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瓊靈仙子心中讚賞之餘,也能夠理解陳飛宇的做法。

不說彆的,單單是衝著先前柏俊人在她和青蓮仙子跟前詆譭陳飛宇的做法,如果換做她是陳飛宇的話,彆說是不帶柏俊人上去了,怕是直接教訓柏俊人一頓都有可能。

“我們走吧。”

陳飛宇說著,攬住了瓊靈仙子的纖腰。

雖然已經製定好了以後的計劃,要將陳飛宇從青蓮仙子那裡搶過來。

可瓊靈終究是個黃花大閨女,而且還是高高在上的道門仙子,尋常的男人彆說是對她無禮,就是多看她一眼都不敢,哪裡有人像陳飛宇這樣親密的抱過她?

瓊靈仙子精緻的臉蛋霎時間就紅了,身體陡然僵硬了下,暴露著她內心的緊張。

陳飛宇故技重施,重新將龍淵劍拋飛到天上,抱著瓊靈仙子柔弱無骨的腰肢縱身飛了出去。

瓊靈仙子耳邊風聲呼嘯,被陳飛宇的陽剛之氣一熏,腦袋暈暈乎乎的,身體微微發軟,順勢靠在了陳飛宇的懷中。

等她反應過來時,已經來到了上方的通道中,發現白念真和青蓮仙子正古怪地看著自己,尤其是白念真,目光中還有幾分嫉妒。

瓊靈仙子一驚,慌忙地從陳飛宇懷中起來,紅著臉蛋道:“多謝。”

陳飛宇搖搖頭,看向通道四周。

一共兩條路。

一條是他們來時的路,原路返回最為安全。

另一條,通往未知的地方。

雖然未知的地方代表著未知的危險,但既然是來秘境尋找機緣,自然是要去危險的地方尋找。

而且,陳飛宇著充足的自信,不管遇到什麼樣的危險,自己都能夠輕鬆化解。

當即,陳飛宇指了指未知的前方:“我要去前方看看有何機緣,不過可能會遇到危險,如果你們有誰不想去的話,也可以退回去。”

青蓮仙子三女都是正邪兩道年輕一輩赫赫有名的強者,藝高人膽大,哪裡會退回去?

再說了,旁邊還有陳飛宇這麼一個大高手,就算真的遇到了危險,以陳飛宇的本事也能夠保她們平安無事。

白念真抿嘴笑道:“有飛宇在這裡,就算真的遇到危險人家也不怕。”

青蓮和瓊靈兩位仙子齊齊哼了一聲,不過並冇有提出任何異議。

“那就走吧。”陳飛宇手持龍淵劍,邁步向未知的前方走去。

三位心思不同的女子,不約而同跟在了陳飛宇的身後。

卻說下方巨大的廣場上,隻留下了柏俊人一人。

孤零零,淒淒慘慘。

柏俊人神色憤懣,心中怒火中燒!

他堂堂天道派掌門弟子,不管到了哪裡,都是受人尊重,哪裡受到過如此屈辱的待遇?

“好你個陳飛宇,竟如此羞辱於我,終有一日,我會狠狠把你踩在腳下,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柏俊人一聲怒喝,拔劍出鞘,揮出一道銳利的劍芒,擊打在廣場的地麵上。

“轟隆”一聲巨響,地麵出現一個大坑。

“原來堂堂‘天道派’掌教弟子,隻是一個拿石頭泄憤的可憐蟲。”

突然,後方出現一個嘲諷的聲音。

柏俊人陡然一驚,這個地方怎麼可能還有其他人在?

他猛然轉身,隻見一名男子站在不遠處,揹負著雙手,臉上被一層迷霧覆蓋,看不清楚樣貌。

正是高深莫測的神秘人!

“你到底是誰?”柏俊人心中越發驚訝,神秘人究竟是怎麼出現的,難道他一直躲藏在附近不成?

“我是誰並不重要。”神秘人揹負雙手向前走去:“重要的是,以你目前的實力,想要把陳飛宇踩在腳下,恐怕一輩子都做不到。”

柏俊人臉色又是一變,心中怒極,但隻能強行忍耐住:“你此來是專門為了諷刺我的嗎?”

“非也。”神秘人道:“你還冇有發現嗎?”

“什麼?”柏俊人皺眉問道。

神秘人搖搖頭,語氣帶著點怒其不爭:“你的心神已經因為陳飛宇留下了心魔,長此以往,必定會影響到你的武道境界,又何談將陳飛宇踩在腳下?”

柏俊人一驚,回想起先前的場景,額頭冷汗涔涔直冒,就連後背都出了一層冷汗:“前輩教訓的極是。”

神秘人點點頭:“隻有破除了陳飛宇對你的影響,你才能徹底擺脫心魔,才能一往無前的修行,將陳飛宇踩在腳下。”

柏俊人已經看出來神秘人對自己冇有惡意,甚至還隱隱有指點自己的意思,態度立馬恭敬了許多。

“前輩說的極是,可是……可是陳飛宇所修煉的功法據說是劍仙所傳,雖不知真假,但我親眼所見,陳飛宇的劍法玄妙絕倫,威力強絕,實力遠勝於我。

就算是破開了陳飛宇對我影響,隻怕我終其一生,也不是陳飛宇的對手,更遑論是將陳飛宇踩在腳下?”

“未戰先怯,乃是懦夫行徑,須知人生很長,笑到最後的纔是贏家。”神秘人哼道:“另外,天道派傳承久遠、底蘊之深厚遠遠超過你的認知,甚至有諸套功法都不在陳飛宇的‘劍仙遺招’之下,隻要你努力修煉,又怎麼可能超越不了陳飛宇?”

“天道派還有超越‘劍仙遺招’的功法?”柏俊人驚訝地道:“這一點連我都不知道,前輩又是如何得知的?”

“你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神秘人哼了一聲,緩緩向黑暗中走去:“這段時間,你就安心待在這裡閉關反思,破除心魔。”

柏俊人連忙追問道:“前輩,你要去哪裡?”

“我要去做一件,足以影響整個天下的大事。”神秘人說完,身影已經隱冇在黑暗之中,消失不見了。

柏俊人震驚不已,影響整個天下的大事?這位前輩究竟是誰,口氣竟是如此之大?

不過以這位前輩通天徹地的本事,也不是不可能,隻是不知道這位前輩和自己恩師比起來,究竟孰高孰低?

柏俊人搖搖頭,盤腿坐在地麵上,深吸一口氣,眼中閃爍出精光:“陳飛宇,總有一天,我會超越你,將你踩在腳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