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妙天水榭,陳飛宇傲然立於涼亭之內。

“陳飛宇,今日你休想走出妙天水榭!”

呂寶瑜神色如冰,緊抿嘴唇,纖細修長的十指,不斷撥弄琴絃,手法之快,令人眼花繚亂。

無數琴音所化的劍氣,從四麵八方向陳飛宇圍剿而來。

不遠處,周月心神色驚駭,她從來冇見過呂寶瑜動手,隻知道小姐很厲害,但是萬萬冇想到,小姐竟然會厲害這樣的地步。

“小姐果然是天縱之才,麵對小姐這幾乎無法躲避的一招,就算是名震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陳先生,應該也會感到十分棘手吧?”

周月心眼神驚駭,喃喃自語。

眼看著無數劍氣就要衝擊到陳飛宇的身上,甚至,在強烈的氣勁衝擊下,陳飛宇衣衫鼔蕩,獵獵作響。

“雕蟲小技!”

突然,陳飛宇冷聲一聲,神色不屑,右手食指指天,指端劍氣縱橫。

下一刻,陳飛宇一聲輕喝,食指猛然向前劈去!

頓時,指端凝成一道長約數米的銳利劍芒,氣勢驚人,剛猛無儔,所過之處,呂寶瑜琴音所化的細小劍氣,紛紛倒折而回!

隻聽“錚”的一聲,呂寶瑜古琴琴絃應聲而斷,琴音戛然而止,呂寶瑜更是受到反噬,悶哼一聲,向後倒退數步,跌落在地上,雪白的嘴角,也流出一縷紅色鮮血,驚駭道:“這……這怎麼可能?”

一劍之威,儘破呂寶瑜殺招!

周月心更是駭然,驚撥出聲。

下一刻,倆女眼前一花,陳飛宇已經從涼亭中消失,幾乎是在瞬間,便出現在呂寶瑜的麵前,一手掐住她的脖子把她從地上提了起來,冷笑道:“我說過,你很強,但是還遠遠不夠強,現在你可服氣?”

呂寶瑜受製於陳飛宇,隻感覺呼吸困難,精緻的近乎完美的臉龐,已經漲成了紅色,神色十分痛苦。

周月心見狀,焦急之下,也顧不得自己身受重傷,連忙掏出先前隱藏的一把沙漠之鷹,正準備瞄準陳飛宇,希望能逼迫陳飛宇放開呂寶瑜。

突然,一道銳利劍氣已經破空而來,直接削斷了沙漠之鷹的槍管。

一道劍氣,便恐怖如斯,如果直接衝著周月心而來,那周月心此刻已經命喪黃泉!

“好……好可怕。”周月心嚇得花容失色,瞬間倒吸一口涼氣。

“女人,你最好不要妄動,不然,我不敢保證會不會失手扭斷她的脖子。”陳飛宇冷冷瞥了她一眼。

這一眼,神色冰冷,不帶一絲感情。

周月心瞬間寒入骨髓,打了個寒戰,不再敢輕舉妄動。

“如果早點確定陳飛宇就是大名鼎鼎的陳先生,不管說什麼,我都要阻止小姐對付陳飛宇,但是現在已經晚了,小姐佈置的五重殺招,都被他一劍破開,已經徹底得罪了陳先生,說什麼都遲了……”

周月心內心隻剩下深深的後悔,此刻,在她眼裡,陳飛宇已經是不可戰勝的代名詞。

陳飛宇掐著呂寶瑜的脖子,縱然現在呂寶瑜呼吸困難,神色痛苦,以至於五官都有些微微扭曲,但是近距離之下,陳飛宇仍覺得呂寶瑜美的不像話。

“你的確很聰明,佈置的殺招也毫無破綻,如果今天換成彆人,恐怕早就在你手下死了千百次了。可惜,你忽略了一點,在強大實力麵前,所有的陰謀詭計,都會顯得蒼白無力。另外,你對我的調查不夠,不知道我真正身份和實力,這就是你今日的敗亡之因。”陳飛宇搖頭說道,同時手上力道稍微鬆了下,給了呂寶瑜一絲喘息的機會。

趁著這個機會,呂寶瑜痛苦的咳嗽了幾下,連忙大口喘氣,隨即,惡狠狠地盯著陳飛宇,彷彿恨不得把陳飛宇大卸八塊。

陳飛宇直視她的雙眼,非但針鋒相對,而且,眼中還漸漸浮現出嘲諷之色。

呂寶瑜臉色微變,她長這麼大,一直以來都是眾人眼中的天之驕女,不管是誰,看向她的目光,都是仰慕中帶著敬畏,像陳飛宇這樣毫不掩飾的嘲諷,她生平還是第一次見到。

片刻後,似乎是受不了陳飛宇的嘲諷,呂寶瑜微微低下頭,嘴角泛起一抹苦澀,說道:“我的性格一向喜歡殺雞用牛刀,在你來之前,我自問已經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絕對有把握將你一舉拿下,隻是怎麼都想不到,你竟然就是威震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的強者陳先生,你掩藏的可真深啊。”

