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蓮仙子越發驚訝,又上下打量了遍白念真,彷彿是第一天認識她。

“你……真的是真心想救陳飛宇?”

“難道在你眼中,魔教妖女連最基本的感恩圖報都不懂嗎?”白念真哼了一聲。

至於她心中有多少單純是感恩圖報的成分,那就隻有她自己知道了。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跟你一起去尋找機緣。”

青蓮仙子終究覺得營救陳飛宇最為重要,而且觀白念真神色也不似作假。

她從袖口中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一枚白色丹藥,遞到白念真身前:“這是我們清靜宗的療傷聖藥‘碧青丹’,對你的傷勢有好處。”

白念真伸手就接過丹藥放進了嘴裡,似乎一點都不擔心青蓮仙子給自己的是毒藥。

“碧青丹”入口即化,沿著白念真經脈遊至四肢百骸,身體說不出的舒服,身體又好了幾分。

她道一聲多謝,和青蓮仙子一同離開,加快速度向古建築群去了,希望能早點找到裡麵的機緣。

隻怕連她倆都想不到,竟然會有和對方聯手合作的一天。

卻說戰鬥現場,雍陰從天空中緩緩飄落於地麵,冰冷惡意的目光中竟帶著幾分讚賞:“能夠以‘凝神後期’的境界,和我戰到如此程度,不得不承認,雷法的確威力絕倫,而你陳飛宇也稱得上是千年難得一見的少年英才。”

他本身就活了上千年,所以“千年難見”的評語,從他嘴裡說出來自然力道十足。

“過獎了。”陳飛宇舉起龍淵劍指向雍陰,雙眸之中似乎蘊含著雷霆火焰,早已經蓄勢待發:“可惜比起你來,還是棋差一招,萬萬冇想到,你奪舍譚明知重生後,竟能瞞過陽舒真人的雙眼。”

“誰說瞞過他法眼了?”雍陰冷笑,眼中輕蔑一閃而逝。

“你這是什麼意思?”陳飛宇心中一跳,雖然早就覺得陽舒真人高深莫測,但聽到雍陰的話後,還是一陣驚訝。

莫非,陽舒真人已經看出來譚明知被雍陰奪舍?

那為什麼陽舒真人還主動為雍陰背書,認定譚明知冇有被奪舍?

那位天下人人尊崇的道門魁首究竟打的什麼主意?

雍陰似乎也察覺到自己說多了,冷笑道:“什麼意思對你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你很快就會死在我的劍下。”

話音剛落,雍陰再度出手,舉劍向天。

隻見從他手中長劍之上,散發出一道綠色光圈,彷彿是水中的漣漪,迅速向四周擴散開百米之遠。

風停、葉止。

天地之間,彷彿都有一瞬間的定格。

緊接著,風聲呼嘯,傳來淒厲的“嗚咽”聲,彷彿是魔鬼的哀嚎。

陳飛宇驚訝,他還是生平第一次看到這種招式。

不過他深知雍陰這種千年老怪物的可怕之處,心裡絕對不敢大意,下意識握緊了龍淵劍,戒備到了極點。

忽然,他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威脅感,彷彿下一刻就會被利劍穿心一樣,可身前數米之內又分明什麼都冇有。

作為高手的本能,陳飛宇下意識快速向後退去數米之遠。

“刺啦”一聲,陳飛宇的胸前衣襟被莫名其妙劃破。

陳飛宇心頭一驚,但瞬間就想明白了其中緣由。

赫然是有道無影無形的利刃攻擊了自己。

如果不是自己及時避開的話,隻怕真的會落個心臟被穿心的下場。

“好詭異的招式。”

陳飛宇驚訝,心中也越發忌憚,立即施展出真元,加固周身的護體罡氣。

“千年之前,不少成名強者曾死於我這一招‘無影劍’之下,冇想到今日竟然被一個小小的‘凝神期’螻蟻躲開,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不過,你能躲開一道,能躲開十道、百道、千道嗎?”

雍陰笑聲輕蔑,話語更是輕蔑。

無聲無影,是為“無影劍”。

正因為無影,所以才防不勝防!

陳飛宇心中威脅之感陡然大起,瞬間揮舞起龍淵劍,淩厲的劍芒將周身圍繞的水泄不通。

隻聽虛空之中不斷傳來“乒乒乓乓”的兵刃交擊之聲。

赫然是龍淵劍將襲來的“無影劍”全部擋了下來。

可是陳飛宇的實力畢竟遠遜於雍陰,哪怕有了龍淵劍和雷法的加持,依然不足以彌補這麼巨大的差距。

每每擋下一道“無影劍”,陳飛宇都能從龍淵劍上感到一股反震之力。

冇過多久,陳飛宇手臂開始發麻,虎口流出血來。

眼見雍陰嘴角帶著冷冽的笑意繼續催動“無影劍”,陳飛宇心中越發焦急。

所謂久守必失,再這樣單純防守下去,隻怕用不了多久,他的防禦就會被突破,到時候迎接他的就是死路一條。

“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陳飛宇一聲大喝,引動天地雷霆之力!

“轟隆”一聲炸響。

數道雷霆從天而降,劈在陳飛宇周身三米之內。

在雷霆之威的衝擊下,周遭“無影劍”頓時潰散,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為陳飛宇取到了難得的反攻之機!

當即,陳飛宇猛然揮動龍淵劍,凝聚出巨大的雷霆紫色劍芒,足有十幾米長,向著雍陰當頭斬下。

氣勢恢宏,一往無前!

雍陰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但隨即便被輕蔑之色代替。

麵對威勢驚人的雷霆劍芒,他雙腳微微點地,猶如移形換影一般,眨眼出現在身後十米開外,躲過了雷霆劍芒。

下一刻,巨大的劍芒斬在地麵上,發出“轟隆”巨響,地表開裂,激盪起漫天煙塵。

“困獸猶鬥,我可以理解為是你臨死前最後的掙紮。”

雍陰嘲弄的聲音傳來,在他上方半空之中再度凝聚出成百上千道劍氣。

密密麻麻,場麵驚人,紛紛向陳飛宇傾瀉而下。

“故技重施,又豈能傷我?”

陳飛宇一聲輕喝,再度揮動龍淵劍,在雷法的加持下,巨大的雷霆紫色劍芒將前方襲來的第一波劍氣儘數擋下。

不等陳飛宇繼續揮動劍芒,突然,心中陡然警覺,從身後傳來致命的威脅感。

赫然是雍陰凝聚劍芒的時候,同時還發動了“無影劍”,從陳飛宇的身後襲來。

前後夾擊。

危在旦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