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和我對戰數招而不落下風,你的確是個人物。”孫璧眼眸中閃過驚奇之色:“實在難以想象,弱小的玉樞派竟能培養出你這樣的人才。”

方建白也驚奇地看著陳飛宇,雖然他來武湖山之前已經自信很高估陳飛宇了,但冇想到陳飛宇的實力比他想象的還要厲害!

“如果這樣就讓你感到驚奇的話……”陳飛宇眼眸中殺機大作:“那待會兒你死在我手上的時候,豈不是會更加震驚?”

“狂妄,我這就殺了你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孫璧還是生平第一次被一個毛頭小子鄙視,當即大怒,決定不再保留實力,抬掌就淩空向陳飛宇劈去。

劈空掌力威勢絕倫,靈兒站在遠處都感到一股強烈的狂風襲來,頓時不由自主地“噔噔噔”向後退去,心裡不由驚駭,“元歸”強者竟恐怖如斯,更彆說旁邊還有一個絲毫不弱於孫璧的方建白,也不知道陳非師弟能不能抵擋得住?

“雕蟲小技。”陳飛宇話語輕蔑,可出手卻毫不含糊,右腳點地,“哢嚓”一聲,地麵碎裂成蜘蛛網狀。

陳飛宇猶如炮彈,整個人向前疾馳而去,在半途中右手並指如刀,猛地自下而上劃去。

一道絢爛的半月形雷電憑空出現,硬生生將襲來的破空掌勁劈碎,並且其勢不竭,眨眼間已經逼到了孫璧身前。

雷法威力可見一斑!

當然,這還僅僅是陳飛宇施展的“玉樞雷法”,並冇有施展更加厲害的“玉霄雷法”,不然的話,威力還得再上漲數倍不止!

孫璧雖驚不亂,雙手前伸,將劈到跟前的雷電抓在手裡,硬生生給扯的稀碎。

靈兒驚撥出聲,不愧是“元歸”強者,好強大的實力。

還不等孫璧得意,陳飛宇的身影已經衝到孫璧跟前,右拳轟向孫璧的麵門。

一聲冷哼,對自己實力極度自信的孫璧同樣出拳,迎著陳飛宇的拳頭而去,自信能夠一拳將陳飛宇給擊退,甚至是重創陳飛宇也說不定。

就在雙拳相交的瞬間,並冇有出現孫璧預想中驚天動地的場麵,而是有一種打在棉花上無處著力的感覺,心裡為之驚訝。

下一刻,隻見眼前的“陳飛宇”倏忽消失。

竟然是一道幻影!

赫然是陳飛宇施展“浮光掠影”,來到了孫璧的身後,因為速度太快,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

“小心!”

突然,旁邊傳來方建白驚訝的聲音。

孫璧心裡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立馬釋放出神識,隻見陳飛宇竟然突兀的出現在自己身後,心裡越發震驚,正準備轉過身來攻向陳飛宇。

“太慢了!”

陳飛宇輕蔑的聲音傳來,攜帶著萬鈞雷霆之力,重重一拳轟在孫璧的後背。

瞬間雷電大作,傳遍孫璧全身。

“哇”的一聲,孫璧口吐一口鮮血,向前飛了出去,重重撲到在地麵上,連原本烏黑順長的頭髮都給電的根根豎了起來。

陳非師弟……竟然贏了“元歸中期”強者?

靈兒先是震驚,繼而大喜過望,要不是旁邊還站著一個方建白的話,她都要驚喜地大喊出來。

陳飛宇眼神凜然,本著趁人病要人命的原則,不給孫璧緩過來的時間,縱身衝向孫璧,意欲一掌將孫璧斃於掌下!

靈兒頓時激動了起來!

就在陳飛宇快要接近孫璧的時候。

突然,從身後襲來一股強橫至極的力道!

赫然是方建白眼見孫璧危險,顧不得再遵守什麼江湖道義,徑直出手向陳飛宇後心襲來。

攻敵所必救!

如果陳飛宇執意追擊孫璧的話,那陳飛宇的後心也要被方建白擊中,輕則重傷,重則當場死亡!

靈兒驚撥出聲!

陳飛宇微微皺眉,前衝之勢驟止,第一時間轉過身來,向著方建白襲來的方向轟去一拳。

狂暴的雷電和強橫的掌勁衝擊在一起,周圍環境頓時再遭摧折,宛若颱風過境一般,竹子紛紛斷裂,無數落葉席捲到半空中。

靈兒隻覺得一股巨力襲來,忍不住一退再退,直到退到十幾米外,才堪堪停住腳步,不過依舊被襲來的氣流颳得臉頰生疼,心裡越發驚駭,既震驚於“元歸中期”強者的強悍,更震驚於陳飛宇可以和這樣的強者旗鼓相當!

戰鬥的中心,陳飛宇和方建白分彆被對方的力道所逼,忍不住向後退了數步。

突然,陳飛宇身後再度襲來一股狂暴的力道。

赫然是孫璧剛剛趁著陳飛宇和方建白過招的時間已經緩了過來,從地麵上站起來後,趁機發出一記劈空掌,攻向陳飛宇的後背。

陳飛宇霍然轉身,雷法運轉之下,右手中頓時出現一柄雷電形成的長劍,順勢劈去,將劈空掌勁破去,冷笑道:“堂堂明家的兩位‘元歸中期’強者,原來都是出手偷襲的小人,今天真是長見識了。”

孫璧哼了一聲,臉不紅氣不喘地道:“小小年紀倒是伶牙俐齒,我們來這裡是為了殺你,而不是跟你比武決鬥,自然不用講什麼江湖規矩。”

“既然如此。”陳飛宇舉起手中雷電,分彆指了下孫璧和方建白,道:“你們二人一起上吧,正好節省時間。”

靈兒渾身大震,一臉的不可置信,自己冇有聽錯吧,陳非師弟竟然要一挑二,雖然他的確很厲害,但是麵對兩位“元歸中期”強者,又怎麼可能獲勝?

“好小子,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麼囂張的人。”方建白臉色也陰沉下來,打量了陳飛宇幾眼:“你如此自信,莫非你已經到了‘元歸後期’境界?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想知道我的實力境界,憑你們兩個人還做不到。”陳飛宇輕蔑而笑。

“故作高深,實則可笑。”孫璧同樣輕蔑、同樣冷笑。

“非是我故作高深,而你們太過低淺。”陳飛宇自信地道。

雖然他隻有“凝神後期”境界,但是他武技玄妙、底牌眾多,全力施展的話,自信能夠戰勝對方兩人。

“既然你如此囂張,那我們就成全你!”

方建白一聲冷喝,和孫璧同時向陳飛宇攻去!

當俞偉才和許浮來到這裡的時候,看到的正是兩人夾攻陳飛宇的一幕,頓時驚喜不已,兩大強者同時出手,陳非死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