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飛宇和謝纖走出了靜室。

得知陳飛宇願意和謝纖一同去萬幽門後,遊霞掌門和宋蘆笑的合不攏嘴,如果陳非真能得到萬冷雪小姐的賞識,那以後玉樞派的地位也會跟著水漲船高!

隻不過這兩天玉樞派要接受其他宗門的地盤,想都不用想,肯定會遇到不少阻力,如果陳飛宇不在玉樞派的話,冇有了陳飛宇超強實力的震懾,以玉樞派目前的實力,實在難以順利接收。

所以遊霞掌門提議再多等幾天,之後陳飛宇再動身前往萬幽門。

謝纖當然表示同意,隻要陳飛宇能去萬幽門,彆說是多等幾天了,就算是再多幾個月她也等得。

靈兒和邵沐的目光不斷在陳飛宇、謝纖兩人身上移動,隻見謝纖時不時看向陳非師弟,剪水雙眸中似乎蘊含著說不儘的情意和喜意。

出於女人的直覺,兩女心裡暗暗古怪,難道陳非師弟在擂台上驚才絕豔的表現,讓謝纖大人一見鐘情了?

緊接著兩女就相繼搖頭否定,謝纖大人出自人才濟濟的萬幽門,見過的年輕俊傑不知凡幾,怎麼可能對陳非師弟一見鐘情呢?

等眾人都散去,玉樞派安排謝纖住進最豪華的客房後,便正式開始了接受其他宗門的地盤。

雖然烈陽宗等宗門多有牴觸,但是在謝纖的出麵力挺之下,這些抵抗渺小不堪,頃刻瓦解,是以玉樞派收服祖業十分順利。

至於烈陽宗等宗門原先的長老和弟子們的安置也是個問題,總不能任由他們散去。

謝纖微微沉吟後,便決定將這些人收編成萬幽門各大堂口的外圍弟子。

雖然失去了宗門,但搖身一變卻成為了萬幽門的弟子,雖然隻是外圍弟子,但地位也算是提升了一大截,對他們來說也算是因禍得福,以後就算出去裝逼都有了底氣和資本。

唯一的問題,就是玉樞派人手太少了,驟然接收這麼大的地盤,根本就管理不過來,隻能以後再想辦法廣收門徒。

幸好陳飛宇在擂台上的表現堪稱超凡脫俗,等訊息宣傳出去後,肯定會有不少慕名前來玉樞派拜師的新人,對於目前的玉樞派來說,廣收門徒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是以整個武湖山上,大家都是喜氣洋洋的樣子,對於未來充滿了希望和憧憬。

唯有兩個人例外。

那就是大師兄俞偉才和二師兄許浮。

“大師兄,這個陳非也太逆天了,不但實力高深,在擂台上一鳴驚人,深受掌門和師父的看重,甚至靈兒師妹都對陳非青睞有加,再等陳非前往萬幽門後,地位肯定又會漲一大截!

再這麼下去,陳非必然會成為玉樞派的下任掌門,你我二人也就冇辦法得知雷罰之地的秘密,到時候明家怪罪下來,你我二人絕對會人頭落地,必須得想辦法除掉陳非才行!”

一處隱秘的房間內,許浮和俞偉才緊急相商。

“你說的這些我又如何不知道?”俞偉才緊皺眉頭:“但那日陳非在擂台上的表現你也看到了,就連尹信、蕭碧凡四人聯手,都不是陳非的一合之敵,隻怕陳非已經到了‘元歸’境界,我們又怎可能除掉陳非?

說來真是上天不公,你我二人也都去過雷罰之地,也不過將實力提升一個級彆而已,誰能想到陳非從雷罰之地出來後,實力竟然暴漲這麼多,嘿,真是走了狗屎運。”

俞偉才憤憤不平!

許浮眼珠微轉,笑著道:“陳非必然是在雷罰之地有了奇遇,不然的話,像明家這等龐然大物也不會想要探知雷罰之地的秘密了,既然這個任務是明家吩咐的,不如就讓明家出馬如何?”

俞偉才驚奇道:“你的意思是?”

“把這裡的事情報告給明家,讓明家派出強者來暗殺陳非!”許浮眼中厲芒閃爍:“就算陳非到了‘元歸’境界又如何,明家強者如雲,暗殺區區一個陳非,還不是手到擒來?”

俞偉才眼睛一亮:“好注意,就這麼辦,等明家強者到了後,看陳非還能得意到什麼時候!”

接下來的幾天,隨著玉樞派接收其他宗門地盤越來越順利,遊霞掌門和宋蘆徹底放心下來,開始大張旗鼓的擺酒宴慶祝。

作為萬幽門的特使,謝纖自然而然坐在了首座,而酒宴的主角則毫無疑問是陳飛宇,眾多師兄弟頻頻向陳飛宇敬酒,恭維諂媚之詞不絕於耳。

陳飛宇酒到杯乾,十分豪爽!

看著謝纖都快要將身體擠進陳非的懷裡,靈兒師姐莫名的一陣煩躁,心情很不美麗。

酒宴一直持續了三天,足見遊霞掌門是何等的高興。

酒宴結束,而玉樞派接收其他宗門地盤的事情也進行的十分順利,謝纖趁機提出明天啟程前往萬幽門。

陳飛宇點頭應允了。

入夜,月圓中天,光明皎潔。

清風徐水的竹林隨風搖擺,嘩嘩作響。

一道搖曳的人影俏生生地站立在林中,青色的襦裙下襬隨風微微飄動。

她略施粉黛,驚豔了整個清風明月。

正是靈兒師姐。

突然,陳飛宇從林中遠處出現,腳踏月光來到靈兒師姐身旁,笑著道:“不知靈兒師姐約我前來,是為了何事?”

原來酒宴上靈兒師姐向陳飛宇敬酒的時候,悄悄約陳飛宇子時在竹林相見,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靈兒轉過身麵向陳飛宇,清澈的眼神帶著三分疑惑,似乎想要看清楚陳飛宇的底細:“你到底到了什麼實力境界?”

這是靈兒目前最疑惑的事情,她實在難以相信,三個月前還需要自己親自傳授指導功法的陳非,在雷罰之地三個月後,竟然能夠在擂台上一舉戰勝尹信等四位強者,這種事情比天方夜譚還要來的離譜。

所以靈兒對陳非的實力特彆的好奇。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情。”陳飛宇一臉失望。

靈兒翻翻白眼:“不然你以為是什麼事情?”

陳飛宇嘴角浮現玩味的笑意:“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我還以為靈兒師姐今晚約我來竹林,是為了跟我幽會呢。”

幽……幽會?

靈兒師姐俏臉唰的一下紅了:“你……你彆胡說八道……什麼幽會……呸……”-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