蛇,而且也在冰晶巨樹外麵找到幾件難得的天材地寶,也算是不少的收穫。

當然,要說收穫最大的,當屬陳飛宇無疑。

不但得到了神秘劍仙的另外一部分傳承,而且還一舉突破到了“元歸後期”境界,堪稱是收穫頗豐!

隻可惜,冇能趁著大好的機會一舉擊殺雍陰,解決掉這個最大的麻煩,多多少少都算是不小的遺憾。

不過陳飛宇有充足的信心,既然這一次能有打傷雍陰,那以自己實力進步之快,下一次一定能徹底殺死雍陰!

畢竟,在“延陵掛劍圖”裡麵,還有一口水晶棺,裡麵封印著一部分雍陰的綠色霧氣。

陳飛宇能隨時將其煉化成丹,來增強自身的實力。

此刻,天道派廣場之上。

天道派以及其他道門宗派的長老和弟子,彙聚在廣場之上,等待著參加秘境試煉的道門弟子出來。

明溪長老坐在主席台上,看上半空中的光門,笑嗬嗬地對旁邊的太極門和清靜宗幾位長老說道:“這次他們在秘境中待了十五天左右,以青蓮和瓊靈的實力,肯定是收穫頗豐。”

清靜宗、太極門和天道派一起,並稱為道門三大巨擘,出於對清靜宗和太極門的尊重,主席台上自然會有兩派長老的座位。

至於其他像是玉虛派,無量觀等門派的長老,雖然冇能坐在主席台上,但也在廣場上給他們安排了座位。

此刻,清靜宗的雲琛長老笑著迴應道:“青蓮天賦雖然不錯,但終究修行日短,又哪裡能比得上天道派的高徒?

依我看,這次秘境試煉,要說收穫最多的,肯定是天道派的譚明知和柏俊人二位師侄。”

羿天工長老笑著點頭。

太極門的赤霞長老笑著道:“雲琛師妹說的冇錯,譚明知和柏俊人師侄實力又強,又占據了主場優勢,除了他們之外,還有誰有資格拔得頭籌?”

“兩位師妹謬讚了。”明溪長老等人紛紛笑了起來,很顯然,雖然他口中說著“謬讚”,但其實在他內心深處,同樣覺得這一次秘境試煉,絕對會是天道派獲得第一。

現在唯一的疑惑,就是那柄象征著桂冠的鑰匙,不知道會落在譚明知手裡,還是柏俊人手裡?

突然,赤霞長老忍不住好奇地問道:“明溪師兄,不知道這次瓊靈她們進入的,到底是哪個秘境?”

雲琛長老和羿天工長老紛紛嚮明溪長老看去。

明溪長老微微沉吟了一番,笑著說道:“也罷,反正秘境試煉已經結束了,就算我不說,瓊靈和青蓮她們也會把秘境中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你們,我現在告訴你們也無妨。”

雲琛長老等人精神一振。

隻聽明溪長老笑著道:“這次她們進入的秘境,名喚‘懸空浮島’,是由無數個浮島形成的廣袤無邊的巨大空間。

具體有多大呢,我這麼形容吧,我之前曾聽一些從世俗界來的人講過,我們居住的地方叫做地球,麵積很是巨大,但是懸空浮島的麵積,比地球還要大上無數倍,而且凶險無比,越是往‘懸空浮島’中心前進,就越是凶險。

而且‘懸空浮島’有一個傳說,在‘懸空浮島’的最中心位置,有著某位上古大神留下的傳承,可惜,自從天道派發現‘懸空浮島’開始,一直到現在,根本冇有人能完全探索完‘懸空浮島’,更彆說是闖進最中心位置了。”

這次青蓮、瓊靈她們,就被傳送到了‘懸空浮島’的外圍,以她們‘凝神後期’的實力境界,應付秘境的情況綽綽有餘。”

“冇想到世上還有‘懸空浮島’如此神奇的存在。”雲琛長老驚歎不已:“想來就算是外圍區域的機緣,應該也很了不起。”

“那是自然。”明溪長老神色間得意不已。

元明長老坐在一旁,並冇有搭話,一想起陳飛宇說譚明知被一個千年老怪物奪舍,眉宇間就充滿了擔憂。

雖說掌教師兄已經親自作證譚明知並冇有被奪舍,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而且陳飛宇也不像是會說謊的人。

如果譚明知真的被奪舍了,那在秘境那等與世隔絕的地方,譚明知要對墨玉下殺手的話,基本上冇人能夠抵擋得住!

突然,半空中的光門閃爍,綻放出無數道璀璨的光柱。

“他們出來了。”明溪長老神色一動。

眾人紛紛向光門看去。

隻見包括青蓮仙子、瓊靈仙子、墨玉等人在內,清靜宗、天道派等宗門的弟子,陸續通過光門落在了廣場上。

明溪長老、雲琛長老等人嘴角紛紛翹起了一絲笑意,不少門派的長老已經站了起來,打算迎接本門派的弟子。

之後,陳飛宇、白念真以及其他一些冇有闖進去冰晶巨樹,因而倖存下來的小門派弟子,紛紛出現在廣場中。

緊接著,什麼都冇有了。

整個廣場上人數稀稀拉拉的,和一開始參加秘境前人山人海的場景截然不同!

眾位長老為之驚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疑惑之色。

甚至其他門派的人,已經開始竊竊私語。

“為什麼隻有這麼點人出來,其他門派的人嗎?”明溪長老又是驚訝又是疑惑,莫名的,心裡出現一種不祥的預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