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非受傷了?

陳非竟然受傷了!

俞偉才和許浮大喜過望,不愧是傳說中魔劍,一旦出劍果然不同凡響!

“你是不是很好奇自己為什麼會被魔劍所傷?”方建白彷彿看穿了陳飛宇的想法,繼續縱身持劍向陳飛宇攻去:“去問閻王爺吧!”

陳飛宇一邊施展“浮光掠影”向後退去,一邊手中再度凝聚出雷劍,封住了魔劍的來路。

雙劍再度相交,毫無意外雷劍再度被劈斷。

分明是擋住了魔劍,但陳飛宇渾身汗毛炸起,從心底湧上一股致命的威脅感,幾乎出自強者本能的反應,二話不說縱身向旁邊閃去。

突然,鮮血飛濺。

陳飛宇落在數米之外,左肩肩頭再度莫名出現一個血淋淋的傷口,傳來陣陣刺痛。

他眼角餘光向肩頭瞥了一眼,微微皺眉,縱然是第二次中招,依舊難以理解自己是怎麼受傷的。

“怎麼會這樣?”

靈兒擔憂、震撼,魔劍竟然比傳說中的還要詭異莫測!

“我說過,今晚你必將會死在這裡。”方建白嘴角翹起邪惡的笑意,劍尖向上,舉起魔劍豎於胸前,滔天魔氣升騰而起,劍芒上爆發出耀人眼目的紅光。

方建白整個人都被紅光籠罩,一雙眼睛都變成了紅色,充滿了濃鬱的殺意和惡意,彷彿是久遠傳說中的邪帝複活,更添詭異邪惡。

這下不僅僅是靈兒、俞偉才和許浮三人心驚膽戰,就連“元歸中期”境界的孫璧都從心底升起一股戰栗感,心中為之震驚,不愧是傳說中邪帝的佩劍,果然邪惡強大到了極點。

滔天魔氣,瀰漫整個竹林。

陳飛宇非但不懼,反而揚天一聲輕笑,自信地道:“錯了,死的人是你纔對,甚至你手中的魔劍劍柄也會歸我所有。”

“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下一劍,我會斬斷你項上人頭!”方建白一聲輕喝,再度向陳飛宇衝去。

魔劍劍柄上蘊含著詭異的能量,使用時間越久,持劍者受到的力量加持也越大,是以方建白這一次出擊,速度比之先前還要快上三分,招式也淩厲了三分。

陳飛宇同樣欺身前衝,手中繼續凝聚著雷劍。

霎時之間,兩人已經衝到彼此跟前,同時揮動長劍向對方斬去。

“你已經連續兩次傷在魔劍之下,竟還敢用同樣的招式,真是愚蠢,這一劍過後,你必死無疑!”方建白眼中輕蔑一閃而逝。

俞偉才和許浮興奮起來,彷彿已經看到陳飛宇死在魔劍之下一樣。

靈兒緊張之下,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就在雙劍快要相交的時候,突然,異變陡生!

陳飛宇手中雷劍突然綻放出絢爛耀眼的光芒,一股玄奧磅礴的劍意憑空出現!

下一刻,雙劍相交。

長劍頓時斷裂!

俞偉才、許浮等人渾身大震,因為陳飛宇手中的長劍完好無損,反而是方建白手中的魔劍劍芒被劈成了兩半!

還不等他們做出反應,隻見劍光迅捷一閃,陳飛宇已經和方建白錯身而過。

彼此背對著對方,相距約有數米。

“為……為什麼,為什麼你能斬斷魔劍?”

方建白手中魔劍隻留下半截劍芒,心神震撼,連聲音都在顫抖。

“我說過,如果是完整的魔劍,我說不定還會忌憚三分,可僅僅一個劍柄,還不被我放在眼裡。”陳飛宇神色自信、傲然。

實際上,剛剛雙劍快要相交的時候,陳飛宇心念一動,及時召喚出了龍淵劍。

隻不過在龍淵劍的劍身上附著著密集的閃電,爆發出強烈的光芒,遮擋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是以眾人都冇有發現。

要知道,龍淵劍可是實打實的劍仙佩劍,單論威力的話,就算比起完整版的魔劍都要強上一籌,更何況隻是一個劍柄?

更彆說龍淵劍屬性至剛至陽,專克魔劍這類世間邪物。

是以雙劍相交一瞬間,龍淵劍便將魔劍所凝聚出的劍芒劈成兩半,並且給了方建白致命一擊!

“不……不可能……魔……魔劍絕不可能……”

方建白話還冇說完,“呲”的一聲,一縷血箭從他脖子噴射而出。

赫然是他脖子已經被陳飛宇劃破,隻是龍淵劍太過鋒利,所以到現在傷口才顯現出來。

“噗通”一聲,方建白軟癱在地麵上冇有了呼吸,魔劍劍柄也掉落在了血泊之中。

孫璧臉色大變,萬萬冇想到連手持魔劍的方建白都死在了陳非的劍下。

幾乎冇有絲毫猶豫,孫璧第一時間轉身,就要縱身向遠處逃去。

“逃得了嗎?”陳飛宇輕蔑的話語傳來,神識攜帶著龐大的雷火之力攻向孫璧的腦海。

孫璧的神識強度本就不及陳飛宇,再加上他已經被陳飛宇嚇破了膽,被陳飛宇神識攻擊之下,腦海中頓時傳來一陣火燒般的劇痛,下意識捂住腦袋揚天慘叫。

陳飛宇趁此機會,施展“浮光掠影”來到孫璧的身後,手握雷劍輕易刺穿了孫璧的後心,冷冷地道:“你既然是和方建白一起來的,那就要和他一起走才行。”

“哇”的一聲,孫璧口吐鮮血,倒在血泊之中。

轉瞬之間,陳飛宇逆轉局勢,接連斬殺方建白和孫璧,猶如行雲流水!

“好……好厲害……”

靈兒震撼不已,雖然她已經接受陳非很厲害了,但現實卻一再的讓她重新整理對陳非實力的認知。

俞偉才和許浮為之震驚,更為之驚懼!

兩位“元歸中期”強者,甚至其中一位還手握魔劍劍柄,竟如此輕易被陳飛宇殺死,這種情況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對不會相信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震驚之餘,兩人更擔心被陳飛宇發現,悄然向暗影出退去。

突然,一股磅礴的劍意精準地鎖定了兩人。

俞偉才和許浮渾身一震,動都不敢動,知道已經被陳飛宇給發現了,臉上欲哭無淚,腸子都快悔青了。

陳飛宇輕蔑的向俞偉才和許浮的方向看去一眼,接著收回目光,走到了方建白的屍體旁邊。

隻見周圍的鮮血竟然緩緩滲進了劍柄裡麵……不,更準確地說,是劍柄在主動吞噬周圍的血液。

“好詭異的劍柄。”

陳飛宇心中為之驚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