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鑰匙,是之前天道派開啟秘境時的鑰匙,誰拿到鑰匙誰就是此次秘境爭奪戰的冠軍。

劍穗,則是莫名的劍穗,看上去平平無奇。

但陳飛宇能明顯感覺到,正是因為檀香木桌上的無名劍穗,龍淵劍纔會莫名的興奮起來。

“莫非,這條劍穗和龍淵劍有關係?”

陳飛宇心中驚訝,忍不住邁步向劍穗走去。

青蓮仙子和白念真同樣發現了劍穗的奇異之處,看看劍穗,又看看龍淵劍,心裡一陣古怪,難不成此處的機緣,是特地為陳飛宇準備的?

瓊靈仙子和柏俊人也對劍穗充滿了興趣,既然能引起龍淵劍的共鳴,不問可知絕對不是凡物。

但是二人也知道,既然陳飛宇盯上了劍穗,而且劍穗還和陳飛宇手中的龍淵劍有關係,那就註定他們得不到劍穗。

至於那柄象征著秘境爭端戰冠軍的鑰匙,開玩笑,有實力強悍的陳飛宇在這裡,同樣不可能讓他們拿到手。

當即,瓊靈仙子和柏俊人轉過目光看看向了四周,隻能尋找其他機緣。

隻見大殿很大,除了中間最為明顯的鑰匙和劍穗之外,並無什麼其他的珍寶。

隻是在大殿最靠裡的地方,擺放著一張黃金座椅,上麵雕龍畫鳳,彷彿是傳說中的龍椅。

而在龍椅之上,擺放著一個黃金絲綢包裹,四四方方,薄薄的,好像裡麵是一本古籍。

“莫非裡麵放著某套神功秘籍?”

柏俊人雙眼陡然一亮,加快腳步向前方走去。

突然,他眼前倩影一閃,隻見白念真已經擋在了他的身前,阻止了他的去路。

柏俊人臉色微變:“你這是什麼意思?”

白念真嘴角帶著笑意,隻不過是嘲諷的笑意:“我倒是想問一句,白少俠走過去,又是意欲何為?”

柏俊人沉默了下,也不隱瞞,道:“自然是取得包裹裡的物品。”

白念真嘴角笑意越發嘲諷:“就算包裹裡麵真的有什麼神功秘笈,好像也輪不到你柏俊人吧?”

柏俊人哪裡還不知道白念真的意思?

他臉色又是一變,憤憤不平地道:“鑰匙和劍穗已經歸你們了,難不成連剩下的東西也想要,未免太霸道了吧?”

白念真笑意盈盈地道:“我可是世人眼中的魔教妖女,可不就是行事霸道嗎,白少俠這番話,可是說的奇怪了。”

柏俊人雙眼中閃爍出寒光,握緊了劍柄,長劍隨時都會出鞘:“好一個魔教妖女,莫非你是想嘗試一下我天道派道法的威力?”

“嘗試一番又如何?”白念真挑釁道:“莫非你以為,憑你一己之力,就能從本姑娘麵前搶到寶物?”

“如果再加上我呢?”

突然,一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下一刻,瓊靈仙子走到了柏俊人身旁,眼神冷冽,眉宇間有幾分不忿。

她來天道派參加秘境爭奪戰,無非就是為了秘境之中的機緣。

如今機緣就在眼前,而且她還主動放棄了其中的兩樣寶物,要是再讓她放棄最後一件機緣,那要是傳了出去,太極門瓊靈仙子豈不是成了個笑話?

瓊靈仙子心中不爽可想而知。

此刻她走到柏俊人身旁,意思十分明顯,對於最後一件寶物,她勢在必得,哪怕是和柏俊人聯手,也要搶奪到手!

如果不是顧及到陳飛宇的話,隻怕她一上來,就會對白念真拔劍相向。

下意識的,瓊靈仙子看向了陳飛宇。

隻見陳飛宇已經手握龍淵劍走到了檀木香桌旁,也不知道是冇有注意到她們這邊的情況,還是陳飛宇無心插手,對於她們這邊的爭吵完全無視。

不過瓊靈仙子並冇有鬆口氣,畢竟陳飛宇的實力遠超同輩,待會兒真的動起手來,萬一陳飛宇相助白念真的話,又該如何是好?

白念真暗中皺眉,輕笑道:“先不說你們隻有兩個人,而我們是三個人,已經在人數上占優,單單是飛宇一個人,就足以輕鬆擊敗你們,你們又何必自取其辱?”

柏俊人和瓊靈仙子神色凝重,他倆很清楚,一旦陳飛宇動手,他們絕無搶到寶貝的可能!

“錯了,並不是三個人。”

突然,一個清冷的聲音從白念真身後響起:“我不會讓柏俊人和瓊靈仙子搶走包裹,更不可能讓魔教妖女搶走,用它來害更多的人!”

赫然是青蓮仙子!

柏俊人和瓊靈仙子先是驚訝,接著就是鬆了口氣,青蓮仙子竟突然倒戈,這對他們來說,是大大的一件好事,至少,能防止秘境機緣落入白念真這等魔教妖女手中。

白念真心中震驚不已,轉過身來,詫異地看著青蓮仙子:“你也要搶奪秘寶?”

“青蓮無意爭奪包裹裡的物品,但是……”青蓮仙子緩緩抽劍而出,堅定地道:“我絕不能讓秘寶落入魔教之手殘害眾生。”

“好!”柏俊人大聲讚賞:“不愧是青蓮仙子,果然深明大義,柏俊人佩服不已!”

白念真臉色陰沉了下來,道:“你當真要和我作對?”

青蓮仙子手中長劍發出“嗡嗡”的劍鳴聲,道:“隻要你放棄搶奪包裹,那我便不會與你為難。”

“那包裹裡麵的寶貝呢?”白念真嘲諷地道:“難道讓給柏俊人或者是瓊靈?”

青蓮仙子輕蹙秀眉,似乎也覺得這個問題很難解決,微微沉吟後,道:“大殿之中,以飛宇實力最高,包裹之中的寶物,自當由飛宇進行分配。”

柏俊人和瓊靈仙子臉色頓時一變,青蓮仙子此話看似公平,但不用想都能知道,讓陳飛宇進行分配,寶物肯定會被陳飛宇收入囊中。

白念真原本陰沉著的俏臉瞬間融化,點頭笑道:“也好,就讓飛宇來分配吧。”

既然對方三個正道人士都反對她得到寶物,那不如就將寶物留給陳飛宇,然後她再想辦法拉攏陳飛宇加入凶冥教,如此一來,寶物不還是凶冥教的?

想到這裡,白念真嘴角翹起一絲笑意。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伸出手,摸向了劍穗。

瞬間,“轟隆”一聲巨響,在陳飛宇的腦海中憑空炸響。

緊接著,腦海中便出現諸多從未見過的畫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