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冷雪畢竟非同常人,在短暫的黯然神傷後,她很快就恢複了平時的冷靜。

盈盈妙目打量著陳飛宇,她抿嘴笑道:“你放心就是了,凶冥教的麻煩,萬幽門還不放在眼裡。

倒是你,怎麼會改名‘陳非’,還跑去玉樞派學習雷法?”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陳飛宇鬆了口氣,道:“由於一些特殊的機緣,所以需要去玉樞派一趟。

不過我發現,除了我之外,竟然還有人對玉樞派有濃厚的興趣。”

“既然說來話長,那就慢慢說。”萬冷雪嘴角翹起笑意,她對玉樞派冇興趣,但是她對陳飛宇有興趣,隻要是陳飛宇說的,她都有興趣知道。

她拍拍玉手,發出清脆的聲響,喊來下人收拾後院。

一名黑衣中年男子進來後,看到弘尤公子和晦明長老的屍體頓時嚇了一大跳,萬萬冇想到凶冥教的兩大貴客竟然會死在這裡,難道人是小姐殺的?

可是以小姐的實力,又怎麼可能殺得了晦明長老?

看著黑衣男子愣在原地震驚失措的樣子,萬冷雪淡淡地道:“把他們的屍體送回給凶冥教。”

黑衣男子一個激靈,頓時清醒了過來,結結巴巴地道:“小……小姐……可……可是……”

萬冷雪也知道此舉就是徹底得罪死了凶冥教,也難怪下人會如此震驚。

可是再如何震驚,此事也已經成為了定局,也正因為和凶冥教交惡已成定局,所以不如直接將屍體送還凶冥教,來一個下馬威,也好一漲萬幽門的聲勢。

當即,萬冷雪揮揮手,冷冷地道:“冇什麼可是的,你就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是了。”

黑衣男子苦笑了兩聲,應了一聲“是”,將弘尤公子和晦明長老的屍體抱起來,就準備退出去。

突然,隻聽旁邊一個孤傲的少年道:“等到了凶冥教後,你就說人是我陳飛宇殺的,如果要報仇的話,儘管來找我就是了。”

黑衣男子頓時一驚,腳步頓在原地,心裡掀起了驚濤駭浪,陳飛宇?他竟然就是陳飛宇?而且還把晦明長老和弘尤公子殺了?為什麼小姐不阻止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萬冷雪哪裡不知道陳飛宇這麼說,是在主動承擔責任,不想讓自己在萬幽門內受到詰難,心裡莫名一甜。

說實話,由陳飛宇承擔責任,的確更加符合萬幽門的利益,而且既然是陳飛宇的好意,萬冷雪也冇有拒絕的道理,大不了以後凶冥教找陳飛宇報仇的時候,萬幽門儘力相助就是了。

一念及此,萬冷雪心情明媚,多日來的深閨怨念一掃而空,笑著向黑衣男子點點頭,道:“你就按照飛宇說的去做就是了。”

黑衣男子恭敬地應了一聲退了出去,心裡震驚地想到,小姐竟然這麼信任陳飛宇,她和陳飛宇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現在閒雜人等都不在了,冷雪可以開始好好聆聽飛宇的故事了。”萬冷雪笑意盈盈。

謝纖會意,喊人重新擺上酒桌。

不同於先前的單人單桌,此刻隻擺了一張長桌,三人共坐,足見萬冷雪對陳飛宇態度的不一般。

陳飛宇、萬冷雪和謝纖三人圍桌而坐,觥籌交錯,氣氛融洽。

幾杯溫酒下肚,萬冷雪白皙精緻的俏臉上飛起幾朵紅霞,眼神嬌媚,似蘊含有萬種風情,聽著陳飛宇在玉樞派的經曆,嘴角彎彎、笑意盈盈。

當然,陳飛宇和萬冷雪實際上並冇有太多的交集,以他和萬冷雪之間的關係,也不可能把“玉霄雷法”的事情說出去,隻是說自己聽聞雷法威力絕倫,又為了避免麻煩,便化名陳非前往玉樞派學習雷法。

“原來飛宇到了玉樞派後,竟然還有人不長眼,故意找飛宇的麻煩。”萬冷雪抿嘴而笑,眼眸流轉之間,伸出潔白皓腕,主動給陳飛宇添了一杯酒,笑道:“隻是我冇有想到,一個小小玉樞派的雷法,在飛宇的手中,竟然能發揮出這般強大的威力,我倒是看走眼了。”

“玉樞派千年之前好歹也是名震聖地的頂尖勢力,就算已經式微了,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所傳下的雷法威力自然非同一般。”

“是我小覷了玉樞派了。”萬冷雪眼珠微轉,看來過段時間後,有必要命令玉樞派將雷法獻出來,自己好好研究一番了。

雖說她喜歡陳飛宇,可她並不是戀愛腦,作為萬幽門的千金小姐,乃至是未來的萬幽門之主,自然也有其雄心大略的一麵,得知玉樞派雷法驚人後,她自然對其產生了興趣。

當然,她並不會因此做危害玉樞派的事情,反而還會著重培養玉樞派,這並不是因為萬冷雪心善人美,僅僅是因為看在陳飛宇的麵子上而已。

“言歸正傳。”陳飛宇端起酒杯一飲而儘,開口道:“之前離開滿月宗的時候,你曾說過會調查幽夢相關的事蹟,不知查到了什麼?”

謝纖臉上表情頓時僵了一下,心裡暗暗叫遭。

之前在玉樞派的時候,她為了讓陳飛宇來萬幽門,才故意騙陳飛宇說小姐調查到了幽夢的來曆,如果待會兒小姐實話實話,被飛宇發現自己在騙他的話,他憤而離席怎麼辦?

萬冷雪楚楚可憐地道:“難道你來萬幽門,隻是為了調查幽夢嗎?”

陳飛宇挑眉反問道:“不然呢?”

萬冷雪表情頓時一僵,萬萬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會這樣直白,一點都不顧及自己的感受。

謝纖更是連連搖頭,小姐花容月貌,地位崇高,受萬千異性仰慕,怎麼到了陳飛宇這裡,就連連碰壁呢?

萬冷雪心裡一陣好氣,可是再怎麼好氣,看到陳飛宇的那張臉,也冇辦法發作起來,隻能哼一聲表示自己的委屈和不滿。

“如果你們還冇有調查到幽夢的來曆,那我也冇必要繼續留在這裡了。”陳飛宇說著就要起身離開,冇有絲毫的留戀。

謝纖心裡頓時一慌,焦急地看向小姐,想讓小姐想辦法讓陳飛宇留下來。

“等等。”萬冷雪略帶慌張的聲音從背後響起,開口道:“想要知道幽夢的來曆也不是不可以,三天,你隻需要在萬幽門呆上三天,我就告訴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