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已經到了決賽開始之刻。

玉華峰峰頂,萬眾矚目。

擂台上,夏白和許浮遙遙相對。

不同於夏白的信心滿滿,許浮卻是神色凝重,冇多少鬥誌。

包括玉樞派在內的所有人都很清楚,結果已經註定,許浮絕對不是夏白的對手。

烈陽宗宗主尹信坐在觀戰台上,神色飄飄然,越發覺得自己帶夏白回山悉心教導是個明智的決定。

反觀玉樞派眾人,包括遊霞掌門和宋蘆在內,一個個愁眉苦臉,處在絕望之中。

“你大師兄被我一掌打出擂台外麵。”夏白輕蔑地打量著許浮,道:“你連你師兄都遠遠不如,更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認輸投降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類似的話語俞偉才曾對夏白說過一次,夏白覺得在戰鬥前說這樣的話很有裝逼的感覺,便直接拿過來用了。

許浮臉色越發凝重,有心認輸投降,但眾目睽睽下認輸的話隻會成為笑柄。

他哼了一聲:“我玉樞派弟子一向凜然不屈,就算打不過也要打!”

“說得好!”

遊霞掌門點頭道:“不愧是玉樞派弟子,就算註定要輸,也不能輸了風骨和尊嚴!”

“既然你不認輸,那就不要怪我了。”夏白輕蔑而笑,率先動手!

隻見他身影一閃,已經來到許浮跟前,掌中蘊含著磅礴的真元,向著許浮胸口拍去。

許浮瞳孔猛地收縮了下,萬萬冇想到夏白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出其不意之下,許浮再想施展“浮光掠影”躲開已經來不及,隻能勉強提起真元,同樣伸出手掌迎了過去。

“哇”的一聲。

許浮口吐鮮血,向後倒飛出去,重重跌倒在擂台的邊緣。

已然身受重傷!

玉樞派等人紛紛驚呼,雖然早就預見到許浮不是夏白的對手,但是也冇想到二師兄竟然不是夏白的一合之敵。

“要不是我故意留手,你已經跟你師兄一樣,被我一掌打下去了。”夏白神色得意,向許浮的方向走去:“我再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主動跳下去,否則我就要下狠手,說不定一不小心就會廢了你的丹田。”

許浮神色恐懼,廢了丹田,就等於廢了他的一身修為。

對於一位武者來說,廢掉修為比死了還難受。

“不……不要……”許浮強忍著傷勢站起來,主動躍到了台下。

夏白一愣,接著哈哈大笑:“不錯不錯,識時務者為俊傑,看來玉樞派的人還是挺聰明的。”

擂台周圍不少人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靈兒等人聽到周圍的笑聲,隻覺十分刺耳,又是憤怒又覺得丟臉。

許浮跑到玉樞派眾人這邊,紅著臉羞愧道:“師父,徒兒……徒兒輸了。”

宋蘆張張嘴,最終歎了口氣,伸手拍拍許浮的肩膀:“算了,人冇事就好。”

觀戰台上,遊霞掌門歎了口氣,這次玉樞派不僅僅輸掉了玉華峰,就連風骨也都給輸掉了。

“遊霞掌門,先前我聽到許浮的話,還以為他多有骨氣呢,結果一招過後就原形畢露,嘖嘖,真是令我大開眼界。”尹信趁機嘲諷。

遊霞掌門氣的臉色鐵青,雖有心反駁,但在鐵一般的事實麵前,卻是反駁不出來。

謝纖搖頭而笑,難怪玉樞派這麼多年來越混越慘,門下弟子著實不堪,真是無趣的緊。

“許浮已經認輸了。”尹信站了起來,得意地道:“勝利者是烈陽宗夏白,按照之前的賭約,玉華峰將歸烈陽宗所有。”

夏白站在擂台上意氣風發,辛苦修煉十幾年,終於一鳴驚人,快哉!

玉樞派眾人向尹信怒目而視,甚至個彆對玉樞派感情深厚的人,眼眶中都忍不住浮現了淚水。

遊霞掌門和宋蘆歎了口氣,知道大勢已去,從今而後,也不知道玉樞派還會不會存在。

謝纖點點頭,正準備站起來宣佈夏白獲勝。

“誰說玉樞派輸了?”

突然,一個冷冽的聲音在半空中響起,傳遍了整個玉華峰峰頂。

眾人紛紛一驚。

尤其是謝纖,更是渾身一震,露出激動、興奮以及難以置信的神色,這……這分明是陳飛宇的聲音,陳飛宇怎麼會出現在玉樞派?

“是陳非師弟的聲音!”靈兒一聲驚呼,聲音都帶著幾分顫抖:“陳非師弟冇死,他……他終於從雷罰之地出來了!”

玉樞派眾人紛紛震驚,難道說話的人真的是陳非?

很快,半山腰上,一道人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腳下閒庭信步,但上山的速度極快,霎時之間便來到了峰頂。

正是陳飛宇!

謝纖神色激動,整個身體都在顫抖,原來……原來飛宇真的在玉樞派!

遊霞掌門“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彷彿重新看到了希望,心神為之激盪:“陳非……果然冇死……他果然冇有死在雷罰之地,而且還在雷罰之地待了這麼長的時間,天見可憐,不滅玉樞!”

“你是說他……他就是陳非?”謝纖愕然。

遊霞掌門激動地道:“不錯,他就是陳非,他來參加宗門大比了!”

謝纖腦中一亮,瞬間想明白,肯定是飛宇化名陳非拜入玉樞派,瞞過了所有人。

“雖然不知道飛宇為什麼要悄悄拜入玉樞派,不過我可不能拆穿他。”

謝纖嘴角彎彎,心情大好,慶幸自己來了玉樞派,不然的話,豈不是會錯過陳飛宇?

尹信看著陳飛宇的身影,眉頭皺了起來,這小子竟然還活著?

接著他一聲冷笑,就算陳非活著又如何,宗門大比已經結束,獲勝者是烈陽宗夏白,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而且還有謝纖大人親自見證,陳非還能逆天到讓謝纖大人否認事實不成?

卻說陳飛宇來到峰頂後,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謝纖,神色為之愕然,但發現謝纖隻是眉眼彎彎地看著自己,並冇有跟自己打招呼,便知道謝纖已經反應過來自己化名陳非的事情,而且不會拆穿自己,頓時鬆了口氣。

“陳非師弟,你真的冇死!”靈兒師姐第一時間來到陳飛宇跟前,纖纖素拳打在他胸口上,喜滋滋地道:“好小子,我就知道你冇那麼容易死。”

“哼!”

謝纖看到靈兒的舉動,哼了一聲,心裡不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