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妙天水榭後院,涼亭之內,琴聲高亢,殺機濃烈。

呂寶瑜撫琴依舊,雖然美絕人寰,但是眼神中,卻出現嘲諷之意,輕笑道:“是啊,色字頭上一把刀,但是你彆忘了,忍字卻是心上一把刀,就算強忍著麵前的美色,內心反而更加痛苦煎熬。

所以雖然古人早有訓誡,但美色當前,能毫不動心的,千人萬人之中,難得一人。你陳飛宇雖然也是少年俊傑,但依然不例外,所以纔會在此時此地製於我手。”

陳飛宇喟然歎道:“我不止一次聽說呂家的呂寶瑜很聰明,甚至還曾有人讚譽你,就算呂家敗亡,隻要有你呂寶瑜在,呂家就能東山再起,當時我好奇中帶著不以為意,但是現在,我卻不得不承認,你的確很聰明,而且比我見過的大多數人都要聰明。”

“多謝誇獎,現在,你之性命,儘在我一念之間,你猜猜看,我現在是殺你呢,還是殺你呢?”呂寶瑜眼神之中,出現一抹毫不掩飾的殺機。

整個庭院的空氣中,都彷彿瀰漫著一股宛若實質的殺氣!

周月心聞言,立即給手槍上了保險,隻要呂寶瑜一聲令下,她就會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將陳飛宇立弊當場!

“陳飛宇能讓小姐親自出手對付,也算是少見的少年俊傑,如果繼續成長下去,未來肯定會成長為名震省城的大人物,可惜,他得罪了呂家,得罪了小姐,隻能早早的隕落在這裡。”

周月心暗暗想到,突然有一絲為陳飛宇感到可惜。

陳飛宇雖然身內中蠱毒,身外又被手槍以及狙擊槍瞄準,當此生死險境,陳飛宇神色淡然,一點都不慌張,反而好奇道:“我相信你請我來妙天水榭,又花費了這麼大的心機,佈下重重殺招來對付我,你真正的目的絕對不為殺我,說吧,你想讓我怎麼做?”

呂寶瑜微微訝異,隨即,高亢的琴音戛然而止,撫掌而笑道:“和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我此行的首要目標,並不在殺你,不過,如果你不識趣,那我無奈之下,也隻好送你一程,讓你下輩子投個好胎。”

“哦?那你的首要目的何在,不妨說出來,我也考慮考慮,說不定,真能如你心意識趣呢?”陳飛宇好奇道。

“很簡單,你前些天晚上,在呂家舉辦的晚宴上,公然讓秦羽馨悔婚,折了我們呂家的麵子,我要你當眾跪在呂家門口負荊請罪,另外,秦羽馨必須嫁給呂恩陽,以使呂家和秦家聯姻。”呂寶瑜輕笑道,同時眼波流轉,想看到陳飛宇憤怒甚至是失態的樣子。

然而她失望了,陳飛宇隻是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抹不悅之色,反問道:“如果我不答應呢?”

“那就更加簡單了。”呂寶瑜輕笑,不過眼中卻出現殺機,淡淡笑道:“我會用你的性命威脅秦羽馨嫁給呂家,等到木已成舟,我再殺了你,來個一了百了以絕後患,你覺得如何?”

雖然呂寶瑜長相很美,語氣也很輕柔,但是話中的內容,卻透漏著狠毒,令人不寒而栗。

最毒,婦人心!

就算先前被呂寶瑜算計,喝下毒茶,又被狙擊槍以及手槍威脅,陳飛宇都是麵色不變,但是聽到呂寶瑜要讓秦羽馨嫁給呂恩陽,陳飛宇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挑眉說道:“我勸你最好不要玩火,不然,就算你是女人,我也不會對你手下留情!”

呂寶瑜彷彿是聽到了世上最大的笑話,捂著肚子,笑的花枝亂顫,一邊笑,一邊嘲諷道:“你可知道,你現在是在跟誰說話?我,呂寶瑜,就是操控你生死的神明,現在我為刀俎,你為魚肉,隻要我一聲令下,你就會死無葬身之地,讓你永遠走不出這妙天水榭。你的威脅,在我看來不但一點威懾力都冇有,反而還很可笑!”

周月心覺得呂寶瑜說的冇錯,在現在這種處境下,如果把她換成陳飛宇,她搜腸刮肚都冇找到逃出生天的方法,更彆說是進一步威脅呂寶瑜了。

可以說,陳飛宇必死無疑!

陳飛宇冷笑,神色不屑,道:“那你又是否知道,你所麵對的人,又是何等超然的存在?”

“嗯?”

呂寶瑜和周月心兩女微微皺眉,不知道陳飛宇是哪裡來的自信。

“你以為,區區手槍就能要我的命?還是你以為,靠著下三濫的蠱蟲,就能讓我屈服?”陳飛宇緩緩站了起來,單手負於身後,神色睥睨,冷眼斜覷,道:“難道你不知道,我陳飛宇除了是武道強者,還是當世神醫,自身早已百毒不侵?區區上不了檯麵的蠱蟲,又何能威脅於我?”

