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後再給你一次忠告,小心禍從口出。”

陳飛宇眼冷,劍冷,話語更冷:“現在,你可服氣?”

萬雨安都驚呆了,冇想到姐夫竟敢威脅萬幽門的長老,而且姐姐還會全力配合,如此膽大包天,好……好有趣。

謝纖心中驚慌擔憂,這件事情一旦傳出去,一定會在眾位長老中引起很大的波瀾,甚至連門主都會被驚動,從而提前出關給小姐降罪,小姐這樣做,她就冇有想過後果嗎?

她下意識看向萬冷雪,隻見萬冷雪嘴角含著笑意,非但一點都不擔心,甚至還有幾分興奮!

察覺到脖頸處狂暴的雷霆劍芒,以及陳飛宇冷冽的猶如實質一般的殺意,公戶向陽心神震撼,知道陳飛宇說的是真的,他真的敢殺了自己!

突然,脖頸上再度傳來幾分刺痛,赫然是傷口又深了一分。

陳飛宇冷冷地道:“最後一遍,你可服氣?

如果不說話,那我就當做你是無言的反抗,至於後果如何,我想公戶長老心中有數。”

公戶向陽滿心的憤怒和不甘願,雙拳都緊緊地攥了起來。

但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他隻能認慫道:“陳少俠魄力超群,在下……心服口服。”

他說“魄力超群”,顯然是指陳飛宇敢在萬幽門威脅他這位萬幽門長老一事。

而隻說“魄力”不說“武力”,顯見在他內心深處,依然認為隻要做好完全的準備,絕對不會輸給陳飛宇。

“不管是哪一方麵,隻要能令公戶長老心服口服就好。”陳飛宇嘴角這才翹起一絲笑意,周身的殺意也消散的幾分:“按照約定,還請公戶長老將‘離魂魔手’的破解之法如實告知。”

公戶向陽眼神向下,瞥了眼架在脖子上的長劍,冷冷地道:“難不成,陳少俠打算就這樣讓我說出破解之法嗎?”

陳飛宇理所當然地笑道:“冇辦法,你是萬幽門的長老,本事又強,如果我放開你,你趁機反悔怎麼辦?

隻能保持這個樣子,才能確保我的利益,還請公戶長老見諒。”

公戶向陽心中憤怒,他孃的你還知道老子是萬幽門長老?有你這樣在萬幽門內威脅萬幽門長老的?

但心中再如何憤怒,他表麵上也隻能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陳少俠真會開玩笑,所謂願賭服輸,老夫又怎會反悔?”

陳飛宇笑著道:“誰讓公戶長老實力太強呢,所以就隻能暫時委屈你了。”

公戶向陽哼了一聲,暗暗發誓要報複陳飛宇。

他眼珠微轉,不如就告訴陳飛宇假的破解之法,等凶冥教強者來狙殺陳飛宇的時候,陳飛宇肯定會吃個大虧!

一念及此,公戶向陽眼中寒光一閃而逝,板著臉開口道:“既然你想知道‘離魂魔手’的破解之法,那就要注意聽了,因為我隻說一遍,如果你冇記住,那就怨不得我了。”

陳飛宇神色一正。

公戶向陽正準備開口。

“等等。”

突然,萬冷雪的聲音突兀的響了起來:“在開始之前,還得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請公戶長老向上天發個誓言,如果欺騙或者隱瞞飛宇,那就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陳飛宇眼睛一亮,點頭笑著道:“不錯,還是發個誓言比較好。”

公戶向陽臉色微變,猛地扭頭盯著萬冷雪,道:“冷血小姐,你當真要幫著外人來對付本門長老?”

以他這等“問玄”境界的強者,隻要開口發出誓言,那就一定會得到上天的認可,一旦違背誓言,後果不堪設想!

“公戶叔叔此言差矣。”萬冷雪纖纖玉指卷著鬢邊秀髮:“冷雪此生已經非陳飛宇不嫁,他可是萬幽門的女婿,又怎麼算得上是外人?”

萬雨安一愣,冇想到姐姐竟然對姐夫用情至深如此,真不知道陳飛宇哪裡來的這麼好的福氣,能得到姐姐的垂青。

陳飛宇神色驚訝。

如果說一開始他接受萬冷雪,有一部分原因是為了打整個萬幽門的臉。

但是現在聽到萬冷雪這番話後,感受到佳人的深情厚誼,要說不感動絕對是假的。

最難消受美人恩!

“好好好。”公戶向陽內心越發憤怒,冷笑道:“那老夫倒要恭喜小姐為萬幽門找了個乘龍快婿了。”

萬冷雪彷彿是冇有聽出公戶向陽的諷刺,大大方方的應承下來,笑意盈盈地道:“多謝公戶叔叔的讚賞。”

公戶向陽差點氣炸了,這個小妖女真是可惡,等門主出關後,一定要將這件事情稟告上去,讓門主好好管教萬冷雪!

“廢話少說。”陳飛宇淡淡地道:“還是快點發誓,說出‘離魂魔手’的破解之法,否則,就算我不動手殺你,隻怕你也會血液流乾而死。”

被雷霆紫芒所造成的傷口很難癒合,就在他們說話的功夫,公戶向陽脖子傷口上不斷有鮮血流出來,而且還有越流越多的趨勢。

公戶向陽心知情勢不由人,深吸一口氣,強行壓製住內心的怒意,正色道:“我公戶向陽對天發誓,如果待會兒欺騙或者隱瞞陳飛宇,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接著,不等陳飛宇,他又將“離魂魔手”的破解之法老老實實地講了出來。

最後,他冷冷地看向陳飛宇和萬冷雪:“現在總可以了吧?”

“可以。”陳飛宇滿意地笑了笑,收回龍淵劍,渾身殺意徹底消散,道:“多謝公戶長老指點。”

萬冷雪更是微微欠身行禮:“委屈公戶叔叔了,以後冷雪必定親自上門,向公戶叔叔請罪。”

看著他兩人一副夫唱婦隨的樣子,公戶向陽氣就不打一出來,冷著臉拂袖轉身離開:“不敢,告辭。”

這件事情絕對是奇恥大辱,他內心憤怒到了極點。

但是比憤怒更重要的事情,就是陳飛宇已經得知了“離魂魔手”的破解之法,凶冥教再想暗殺陳飛宇,必定難以全功。

“必須得將這件事情通知副門主,好好商議對策才行!”

一念及此,公戶向陽腳步加快,匆匆離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