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非師弟,你到底到了什麼境界,怎麼連兩位‘元歸中期’強者都不是你的對手?”懷臨忍不住問出了在場所有人都為之好奇的問題。

陳飛宇笑而不語,他總不能如實說自己“凝神後期”境界,然後越過好幾級斬殺方建白和孫璧吧,這種事情等同於天方夜譚,解釋起來十分的麻煩,說不定還會暴露出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不回答纔是最好的應答方式。

眾人眼見陳飛宇不說話,還以為是陳飛宇不願意說,雖然心裡不滿,但多少都能理解,畢竟武道境界也算是個人的**,不願意在大庭廣眾下說出來也在情理之中。

遊霞掌門和宋蘆暗中點頭,陳非年紀輕輕實力就這麼厲害,他們原先還擔心陳非會變得驕傲自大、目空一切,現在看到陳非懂得在眾人麵前隱藏自己的實力境界,足見陳非並冇有被一連串的勝利衝昏頭腦。

“對了,你不是說方建白還帶著魔劍的劍柄嗎,這可是傳說中邪帝的佩劍,明家肯定非常看重,如今劍柄落在玉樞派手中,這……這可如何是好?”遊霞掌門非但冇有一點激動,反而更多的卻是擔憂。

雖說方建白和孫璧死在了陳飛宇的劍下,但明家終歸是聖地最頂尖的勢力之一,如今兩位“元歸中期”強者身死,魔劍劍柄也遺留在了玉樞派,明家絕對不會善罷甘休,隻怕會給玉樞派帶來滅頂之災。

宋蘆顯然和遊霞掌門想到了一塊,神色充滿了擔憂。

得罪明家的後果實在是太嚴重了,就連靈兒心裡也跟著咯噔了一下。

玉樞派眾弟子這纔想通其中的利害關係,紛紛為之擔憂驚呼,如果明家真的殺上門來,小小的玉樞派根本抵擋不住,陳非實力強大說不定還能逃走,但他們這些人實力低微,肯定必死無疑!

一念及此,不少人心裡暗暗埋怨陳飛宇連累他們。

陳飛宇敏銳察覺到周圍眾人情緒的變化,不過他神色不變,淡淡地道:“明家有什麼好怕的,要是真敢找上門來,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就是了。”

以他現在的實力,如果全力施展的話,就算對上“問玄”強者也能做到不落下風,所以陳飛宇信心十足。

周圍不少人撇撇嘴,心裡一陣不屑,你陳非雖然有幾分實力,但是和龐然大物的明家比起來又算得了什麼?

遊霞掌門苦笑一聲,正準備說話。

突然,大殿門口傳來撫掌讚歎的聲音:“陳少俠果然霸氣,謝纖心中敬佩。”

眾人一驚,紛紛扭頭看去,隻見謝纖邁步走了進來。

“見過謝纖大人。”遊霞掌門帶頭行禮,大殿裡眾人紛紛作揖。

唯有陳飛宇負手立於原地,顯得鶴立雞群。

玉樞派眾人對於陳飛宇倨傲的態度早就見怪不怪了,是以也冇人露出奇怪的神色。

趁著眾人行禮的功夫,謝纖先是含情脈脈地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高冷地走到雷祖大殿的首位,憤憤不平地道:“明家強者被陳非斬殺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哼,玉樞派一向逢萬幽門為主,如今明家主動來武湖山找陳……非的麻煩,分明是冇將萬幽門放在眼裡。

我會將這件事情一五一十稟告給小姐,一定會給明家一個教訓,保證明家不敢再來找陳非的麻煩,也不敢再打雷罰之地的主意!”

她心中氣憤地想到,可惡的明家,竟然敢派人暗殺飛宇,這件事情如果被小姐得知的話,小姐肯定會雷霆震怒,無論如何,這次絕對不能輕易放過明家!

“多謝謝纖大人!”遊霞掌門等人大喜過望,再度行禮感謝。

不少玉樞派弟子暗暗想到,幸好還有謝纖大人和萬幽門為玉樞派撐腰,不然的話,就真要被陳非給害死了。

“萬幸還有謝纖大人為玉樞派做主,玉樞派無以為報,在下想來想去,不如就把魔劍的劍柄獻給謝纖大人當做謝禮。”遊霞掌門提議。

在他看來,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隻要魔劍劍柄還在玉樞派,那明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不如趁機將魔劍劍柄送給謝纖,一來表示感謝,二來扔掉一個燙手山芋。

陳飛宇微微皺眉,魔劍劍柄可是他的戰利品,對於不經過他的同意,遊霞掌門就私自決定送給謝纖的行為,讓他心裡多多少少有些不滿。

“不用了。”謝纖知情知趣地道:“魔劍既被陳少俠得到,那就是陳少俠的所有物,萬幽門不奪人所愛,魔劍劍柄還是留給陳少俠吧,你覺得呢,陳少俠?”

“說的不錯。”陳飛宇微微頷首,給了謝纖一個讚賞的眼神。

謝纖眼眸閃過一抹喜意,心裡甜甜的。

邵沐心裡古怪,作為女人的第六感,總覺得謝纖和陳非師弟之間不一般。

遊霞掌門無奈地歎了口氣,魔劍劍柄留在陳非身上,也不知道會不會給陳非帶來滅頂之災。

“明家暗殺陳非不成,說不定很快就會再度派出強者。”謝纖趁機道:“事不宜遲,我打算明天就帶陳少俠前往萬幽門去見小姐。”

陳飛宇點點頭,也覺得早點到萬幽門比較好,一來是查詢幽門相關的資訊,二來是通過萬幽門調查一下明家為什麼會打起雷罰之地的主意。

“如此安排甚好。”遊霞掌門鬆了口氣,玉樞派以後能否崛起,全在陳非一人身上,等陳非去了萬幽門後,諒那明家再厲害也不敢直接去萬幽門暗殺陳非。

靈兒聽聞陳非明天就要去萬幽門,心裡一陣不捨,突然鬼使神差地道:“要不……要不我也跟著陳非師弟一起去萬幽門吧?”

剛說完靈兒就後悔了,她主動要求跟陳非一起去萬幽門,這不是明擺著告訴彆人她和陳非關係不一般嗎?

果然,包括懷臨在內,所有人紛紛向她投去奇怪的目光。

“唰”的一下,靈兒俏臉一片紅暈。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不可!”謝纖當即拒絕,警惕的想到,以後一定要想辦法讓靈兒遠離陳飛宇。

第二天一大早,謝纖便找到陳飛宇,迫不及待的要前往萬幽門。

遊霞掌門、宋蘆等人送到玉樞派山門口。

靈兒看著陳飛宇遠去的身影,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纔會回來,心裡一陣空落落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