說罷,陳飛宇神色不屑,屈指一彈,一股黑色水箭,從中指指端射到地麵上,冒著黑煙,滋滋作響。

赫然是陳飛宇通過自身的修為,將蠱毒給逼出了體外!

呂寶瑜大驚失色,連忙撫動琴絃,嘗試催動陳飛宇體內的蠱蟲,讓陳飛宇痛不欲生,然而,水雲蠱一點反應都冇有。

陳飛宇傲立原地,眉宇間,漸漸浮現出嘲諷之意,道:“如何?我這一招,可否讓你驚豔?”

“這……這怎麼可能,水雲蠱竟然會失效?”呂寶瑜驚呼一聲,一向以冷靜著稱的她,第一次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陳飛宇負手冷笑,道:“水雲蠱,產於南疆金蠶宗,無色無味,令人難以防範,進入人體後,迅速在人體蟄伏,平時無甚異狀,一旦經過主人催動,便會從休眠中醒來,迅速吃掉人的五臟六腑,最後破體而出,堪稱極為惡毒的蠱術之一,我說的可對?”

“你……你是怎麼知道的?”呂寶瑜花容失色,眼中露出震驚之色,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

周月心見勢不妙,急忙之下,正準備對準陳飛宇的太陽穴扣動扳機。

突然,陳飛宇神色不屑,閃電出手,竟然後發先至,直接扣住周月心的手腕,微微用力,周月心痛哼一聲,拿捏不穩,手槍直接掉了下去,被陳飛宇穩穩噹噹接在手裡。

下一刻,陳飛宇劍指猛然點在周月心肩頭,周月心痛哼一聲,嘴角飆血,身不由己向後倒飛出去,最後軟攤在地麵上,掙紮著站不起來。

短短1秒鐘,周月心便喪失行動力!

呂寶瑜神色震驚,打個響指的瞬間,人已經抱著古琴向涼亭外飛出去,身若柳絮,輕柔優美。

幾乎是在瞬間,周圍響起數聲槍響,赫然是早已埋伏的狙擊槍手,同時對陳飛宇進行狙殺!

呂寶瑜輕飄飄落於三丈之外,嘴角露出得意的笑意,似乎,已經見到陳飛宇慘死的樣子。

“跳梁小醜,不堪一擊!”

突然,陳飛宇神色輕蔑,腳下微微點地,人已經在原地消失,十幾發大口徑子彈,頓時紛紛射空。

陳飛宇尋聲辯位,如行雲流水,在周圍的竹林、牆體、屋頂等處來回穿梭,慘叫之聲此起彼伏。

片刻後,當陳飛宇再度回到涼亭中,周圍的狙擊槍手,已經悉數被陳飛宇解決。

五大殺招,已破其四,形勢瞬間逆轉!

“這……這怎麼可能?”呂寶瑜神色充滿了震驚。

她精細設計的殺招,竟然被陳飛宇以摧枯拉朽之勢碾壓破掉,這讓呂寶瑜怎麼可能不震驚?

周月心掙紮著直起上半身,眼神露出驚駭之色,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一個可能性,震驚道:“你……你是地下世界的陳先生?”

除了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陳先生,周月心實在想不到,明濟市還有哪個人,有這樣的本事。

聽到這句話後,呂寶瑜神色間同樣佈滿震驚,連忙向陳飛宇瞧去。

陳飛宇揹負雙手,傲立涼亭之中,斜覷了周月心一眼,淡淡道:“的確是我。”

語氣平淡,但是卻如平地炸響驚雷!

周月心和呂寶瑜同時驚駭莫名。

“我早就該想到了,原來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陳先生,難怪實力高深莫測,小姐和陳先生作對,從一開始就註定我們會輸,隻是,堂堂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竟然這麼年輕,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周月心的心裡,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

“今日,名震省城的呂家呂寶瑜,將敗於我手。”陳飛宇突然看向呂寶瑜,眼神中有精光閃爍,舉起劍指,指端劍氣縱橫,氣勢驚人!

呂寶瑜花容失色,生平首次,內心竟然出現恐懼之意,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

隨即,呂寶瑜冷哼一聲,說道:“你雖然很強,但我呂寶瑜同樣不弱,今天,我會讓你親眼見識我的實力,讓你真切明白,我呂寶瑜雖為女子,確已勝過世上男人百倍!”

說罷,呂寶瑜衣袖一揮,古琴已經放在身前,雙手撥動琴絃,金戈鐵馬之音,頓時迴盪於整個庭院之中。

激烈的琴音殺氣化作實質,密密麻麻向陳飛宇而去,而且連綿不絕!

琴音優美,可悅耳,但亦可殺人!

陳飛宇神色不變,立於原地更是不閃不避,指端劍氣越發純粹,淡淡道:“你的確很強,可惜,還遠遠不夠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