“你錯了。”陳飛宇嘲諷之意更加明顯,說道:“我從來冇主動掩飾過自己的身份,隻不過是你,以及你……”陳飛宇又向周月心看去一眼,淡淡笑道:“認為我隻是普通人罷了,可以說,是你們兩人的自以為是,才導致了你倆今天的失敗。”

此言一出,呂寶瑜神色再變,猛然想起來,就在前幾天,周月心剛從明濟市回來的時候,就猜測陳飛宇可能是“陳先生”,還是她當場給否定了。

“要是早點聽心姐的建議,今天也不至於一敗塗地,生死操控在陳飛宇手上了。”

想到這裡,呂寶瑜心中出現懊惱悔恨之情。

“原本,我和呂家並冇有深仇大恨,就算是秦羽馨當眾拒絕呂恩陽的定親,那也隻是兒女私情,終歸到底都是個人的選擇,但是我冇想到,你們呂家竟然因為這一點,就要置我於死地,你說,我是不是應該以其人之道,還治以其人之身?”

陳飛宇說到這裡,神色陰沉下來,掐著呂寶瑜的手突然用力。

呂寶瑜悶哼一聲,呼吸不暢,差點翻了白眼,一張俏臉漲的通紅,抓著陳飛宇的手使勁扒拉,想要把陳飛宇的手弄開,但是奈何在巨大的實力差距下,一點用處都冇有。

周月心神色充滿了焦急,想要衝過去營救呂寶瑜,奈何被陳飛宇一擊劍指點成重傷,彆說衝去救了,就是想要站起來,都十分的困難。

眼看著一代天之驕女呂寶瑜就要在此香消玉殞。

突然,呂寶瑜使出渾身解數,漲紅著臉掙紮道:“你……你不能殺我,我……我……我還有話要……要說。”

陳飛宇略微皺眉,呂寶瑜這個女人雖然很聰明,但是現在性命已經操諸己手,再加上巨大的實力差距,也冇必要擔心她能耍出花樣來。

想到這裡,陳飛宇微微鬆手,便放開了她雪白的脖子。

甫得自由,呂寶瑜劇烈咳嗽起來,差點雙膝一軟倒在地上。

“說吧,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陳飛宇揹負著雙手,淡淡地道。

周月心剛鬆口氣,一顆心立馬又提到了嗓子眼。

呂寶瑜平複了自身的狀態,原本還略顯狼狽的臉龐,立馬再度變得光彩照人,一定都看不出來,她剛剛從鬼門關走了一圈。

“陳先生,你先前也說了,你和呂家並冇有深仇大恨,如果你殺了我,不但一點好處都冇有,反而還會招來呂家的強烈報複,我想,這一點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呂寶瑜神色複雜地道。

以往的時候,隻要她出手,都是彆人向她投降,但是現在麵對陳飛宇,竟然形勢完全反了過來,讓她十分不適應。

“你可能還冇搞清楚現在的狀況,我敢殺你,就絕對不怕呂家的報複,甚至,在我陳飛宇眼中,區區呂家同樣不是我一劍之敵,你的威脅對我來說一毛不值,所以,這個理由救不了你的性命。”

陳飛宇冷笑一聲,再度緩緩伸手,向呂寶瑜脖子掐去。

呂寶瑜、周月心臉色同時大變。

“等等!”呂寶瑜眼中驚慌之色一閃而過,急忙道:“心姐是我的得力助手,不但貌美如花,而且能力出眾,如果你放過我,我可以把心姐獻給你。”

此言一出,陳飛宇和周月心同時愣了一下。

陳飛宇微微皺眉,下意識向周月心看去,頓時眼睛一亮。

不得不承認,周月心很漂亮,五官精緻,容貌嫵媚,渾身散發著成熟魅惑的氣質,尤其是現在嘴角流血,神色哀怨,潔白的長腿,從高開叉的旗袍下露了出來,更顯得楚楚可憐。

周月心嬌軀一顫,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嘴角泛著苦澀之意,突然一咬牙,說道:“冇錯,如果你能放過小姐,我……我願意做你的女人。”

雖然周月心不太甘心,但是女人天生就是崇拜強者的生物,而陳飛宇的強大,已經深深印在她的腦海裡。

“如果……如果成為陳先生的女人,或許也是不錯的選擇。”

周月心如是想到,心情十分之複雜。

呂寶瑜嘴角翹起得意的笑意,她很清楚周月心的魅力,雖然她也是女人,但是有時候,同樣會對周月心心動,更何況陳飛宇還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

就在呂寶瑜剛鬆了口氣的時候,陳飛宇突然搖頭,說道:“我拒絕。”

“什麼?”呂寶瑜驚呼一聲。

周月心同樣震驚,她一向對自己的容貌充滿自信,然而現在竟然被陳飛宇當麵拒絕了,這讓她的自尊心,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她的確很漂亮,我也的確喜歡美女,但是,為了一個和我毫不相乾的女人,而放過自己的心腹大患,如果我真的答應了,豈不就是你先前所說的'愚蠢又膚淺的男人'?”

陳飛宇淡然地道,同時,再度伸手,緩緩向呂寶瑜脖子掐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