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上,火焰滔天,看不到了陳飛宇的身影。

靈兒師姐等人驚呼,充滿了擔憂。

謝纖神色輕蔑,區區“半步凝神”境界所發出的火焰,怎麼可能傷到飛宇?

“去死吧!”

夏白神色癲狂,持刀向火海中的陳飛宇劈去,誓要將陳飛宇劈成兩半!

在熊熊烈火之中,一道銳利的閃電驟然而出,破開火海,劈在了夏白的長刀上。

“哢嚓”脆響,長刀為之斷折!

夏白渾身大震,整個人都有種被閃電劈中的感覺,半截長刀脫手而飛。

閃電其勢不竭,繼續向前,劈在了夏白的額頭上。

他切切實實被雷劈中了!

霎時之間,夏白“哇”的一聲口吐鮮血,向後倒飛出去重重跌倒在地上,渾身毛髮炸起,原本英俊的臉龐也變得黑黝黝一片,冒著幾屢黑煙。

赫然是夏白被陳飛宇一道雷電給劈死了!

“我說過,一招讓你當場飲恨,不聽人勸就是這樣的下場。”

熊熊火海中,傳來陳飛宇冷冽的聲音。

一隻白淨的手將整片火海分開,陳飛宇腳踏火焰走了出來,眼神冷冽,都不屑看夏白屍體一眼。

火海呼嘯,宛若天神!

在場眾人紛紛驚呼,好……好強!

尹信神色震驚,夏白……竟然死了,而且被陳非一招秒殺?

在最初的震驚之後,玉樞派等人紛紛歡呼起來,陳非奪得冠軍,就代表玉樞派保住了玉華峰,他們又如何能不激動?

“太好了,太好了,玉華峰保住了,玉樞派也保住了!”靈兒師姐差點喜極而泣,看著擂台上的陳飛宇,充滿了異樣的情緒。

在她瀕臨絕望的時候,陳非突然出現力挽狂瀾,就如同童話故事裡拯救世界的王子,靈兒本就處於喜歡憧憬幻想的年齡,親眼目睹到眼中這一幕,心裡激動可想而知。

宋蘆心中大喜,剛剛陳非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在自己之上!

要知道,陳非修煉雷法分明冇有多久,隻不過在雷罰之地待了三個月,便有這般驚人的實力,九階資質的先天雷體名不虛傳,果然是傳說中的資質!

觀戰台上,遊霞掌門揚天哈哈大笑,他都已經記不清楚,自己有多久冇有這麼暢快的大笑過了,當初決定收陳非到玉樞派,果然是正確的選擇!

“混賬!”

突然一聲怒喝,震驚所有人。

尹信向陳飛宇怒目而視,額頭青筋直冒:“你贏下比賽也就算了,為什麼還要下狠手殺了夏白?”

擂台山,陳飛宇斜覷尹信,淡淡地道:“眾所周知,他剛剛想殺我,我為何不能殺他?”

“就是!”懷臨高聲附和道:“殺人不成反被殺,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什麼烈陽宗黑馬,我呸,我看是一匹死馬還差不多!”

玉樞派眾人哈哈大笑。

看著尹信吃癟的樣子,宋蘆隻覺得一陣暢快!

尹信越發憤怒,突然看向了謝纖,恭敬地道:“謝纖大人,您之前還打算帶夏白回萬幽門培養,如今夏白卻被陳非殺死,不但萬幽門少了一個人才,而且陳非此舉更是公然跟您作對,還請您主持公道!”

宋蘆、靈兒等人這纔想起來謝纖的確說過要帶夏白去萬幽門的事情,紛紛一驚,生怕謝纖真的因此而發怒,到時候就算陳非再厲害也承受不住謝纖的怒火。

謝纖原本正在欣賞陳飛宇獲勝的英姿,聽到尹信的話後,秀眉頓時皺了起來:“萬幽門人才濟濟,從來就不缺少一個夏白,而且夏白技不如人,被陳非所殺,足見陳非是比夏白更加優秀,正是萬幽門所需要的人才。”

尹信萬萬冇想到謝纖大人會替陳非說話,表情一滯,說不出話來,隻能將滿腔的怒火,全部放到陳非身上,如果不是因為眾目睽睽的話,他都想現在衝上去將陳飛宇大卸八塊為夏白報仇!

遊霞掌門大喜,恭聲道:“謝纖大人英明!”

靈兒等人這才鬆了口氣。

陳飛宇嘴角不自覺的翹起一絲笑意,尹信竟然請求謝纖懲罰自己,如果讓尹信知道自己和謝纖的關係,隻怕嚇都會嚇死尹信。

當然,陳飛宇可不滿足僅僅是嚇死尹信那麼簡單。

這時,謝纖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先是意味深長地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驕傲地宣佈道:“如你們所見,陳非戰勝夏白,獲得最後的勝利,按照之前的賭約,玉華峰依舊屬於玉樞派。”

玉樞派等人為之歡呼,興奮不已。

懷臨喜不自勝地道:“不愧是陳非師弟,竟然保住了玉華峰,果然有幾分師兄我的風采。”

靈兒等人直接當懷臨放了個屁。

遊霞掌門和宋蘆重重鬆了口氣,原本一直壓在心頭的重擔,頓時一掃而空。

隻有俞偉才和許浮二人臉色難看,覺得自己成了小醜。

尹信雙拳緊緊攥起來,雙目怒視陳飛宇,本以為機關算儘,到最後竟然因為陳非而功敗垂成,心裡閃過陣陣殺機!

“你是不是很想殺了我?”

突然,陳飛宇看向了尹信,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力。

懷臨眼睛一亮,猜測道:“獲勝之後,難道陳非師弟還想把尹信給氣死?不錯不錯,越發有師兄的風範了。”

“你什麼意思?”尹信微微皺眉。

說實話,他不僅僅是想殺了陳非,更準確來說,是想一刀一刀將陳非淩遲泄憤,但是當著眾人的麵,他自然不能承認。

“明人不說暗話。”陳飛宇道:“我知道你很想殺了我,站上擂台,我可以給你一次報仇的機會。”

全場一片嘩然,陳非竟然想挑戰烈陽宗宗主,他不要命了?

懷臨驚呼道:“原來陳非師弟不是想氣死尹信,而是想直接跟尹信動手,他……他瘋了不成?”

靈兒師姐等人暗暗點頭,陳非師弟一招秒殺夏白,足見實力不凡,說不定真的能夠戰勝尹信。

尹信雙眼眯了起來:“你想跟我動手?”

“不僅僅是你。”陳飛宇伸手又指了下白骨門、花媚派和蒼炎門的三位掌門人,凜然道:“你們幾個人可以一起上,我一人全挑了。”

此言一出,全場死一般的寂靜。

針落可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