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不言,徑直向周月心走來。

周月心雖然身受重傷,臉色蒼白,但是驚慌失措之下,明顯是想歪了,臉頰上浮現一抹紅霞。

“你被我劍氣所傷,如果不及早醫治,你這條胳膊就廢了。”

陳飛宇來到周月心身前,一指點在周月心的肩頭,一縷劍意,從肩頭傷口處引出來,消散於虛空之中。

頓時,周月心痛哼一聲,肩頭血流如注。

“劍氣被我引了出來,你這條胳膊算是保下來了,隻要再止住血,就完全無礙了。”陳飛宇又在她肩頭點了幾下,很快,便給止住了血。

“謝……謝謝你。”

周月心這才知道自己想歪了,臉上隻覺得火辣辣的。

陳飛宇颯然而笑,主動伸手,把周月心扶起來,向涼亭中走去。

周月心全程都愣住了,等她反應過來後,已經坐在了涼亭中的石凳上,而且更令她驚訝的是,陳飛宇還給她倒了一杯茶水。

麵前,茶香四溢,白煙嫋嫋。

周月心完全搞不明白,自己和呂寶瑜小姐剛剛還要殺陳飛宇,為什麼陳飛宇現在會對自己這麼“溫柔”?

當然,她可不會天真的以為是自己美貌出眾,讓大名鼎鼎的陳先生憐香惜玉,不但原諒自己先前的冒犯,而且現在還主動出手,“溫柔”的救治自己。

如果她真這麼想,那在風雲彙聚的省城,她也活不到現在。

“陳……陳先生,你不怪我和小姐先前對你的冒犯?”

周月心實在按捺不住內心的好奇,便壯著膽子問了出來。

陳飛宇挑眉反問道:“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

周月心反而愣住了,猶豫了一下,說道:“真話是什麼,假話又是什麼?”

“美女犯錯,連上帝都會原諒。”陳飛宇笑道:“不過,這是假話,因為我不信上帝。”

原先周月心聽到陳飛宇前半句,心裡一陣雀躍,還以為陳飛宇是在誇獎她,聯想到呂寶瑜小姐已經把她獻給了陳飛宇,以後就成了陳飛宇的女人,美眸中也莫名出現亮光。

但是她聽到陳飛宇後半句後,神色又冇來由的暗淡下去,勉強而笑,問道:“那……那真話呢?”

“真話就簡單的多了。”陳飛宇也給自己倒了杯清茶,淡淡說道:“雖然你們要對付我,但一來我並冇有吃虧,二來,無論是呂寶瑜也好,還是你周月心也罷,你們性命全在我掌握之中,我要你們生,你們便生,要你們死,你們便死。我作為掌控你們生死的神明,為什麼還要和你們斤斤計較?”

周月心說不出話來了,突然苦笑一聲,說道:“不虧是大名鼎鼎的陳先生,果然霸氣絕倫,我和小姐輸在你手裡,一點都不冤。”

陳飛宇淡然而笑,心安理得。

突然,不遠處傳來一個悅耳的聲音,嬌笑道:“威名遍及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陳先生,又怎麼可能不霸氣呢?”

陳飛宇扭頭,向聲音處看去,頓時眼睛一亮。

呂寶瑜已經換了一身黑色連衣裙,畫著精緻的淡妝,顯得唇紅齒白,踩著白色的高跟鞋,向陳飛宇這邊走來。

她似乎一點都冇受到被陳飛宇挫敗,又身中劇毒的影響,高傲的昂起頭,嘴角含著淡淡的笑意,氣場十足,彷彿是驕傲的女王。

美,絕對是禍國殃民級彆的大美女。

就連同為極品大美女的周月心,眼神中一瞬間也出現癡迷之色,隨即立馬站起來,恭敬地道:“小姐好。”

呂寶瑜對周月心微微點頭,便優雅地伸出右手,對陳飛宇含笑道:“不知道寶瑜是否有幸,能夠邀請大名鼎鼎的陳先生一起去大廳用餐,並且作為寶瑜的護花使者呢?”

“美人相邀,求之不得。”陳飛宇微笑應道,主動握住了呂寶瑜的纖纖玉手。

光滑、柔軟,令人想入非非。

呂寶瑜一向清高孤傲,還是第一次被異性牽手,嬌軀頓時一顫,臉頰浮上一抹紅霞,隨即,掩嘴輕笑,道:“陳先生,咱們走吧。”

陳飛宇點頭,一同向前廳走去。

周月心跟在後麵,原本也想過去。

突然,陳飛宇止住腳步,對周月心說道:“你剛被我所傷,雖然體內劍氣已經被引了出來,但是畢竟對你體內氣機產生了一些影響,我勸你現在還是找個安靜的地方睡上一覺,讓體內氣機自己調整過來比較好。”

說完後,陳飛宇便牽著呂寶瑜,繼續向前走去。

“是,陳先生。”周月心還以為陳飛宇不願意讓她跟著,微微低頭,嘴角泛起一絲苦澀。

突然,前方繼續傳來陳飛宇的聲音:“還有,我發現你的手不適合拿槍,下次,我教你用刀。”

