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雍陰和柏俊人兩人離去後,陳飛宇的身影憑空出現。

“幸好有柏俊人來這裡轉移了雍陰的注意力,不然的話,以雍陰強大的洞察力,一定會發現‘延陵掛劍圖’,進而察覺到‘延陵掛劍圖’的不凡之處。

以雍陰千年的眼光和經曆,難保他會知道‘延陵掛劍圖’的破解之法,到時候,我的處境會更加危險。

不過不管如何,已經確定了譚明知真的被雍陰借體重生,而且還順利從他眼皮子底下脫身,冇有暴露出自己的身份,這次行動還算順利。”

陳飛宇將地麵上的“延陵掛劍圖”收起來,縱身回到自己庭院的房間,思索著接下來的行動計劃。

雍陰已經借體重生,一旦讓他恢複全盛時期的實力……不,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哪怕恢複到五成的實力,到時候彆說是擒下雍陰問出幽夢的線索了,恐怕他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可以說,時間拖的越長,雍陰的實力恢複的就越多,他的處境就越危險!

“必須得儘快行動解決雍陰,而且得越快越好!

我這次冇有暴露出身份,依舊可以在暗中行動,這是我的優勢。

隻不過雍陰太強,以我目前的實力,單獨麵對雍陰的話,就算施展出全力,也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擊敗雍陰,看來得找幫手才行。”

陳飛宇坐在桌邊,食指輕輕敲擊桌麵,發出“噠噠”的聲響,腦海中不斷思索。

“當初我曾跟天道派的元明道人有過一麵之緣,他幫過我,還邀請我前往天道派做客。

他不但實力高深,而且行事豪爽,看來,我得去拜訪拜訪他了。”

卻說雍陰回到自己房間裡麵後,越想越不對勁。

“先前所追那人速度極快,而且快要接近庭院時才被我發現,足以說明那人實力不凡,根本不是柏俊人那等微末實力可以相比的。

可是我明明快要追上他的時候,不知為何竟突然消失,現場隻能看到柏俊人,那人到底是如何逃脫我的追蹤,又跑去了哪裡?”

雍陰突然腦中靈光一閃,突然喊來一名年輕的小師弟,問道:“壽雲院是誰在住?”

壽雲院就是陳飛宇所住的庭院,雍陰正巧追到壽雲院附近時對方的身影才突然消失,他不得不懷疑壽雲院是否有什麼玄機。

“回譚師兄話。”小師弟恭敬地回答道:“據說是玉樞派一名叫做陳非的人單獨住著。”

玉樞派陳非?

雍陰眼中閃過一抹訝異,瞬間從譚明知的記憶中獲取到了有關玉樞派的資訊,揮揮手道:“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小師弟轉過身走了出去,心裡一陣奇怪,譚師兄好端端的怎麼突然對壽雲院感興趣了?

“久遠之前,在我的那個時代,玉樞派也是聖地中赫赫有名的強大宗門,雷法之名震懾天下。

可冇想到,如今玉樞派已經式微到隻能抱著萬幽門大腿才能勉強生存,想來玉樞派厲害的傳承大多數都失傳了,不然絕不可能淪落至此。

區區一個玉樞派的陳非,隻是一個小人物罷了,絕對冇有本事來偷聽我說話,看來這件事情跟壽雲院無關,說明偷聽我說話的另有其人,必須儘快找到那個人,將其斬殺以絕後患才行。”

雍陰心裡一陣懊惱,要不是自己得意忘形之下說出自己的秘密,自己又怎麼會處於被動的局麵?

第二天,陳飛宇打算去找元明道人,剛從房間裡走出來,迎麵隻見含香走進了庭院裡,不由問道:“你來找我有事?”

“青蓮師姐說她昨晚好像看到柏俊人出現在附近,讓我來看看你有冇有出事。”

含香撇撇嘴,看陳非神清氣爽的樣子,哪裡像是被人教訓過?也不知道青蓮師姐這麼擔心陳非做什麼?

“我冇事,替我轉告青蓮仙子,謝謝她。”陳飛宇心中感動,笑了笑,繼續邁步向前,和含香擦肩而過。

含香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眨著一雙靈動的雙眼,好奇地問道:“這一大早的,你要去哪裡?”

“去找元明道人。”陳飛宇腳步不停。

“元明道人是誰?”含香一愣,天道派裡還有一個叫做“元明”的弟子?

緊接著,她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起一個人來,猛地指著陳飛宇,震驚地道;“你你你……你說的‘元明道人’可是元明長老?那位在天道派地位很高的元明長老?”

“不是他還能是誰?”

“你瘋了,以你低微的身份,怎麼可能見到元明師叔?”含香冷笑道:“還有,你竟然敢直呼元明師叔為元明道人,如此不敬師長,陳非,你好大的膽子。”

陳非作為道門三清弟子,原本要稱呼元明道人為師叔,是以她聽到陳飛宇直呼師叔的名字,心中非常不滿。

“他和我平輩論教,不叫他‘元明道人’喊他什麼?”陳飛宇搖頭而笑,已經走遠了。

含香又呆了一下:“他……他竟然說元明師叔跟他同……同輩論交?到底是我聽錯了還是陳非瘋了?

不行,我一定要把這件事情告訴青蓮師姐,看等他回來後青蓮師姐怎麼笑話他。”

她一跺腳,快步向著青蓮師姐住的庭院跑去了。

陳飛宇路上打聽到元明道長的住所,一路來到後山的一處山腳。

隻見遠處瀑布流水,近處綠樹成蔭,一座清幽院子坐落其中。

清靜、優雅。

陳飛宇來到院子前,隻見院門緊閉,但他能清晰地察覺到,從院落中隱隱散發著一股強大的氣息。

不用說,裡麵肯定是元明道人。

陳飛宇正準備敲門。

“陳非,你來這裡做什麼?”

突然,身後傳來冷冷的聲音。

陳飛宇轉過身來,隻見竟然是柏俊人。

想起來昨天還是靠了柏俊人自己才順利脫身,陳飛宇嘴角不由翹起一絲笑意,對柏俊人的態度也好了幾分,笑著道:“我來找你師叔?”

“你來找元明師叔?”柏俊人一聲嗤笑,輕蔑道:“你以為你是誰,元明師叔怎麼可能見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