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陽江山頂,草廬之外,修竹幾許,落葉紛紛。

“一切草木枝葉紛亂,東西南北,或靡或起。草木終無種種分彆,但由風故,種種相生……

澹台雨辰閉眼,輕念,在月色下,彷彿聖潔的神女。

“原來她修的是佛家的法門。”陳飛宇愕然,自然知道澹台雨辰這一句話出自佛經記載。

韓智遠淡淡解釋道:“澹台小姐是天縱之才,儒釋道三教皆有涉獵,不過相對來說,她對佛家典籍理解的最深。”

韓智遠的話音剛落,突然,澹台雨辰淩空浮上半空,十分的神奇,閉著雙眼,繼續道:“如來亦爾,常無分彆,由眾生力,於念念中,見有如是無量眾行威儀相起,乃至作意,緣諸眾生,令爾所劫,得斷地獄畜生餓鬼閻羅等趣……

雖然隻是在口誦一段經文,但是卻給在場所有人一種玄奧難明的感覺。

“難道這就是對人生的感悟?”陳飛宇皺眉訝道。

下一刻,不等陳飛宇多想,原本已經晴朗的天際,再度風起雲湧,濃雲在澹台雨辰頭頂上方不住的彙聚。

陳飛宇大驚失色,因為他能感覺到,一股十分強大的天地靈力,正在極速向陽江山彙聚。

“靠,難道這小妞,真的要突破了?”陳飛宇驚駭不已。

下一刻,他就知道了答案,因為陳飛宇能明顯感覺到,這股龐大的靈氣從天而降,從澹台雨辰周身毛孔進去體內。

而澹台雨辰在這股靈氣的淬鍊下,臉色逐漸紅潤,體內的傷勢不但完好如初,而且周身氣勢更在不斷的攀升,冇多久,便到了宗師初期的巔峰,而且還有繼續向上攀升的趨勢。

包括韓智遠在內,在場所有人,心頭都充滿了震驚。

尤其是趙世鳴,原先他看到“五蘊劍陣”被破,澹台雨辰也深受重傷,如果韓智遠再被陳飛宇擊敗,那不隻是他趙世鳴,甚至連趙家,都會遭受滅頂之災。

然而現在,情勢急轉,澹台雨辰竟然臨敵突破,無疑給了他一針強心劑。

“如果澹台小姐真的突破成功,那她就會成為'宗師中期'的強者,再加上同樣也是'宗師中期'強者的韓智遠長老,陳飛宇這次絕對劫難逃了!”

趙世鳴大喜過望,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然而剛笑兩聲,突然擔心笑聲太大,害怕影響到澹台雨辰突破,又連忙捂住自己的嘴,硬生生忍住,一張老臉漲的通紅,十分的滑稽。

草廬內,原本正在彈琴的呂寶瑜,震驚之下,彈琴的動作也停止了,喃喃自語道:“澹台雨辰竟然真的要突破了,年紀輕輕不但修為這麼高,而且還能林地感悟突破,好可怕的女人。”

呂寶瑜也是女人,而且同樣是極為優秀的女人,但是看到這一幕,心裡同樣也是一陣嫉妒。

澹台雨辰突破的過程大概持續了數分鐘。

片刻後,雲收霧散,陽江山上再度恢複了原樣。

隻是不同的是,澹台雨辰,不但傷勢完全恢複,而且也臨敵突破成功,從宗師初期,成為了宗師中期的強者。

澹台雨辰重新落於地麵,睜開眼,眼中似乎有精光閃爍,揮劍而立,氣勢淩人,道:“陳飛宇,先前我實力的確低你一個檔次,輸給你我心服口服,然而,現在我已經突破成功,和你處於同一個實力層次,以我五蘊宗深厚的武學傳承,這次你輸定了。”

澹台雨辰眼神堅定,十分自信!

韓智遠也點點頭表示認同,五蘊宗底蘊深厚,遠超過世人的想象,其中各種精妙武學典籍以及前人武學心得所在多有,甚至,還有不少早已經失傳百年的武道絕學。

如果來做對比的話,省城方家作為傳承數百年的武道隱世家族,就已經成為整個省城超然的存在,然而,五蘊宗的底蘊以及勢力,比省城方家還要恐怖!

“現在局勢已經明朗了,澹台小姐臨敵突破成功,就算不用我出手,陳飛宇也會被澹台小姐斬於劍下,原因很簡單,因為五蘊宗底蘊深厚,無論是修煉的功法還是武學的招式,都是屬於最頂尖最奧妙的。

可以這麼說,同等境界的強者,絕對不會是五蘊宗真傳弟子的對手。陳飛宇,從澹台小姐臨敵突破的時候開始,就已經註定了你今晚的慘敗!”韓智遠自信地道,甚至,連嘴角都出現一絲笑意。

陳飛宇微微皺眉,上下打量著澹台雨辰,好奇地道:“我很好奇,你剛感悟的時候,到底感悟的是什麼狗屎東西?”

此言一出,澹台雨辰臉色微變,覺得陳飛宇說話很粗俗,眼中浮現出憤怒之意。

“不然的話,你怎麼會單純的以為,突破到宗師中期就能戰勝我了?我明白了,你們五蘊宗的人,不但無恥,而且還極度自戀,我說的可對?”陳飛宇嘲諷笑道。

澹台雨辰微微皺眉,隨即淡淡道:“因為我是五蘊宗的真傳弟子,而五蘊宗底蘊深厚,遠超一般的武道宗門,不知道這個理由,你是否滿意?”

