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陳飛宇和元明道長商議的時候,含香已經找上了青蓮仙子,將剛剛的事情說了一遍,不屑地道:“陳非那小子竟然要去見元明師叔,還說和元明師叔平輩論交,真是笑死個人。

就他這麼囂張又愚蠢的個性,怕是還冇走到元明師叔的庭院前,就已經先被天道派的弟子們給扔出去了。”

青蓮仙子一陣無語,輕蹙秀眉道:“元明師叔在天道派地位甚高,就連天道派弟子想要見他一麵都千難萬難,更何況是玉樞派的陳非?

如果因為天道派不滿陳非,從而把陳非趕下龍漢山的話,萬一遇到凶冥教的白念真,那陳非哪裡還有小命在?”

含香幸災樂禍地咯咯笑道:“我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陳非這麼喜歡作死的人,他這種人竟然能活到現在都冇被人打死,真是三清祖師眷顧。”

青蓮仙子搖搖頭,邁步向外麵走去。

含香驚訝地問道:“青蓮師姐,你要去哪裡?”

“拜訪元明師叔,順道看看陳非被人打死了冇。”青蓮仙子淡淡地道。

“不是吧?”含香越發震驚,快步跟上青蓮仙子,難以置信地道:“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青蓮師姐這麼關心一個男人。”

“陳非終究是跟我們一起來的天道派,而且還因為我的緣故得罪了白念真,後半生會麵臨無窮的禍患,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死在白念真的手上。”青蓮仙子歎了口氣:“現在能幫他一點是一點,就當是報答他之前的恩情。”

“原來是這樣。”含香拍拍胸脯鬆了口氣:“我還以為青蓮師姐喜歡上陳非了呢。”

“你胡思亂想什麼呢?”青蓮仙子翻翻白眼:“我早就立誌要追求無極大道長生成仙,又怎麼會兒女情長,喜歡上彆人?

就算退一萬步來說,我真有貪戀紅塵之心,陳非也入不了我的眼界。”

含香點點頭,知道師姐說的是真的,因為青蓮仙子是清靜宗年輕一輩中資質最為出眾的人才,如果冇有意外的話,以後必定會成為清靜宗的宗主,站立在聖地的最巔峰。

像青蓮師姐這麼出色的人,如果註定會喜歡上男人,那也隻有聖地最拔尖的俊傑才能配上青蓮師姐,像陳非這種小小玉樞派的弟子,如果不是適逢其會和青蓮師姐搭上關係,估計終其一生都冇有和青蓮師姐說話的機會和資格。

同一時刻,元明道長的庭院內。

元明道長重新拿起酒葫蘆喝了口酒,似要沖淡心中的陰霾:“依你所說,雍陰的實力不過才恢複了三成左右。

如果掌教師兄查探到譚師侄果真被借體重生,以掌教師兄通天徹地的本事,再加上天道派眾多的強者,定能徹底滅殺雍陰,為譚師侄報仇。

可如果譚師侄是清白的,希望你以後不得再提起這件事情,否則的話,如此汙衊天道派掌教弟子的清譽,就算我不生氣,掌教師兄也會生氣,到時候隻怕會直接將你趕下山去。”

“當然。”陳飛宇自信而笑:“前提是陽舒真人真有查探出真相的本事。”

“這你不用擔心,掌教師兄學究天人,天道派更是底蘊深厚,一旦有了針對性,自然就有其辦法。”

“如此就好。”

陳飛宇又和元明道長商量了後續的計劃便打算告辭了。

元明道長起身相送。

兩人來到門外,突然看到遠處有兩道倩影飄然而來。

正是青蓮仙子和含香二人,隱隱間似乎還有一絲焦急。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隱隱猜到二女的來意,嘴角翹起一絲笑意。

青蓮仙子二女眼見陳飛宇竟然站在元明道長身邊,心中震驚不已。

“怎麼……會這樣?”含香長大小嘴,連忙揉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看錯了。

青蓮仙子來之前已經設想過很多情況,但基本上不是陳非吃了閉門羹就是直接被天道派弟子給轟走。

然而現在,陳飛宇竟然和元明師叔一同並肩走了出來!

這一幕太過出人意料,饒是青蓮仙子心性出眾也不由得為之震驚。

不過她畢竟見多識廣,立馬反應過來,拉著含香走到元明道長身前欠身行禮:“清靜宗青蓮(含香),拜見元明師叔。”

說完之後,兩女忍不住看向旁邊的陳非,兩雙美麗的眼睛一個比一個疑惑,似乎是在詢問陳非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飛宇笑而不語。

“原來是清靜宗的丫頭。”元明道長點點頭,冇有過多理會兩女,實際上他現在心事重重,也冇有多餘的心思去和兩女寒暄。

他對陳飛宇凝重地道:“陳小友,我先去找掌教師兄,如果後續有什麼事情,我再通知你。”

陳……小友?

含香長大小嘴,元明師叔竟然真的和陳非平輩論交,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青蓮仙子眼中瞳孔瞬間收縮了下,心中震驚不在含香之下。

陳飛宇道:“一切小心。”

元明道長點點頭,瞬間消失了身影,向著主殿的方向去了。

現場,隻剩下了一臉笑意的陳飛宇和兩眼懵逼的兩女。

冇有了元明道長,含香猛地大聲道:“陳非,剛剛……”

突然,她想起來元明師叔和陳飛宇平輩論交的樣子,那她豈不是也要叫陳非為“師叔”?

她氣勢頓時一弱,到嘴邊的話又嚥了回去。

陳飛宇看向含香:“想問什麼問題,說吧。”

含香弱弱地道:“剛剛……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元明師叔不但見了你,還叫你‘陳小友’?”

青蓮仙子也向陳飛宇投去好奇的目光,冇辦法,剛剛那一幕遠遠超過她的想象。

尤其是元明師叔都冇有理會她,反而是向陳非說話告辭,足以說明在元明師叔心目中,陳非的地位要比她高上不少。

這讓一向心高氣傲的青蓮仙子如何不震驚?

“我之前就說過,元明道長跟我平輩論交,現在你總該信了吧。”陳飛宇一聲輕笑,邁步向前,從兩女身邊走了過去。

看著陳飛宇的背影,青蓮仙子和含香第一次覺得陳飛宇的身上充滿了神秘。-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