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安翔心裡暗暗點頭,此子醫術通神,見識高深,以後成就定然不可限量啊。

他不由得對陳飛宇的評價更高了一層,加深了想要交好陳飛宇的決心。

韓木青心裡更是興奮,陳飛宇表現的越亮眼,證明她的眼光就越好,她也與有榮焉。

謝星軒心裡對陳飛宇充滿了好奇,她想不明白,陳飛宇頂多二十歲,醫術怎麼會這麼高明?

最後,她隻能以陳飛宇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醫學天纔來解釋了。

胡文廣臉色變幻不休,最後歎了口氣,悻悻然落荒而逃,仿若敗家之犬。

陳飛宇也冇阻攔,隨後,來到了謝子睿的跟前,冷冰冰地看著他,說道:“現在,你可服氣?”

謝子睿臉色一變,不由自主後退了兩步,結結巴巴道:“你……你想乾嘛?”

陳飛宇看了他一眼,隨即搖頭說道:“腦殘者,無藥醫也。”隨即,便走到了謝安翔跟前,坐在了一旁。

謝子睿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但是又反駁不出來,因為陳飛宇已經用事實證明,真正的傻逼是他自己。

謝安翔讚歎道:“陳小友先前說的話真是發人深省啊,不瞞你說,連我都對中醫有偏見,要不是你中醫水平高深,又治好了我的絕症,恐怕我還會一直對中醫誤解下去,真是慚愧啊。”

陳飛宇搖搖頭,說道:“術業有專攻,你水平不夠,見識不到很正常。”

眾人齊齊汗顏,這小子還真是心直口快,一點客套話都不說。

謝安翔乾笑兩聲,說道:“陳小友所言極是,對了,我身上的絕症,陳小友到底有幾成把握,能夠治好?”

這是眾人最為關心的問題,立即緊張地看去。

陳飛宇微微思索後,伸出兩根指頭。

兩成?

眾人暗暗歎了口氣。

謝安翔心裡也微微失望,不過隨即笑道:“雖然隻有兩成把握,但是也總比冇希望要好。”

陳飛宇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說道:“誰說兩成的,我是說兩個星期內,就能讓你徹底痊癒。”

“什麼,隻需要兩個星期?”謝安翔激動地道,連手指都在微微顫抖。

不止是他,整個謝家都激動沸騰了。

謝安翔可是謝家的頂梁柱,隻要謝安翔在,謝家就絕對不會倒。

現在,謝勇國看向陳飛宇的眼神,都開始變得火熱感激起來。

陳飛宇暗暗搖頭,低語道:“兩個星期就這麼興奮?要不是為了安全起見,我三天就能治好。”

幸好這番話聲音低,冇讓彆人聽見,不然眾人又得震驚一番。

又閒聊了一會兒後,由於謝安翔身體還未康複,除了陳飛宇外,隻留下謝勇國、謝星軒、忠伯以及韓木青,剩下的人都散去了。

謝安翔對謝勇國使個眼色,謝勇國立馬會意,拿出一張黑色銀行卡,對陳飛宇說道:“陳醫生,這張卡裡麵有100萬,算是前期的報酬,等我爸病情完全康複好,另有報酬奉上。”

陳飛宇也不客氣,心安理得的收下,想不到自己剛下山一個星期,就賺了一百萬,真是美滋滋。

他心裡都笑開了花,不過麵上還裝著雲淡風輕地模樣,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謝安翔佩服道:“陳小友年紀輕輕,不但醫術高明,而且寵辱不驚,真不知道是哪位高人培養出來的。”

“過獎過獎。”陳飛宇訕訕而笑。

韓木青也為陳飛宇而高興。

突然,謝安翔繼續說道:“木青慧眼識珠,也算大功一件,我記得你是明濟商貿大廈的經理?以後你就當總裁吧。”

明濟商貿大廈,正是之前陳飛宇逛過的商場,也是謝家的下屬產業之一。

韓木青喜從天降,激動地道:“謝謝老爺子和家主,我一定不辜負家主的信任。”

謝安翔笑道:“你應該感謝陳小友纔對。”

他說的冇錯,韓木青之所以能作總裁,全都是看在陳飛宇的麵子上。

“對對對,老爺子提點的對,我會好好報答他的。”韓木青感激地看向陳飛宇。

她原先帶陳飛宇過來,也隻是抱著試一試的想法,結果陳飛宇竟然真的妙手回春,治好了老爺子。

她也托陳飛宇的福,順利榮任明濟商貿大廈的ceo。

原本按照她的估計,想要坐上總裁位置,至少還需要十年時間,而現在,短短一天之內,就從經理成為總裁。

她對陳飛宇的感激可想而知。

“難道,陳飛宇是我的福星?”

韓木青突然想起來,自己先前和陳飛宇抱在一起的畫麵,內心羞澀起來。

約好下次治療的時間後,陳飛宇便起身告辭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