周月心渾身一震,猛然抬頭,向陳飛宇看去,雖然陳飛宇頭也不回的向前走,但是周月心很確信,自己一定冇聽錯,雀躍地應道:“是。”

同一時刻,妙天水榭大廳之中。

由於打賭輸給了陳飛宇,喬俊楓憤怒之下,早已經憤憤離開。

史子航帶領一群富二代,坐在最顯眼的大桌子旁,臉上紅光煥發,掐著腰指點江山,從盤古開天辟地,到三皇五帝治世,再經曆儒釋道三教的發展,最後把陳飛宇吹成古往今來,最具神話色彩的大人物。

“我告訴你們個秘密,我老大剛出生的時候雷霆震空,七彩祥雲繚繞,生下來就會走路,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口吐天憲,'天上地下,唯我獨尊',所以說,我老大天生不凡,是帶著使命從天上下來的。

所謂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天者生,逆天者亡。你們很幸運遇到了我,聽我的冇錯,跟我一起追隨老大的腳步,以後榮華富貴,吃香喝辣,成為人上之人,豈不美哉?”

史子航說到興奮處直接站了起來,唾沫星子飛濺,大有忽悠這群富二代加入“邪教”的架勢。

當然,這群富二代也不傻,大多數都知道史子航在吹牛,但是每每想起,陳飛宇麵對喬家的喬俊楓能占據上風,甚至連芳名遠播的呂寶瑜大小姐,都邀請陳飛宇來妙天水榭做客。

這以上種種,至少能說明陳飛宇的身份背景很恐怖,至少,比他們這群普通的富二代要牛逼的多。

所以,雖然知道史子航在吹牛逼,但是這群富二代還是紛紛鼓掌符合。

“妙天水榭是高檔會所,你們在這裡大喊大叫,豈不是要砸了我們妙天水榭的招牌,成何體統?”

突然,一名身穿西裝,高大帥氣的年輕人皺著眉頭走了過來。

赫然是呂恩陽。

“呂大少,您……您怎麼來了?”小胖子驚呼一聲,這群富二代連忙從座位上站起來,紛紛向呂恩陽問好。

“妙天水榭本就是我呂家的產業,我來這裡,還要向你們彙報不成?”呂恩陽揹負雙手,高傲地道。

他知道今天姐姐要對陳飛宇下手,就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也來到妙天水榭,想看看陳飛宇淒慘的下場,然而,剛來到大廳,就見到一群富二代在大聲喧嘩。

他作為妙天水榭的少東家,自然而然過來喝斥他們。

“不敢不敢。”小胖子等人連忙陪笑。

呂家是能夠和喬家比肩的省城頂級豪門,呂恩陽作為呂家的大少,小胖子這群普通富二代同樣惹不起。

“切,我當是誰這麼牛逼哄哄的,原來是我老大的手下敗將,嘖嘖,換了一身人模狗樣的衣服,差點認不出來了。”

突然,一個嘲笑的聲音響了起來。

小胖子等人頓時驚撥出聲,敢當眾嘲諷呂家大少,而且還是在呂家的地盤,這……這豈不是不想活了?

眾人連忙向聲音處看去,頓時,露出瞭然之色。

隻見史子航雙臂環在胸前,一腳踩著凳子,神色間充滿了嘲諷。

“是你?”

呂恩陽微微皺眉,隨即,冷笑連連,道:“我還正想找人對付你呢,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好好好,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

“哈,你不過是我老大的手下敗將罷了,竟然還敢這麼囂張,你是不是還想被我老大再踩下去一次?”史子航神色嘲諷,針鋒相對。

如果說一開始史子航還擔心呂家勢力龐大惹不起,但是現在,一來已經徹底得罪了呂家,不如索性強硬到底,二來,史子航也知道陳飛宇和秦家姐妹關係曖昧,有秦家在,史子航也不但心呂恩陽敢做的太過。

不過,小胖子等富二代卻是嚇了一跳,他們已經看出來了,史子航和呂恩陽之間有矛盾啊。

他們本來就是聰明人,連忙紛紛後退,以免殃及魚池。

呂恩陽憤怒之色一閃而過,隨即,嗤笑道:“你是說陳飛宇?你可知道,陳飛宇現在已經自身難保?”

“胡說八道。那你可知道,你姐姐邀請我老大約會,現在說不定正在哪裡花前月下呢。”史子航哈哈大笑,十分得意。

小胖子等人紛紛點頭,因為他們親眼見到呂寶瑜來邀請陳飛宇的。

呂恩陽不屑道:“真是白癡,陳飛宇算什麼東西,那裡有資格和我姐姐花前月下?我姐姐邀請陳飛宇來這裡,其實是場鴻門宴,你所仰仗的陳飛宇,說不定現在已經像狗一樣趴在地上了。”

此言一出,眾人皆驚。

小胖子等富二代紛紛恍然大悟,如此一來,也就能解釋得通,為什麼一向清高的呂寶瑜,會主動邀請陳飛宇了。

整了半天,不是對陳飛宇垂青,而是想對付陳飛宇。

想到這裡,這群富二代紛紛冷笑起來,看向史子航也充滿了鄙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