“那又是誰給你的自信,讓你以為我所學的傳承,就比不上五蘊宗呢?”陳飛宇冷笑鄙夷。

“既然如此,那我就用我的劍來告訴你,我的自信從何而來!”澹台雨辰說罷,一聲輕吒,瞬間向陳飛宇攻去,劍光閃爍,寒意凜人。

隻見她劍勢極快,隱隱蘊含著風雷之力,可謂是先聲奪人!

“拭目以待!”

陳飛宇輕笑一聲,隨即迎劍而上,和澹台雨辰搶攻在一起。

澹台雨辰這次突破之後,招式的威力比之先前何止強了數倍?一劍揮出,力道之猛,速度之快,甚至連她自己都給嚇了一跳。

然而,她與陳飛宇越是纏鬥,內心卻越是震驚,心情也由先前的興奮激動,變成緊張凝重,最後,則是深深的無力之感。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突破之後,滿心以為能憑著五蘊宗高超的劍法,把陳飛宇順利拿下,然而,她施展出渾身解數後,陳飛宇不但雲淡風輕,甚至,還完全把她給壓製住了。

不到片刻,澹台雨辰,這位臨敵突破後的五蘊宗絕代天驕,被陳飛宇徹底壓製下去。

“小妞,這就是你所謂的自信?”陳飛宇神色輕蔑,當初在溫泉彆墅的時候,同樣也是“宗師中期”,號稱“雙掌無敵”的雲振雄,連空手的陳飛宇都打不過,現在澹台雨辰不過剛剛突破到宗師中期,又怎麼能打得過長劍在手的陳飛宇?

澹台雨辰臉色一變,她額頭已經出現細密的汗珠,在陳飛宇強大的攻勢下,隻能勉勵支撐,苦苦咬牙堅持。

趙世鳴大驚失色,想不到陳飛宇這麼厲害,竟然連臨敵突破後的澹台雨辰,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韓長老,你再不出手,情況可就不妙了。”趙世鳴急道。

韓智遠瞥了他一眼,神色陰沉,道:“該我出手的時候,我自然會出手,輪不到你來教我。”

趙世鳴神色一變,急得團團轉。

突然,隻聽場中陳飛宇冷笑道:“突破前,你的劍不堪一擊突破後,你的劍不過如此,給我破!”

大喝一聲,陳飛宇當頭一劍,朝著澹台雨辰劈下去。

澹台雨辰無奈之下,隻能舉劍抵擋,頓時,兩劍相交,澹台雨辰隻覺一股大力襲來,渾身一震,向後倒退了數步,胳膊更是痠麻難受。

“再來一劍!”

陳飛宇大踏步向前,又是勢大力沉的一劍,朝澹台雨辰劈下去。

澹台雨辰臉色微變,知道避無可避,隻能再度舉劍相抗,頓時,再度向後退了好幾步,握劍的手,虎口已經流出血來!

“這一劍,讓你知曉何為真正的強者!”

陳飛宇大喝一聲,緊接著又是一劍劈了過來。

完全是實打實的修為硬拚,摻不得一點虛假!

澹台雨辰花容失色,這一劍如果不擋,肯定是當場香消玉殞的下場,危急之刻,顧不得胳膊痠痛無力,再度舉劍擋去。

這一劍,就要分出勝負!

突然,異變陡生!

在陳飛宇的身後,詭異的出現一個黑衣人影,右掌蘊含著恐怖的掌力,猛然向陳飛宇後心按去。

赫然是原先一直虎視眈眈,從未出手的韓智遠!

而更為詭異的是,除了陳飛宇身後的韓智遠外,在趙世鳴的身旁,竟然還有一個“韓智遠”。

幾乎是處於本能,陳飛宇心底湧現出危險的感覺,心知不妙,然而,他這一劍已經劈了出去,巨大的慣性下,根本冇那麼簡單收招。

危急之刻,陳飛宇隻能側側身子,勉力避開要害部位。

下一刻,陳飛宇一劍劈下去,澹台雨辰頓時悶哼一聲,口吐鮮血,向後麵倒飛出去。

而幾乎是在同時,陳飛宇後背中掌,口吐鮮血,同樣飛了出去。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陳飛宇,任憑你武道修為通天,不還是敗在了我的'傀儡隱匿'術下!”韓智遠興奮不已,得意的哈哈大笑。

然而,就在他最為鬆懈的時候,突然一陣琴音,猛然灌注他腦海之中!

韓智遠頓時如遭重擊,意識有一瞬間的恍惚。

陳飛宇身在半空,知道機會難得,屈指一彈,頓時一道劍氣,直接從韓智遠胸前穿過去。

韓智遠悶哼一聲,頓時口吐鮮血,摔倒在地上,神色間充滿了難以置信,震驚道:“這……這怎麼可能?”

突然,琴音迴盪,草廬的門自動打開,露出呂寶瑜絕美的身影,自得笑道:“你隻知道螳螂捕蟬,黃雀在後,但你可曾想到,還有我彈弓在下?”

陳飛宇鬆了口氣,雖然受傷重重摔在地上,但還是爽朗大笑,向呂寶瑜豎起個大拇指,哈哈大笑道:“小妞,我發現有些喜歡你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