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喬清源以喬家作為擔保,欠下陳神醫一個條件,無論何時何事,隻要陳神醫提出來,喬家都會儘力滿足!”

喬清源倚靠在病床上,雖然臉色蒼白,神態虛弱,但是眼神堅毅,絲毫不令人懷疑他話中的誠意。

“善。”陳飛宇點頭而笑,轉身告辭,向外麵走去。

“我去送送飛宇。”喬鳳華立即跟了出去。

“此子以後成就,絕對不可限量,我喬家隻能交好,不可得罪。敬儀,這一條,就寫進喬家家規之中,任何人膽敢得罪陳神醫,一律家法處置。”

喬清源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神色中滿是讚賞。

喬敬儀應了一聲,喬全昆臉色則是臉色微變,陳飛宇當著眾人麵,絲毫不給他麵子,他本來就想暗中對付陳飛宇,哪想到,老爺子竟然製定下這樣的規矩,這讓他如何不怒?

喬清源微微沉吟,繼續道:“我記得承恩食品銷售公司的總經理職位空缺好久了吧,鳳華年紀也不小了,是時候出來獨當一麵了,回頭,讓鳳華去擔任總經理一職吧,算是給她的磨練。”

“是,父親。”喬敬儀大喜過望!

喬全昆臉色更加難看,急道:“爸,鳳華畢竟是女孩子,終究是要嫁人的,這件事情,是不是再商榷一下?”

“我的決定不容更改。”喬清源搖頭,眉宇間出現疲倦之色,重新躺下去,緩緩說道:“我累了,你們出去吧。”

喬全昆應了一聲,眼中閃過陰霾之色。

卻說陳飛宇跟著喬鳳華,走到大廳之中,正向門口走去。

突然,一名年輕帥氣的男子,突然擋在了陳飛宇的麵前,神色憤怒,明顯來者不善。

“喬俊楓,你這是做什麼?”喬鳳華皺眉道。

喬俊楓是喬全昆的兒子,也是喬鳳華的堂弟。

“陳飛宇,你當著眾人的麵,侮辱我父親,你給我等著,這筆賬,我不但會親自向你討回來,而且還會讓你知道,在省城得罪我們喬家的後果!”喬俊楓冷笑不已,雖然陳飛宇醫術高超,但是在現代社會,醫術高超又怎麼樣,在雄厚的資本麵前,依然不堪一擊!

所以,打從心底,喬俊楓就看不上陳飛宇,如果不是顧及到喬鳳華,隻怕,他現在就已經喊來保安,把陳飛宇給狠揍一頓了!

“原來你是喬全昆的兒子。”陳飛宇恍然大悟,接著,輕蔑的笑意,浮上嘴角,道:“果然,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喬俊楓臉色微變,怒道:“陳飛宇,你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很簡單,你爸是傻逼,你也是傻逼。你要有膽量,現在就可以動手試試,但是我得提醒你,我剛救醒你爺爺,如果讓你爺爺知道你對我動手,後果可就不是你能承受的了。”陳飛宇嗤笑一聲,邁步就朝前方走去。

完完全全的不屑一顧!

喬俊楓臉色微變,看著陳飛宇逐漸遠離的背影,眼中閃過屈辱之色,但就是不敢上前動手,憤怒喊道:“你給我等著,笑到最後的纔是真正的贏家!”

旁邊,喬鳳華搖搖頭,就在剛剛那一刻,喬俊楓就已經輸給了陳飛宇。

“有些時候,並不是嗓門越大,就越厲害的。”喬鳳華淡淡說完,跟著陳飛宇而去了。

喬俊華臉色再度一變,重重地哼了一聲!

當陳飛宇走出喬家彆墅的時候,喬鳳華已經追了上來,擔憂地道:“飛宇,喬俊楓的性格和我二叔一樣執拗,你今天這樣削了他們父子麵子,小心他倆會報複你。”

“跳梁小醜罷了,就像獅子從來不會在意螞蟻的報複。”陳飛宇自信地道。

“我知道你很厲害,不過,我二叔這個人怎麼說呢,一向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你還是小心點為好。”喬鳳華翻翻白眼,知道陳飛宇不聽勸,接著道:“我送你,你要去哪裡?”

她話剛說完,突然,手機鈴聲響了起來,喬鳳華拿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後,先是愕然,隨即下意識看了陳飛宇一眼,自語道:“怎麼是她?”

陳飛宇心下好奇,湊眼看去,還冇看到名字,喬鳳華已經接通電話放到了耳邊,剛說了冇兩句,便掛斷了電話,皺眉道:“是呂寶瑜,邀請你明天中午去妙天水榭喝茶。”

彷彿是看到看到陳飛宇好奇的神色,喬鳳華解釋道:“呂寶瑜是呂恩陽的姐姐,這次邀請你肯定是不懷好意,我原本想直接拒絕她的。不過,呂寶瑜這個女人很有手段,她既然能通過我找到你,肯定對你的行蹤瞭如指掌,與其讓她在背後繼續搞一些小手段,不如主動出擊,看看她葫蘆裡到底賣什麼藥,飛宇,你不會怪人家自作主張吧?”

喬鳳華可憐兮兮地樣子,似乎十分擔心陳飛宇生氣。

“美女犯了錯,上帝都會原諒。”陳飛宇笑道,就算喬鳳華不自作主張,他估計也會答應呂寶瑜的邀請。

“我就知道,飛宇一定不會生我氣的。”喬鳳華展顏而笑,心裡美滋滋的,推著陳飛宇的後背,讓他坐上自己的瑪莎拉蒂,離開了喬家彆墅。

一路上,喬鳳華向陳飛宇詳細介紹了呂寶瑜。

通過喬鳳華的介紹,陳飛宇能明顯感受到,喬鳳華對呂寶瑜的讚譽十分高,甚至,喬鳳華隱隱還有些敬佩呂寶瑜。

要知道,喬鳳華無論是相貌還是能力,都已經屬於省城最為優秀的幾個女子之一了。

然而,這麼優秀的喬鳳華,竟然會對呂寶瑜這麼推崇,由不得陳飛宇不驚訝。

“在省城上流社會,有一句人人皆知的話,'呂家最令世人生畏的地方,一是商界的龐大資本二是省城政界的能量三是呂寶瑜'。可以這麼說,呂寶瑜絕對是一個能單憑自身能力,就能攪亂風雲的奇女子。”

這是喬鳳華對呂寶瑜的評價總結,讓陳飛宇側目不已。

單單一個女人,就能媲美商界資本與政界能量,聽起來有些匪夷所思,也讓陳飛宇對明天和呂寶瑜的見麵,充滿了興趣。

當然,由於明天要去妙天水榭赴約,見識一下呂寶瑜這位被喬鳳華如此推崇的奇女子,無奈之下,隻能繼續把去趙家打探虛實的事情給延後。

隻是陳飛宇並不知道,由於他剛來省城,便鬨下來極大的動靜,名聲也在省城上流社會漸漸傳了出去,趙家已然知曉他來到省城,大喜之下,正在策劃一波雷霆霹靂手段,準備暗中對付陳飛宇。

第二天中午,由於喬鳳華有要事處理,陳飛宇就開著她的瑪莎拉蒂,自己一個人來到妙天水榭。

妙天水榭屬於呂家的產業,同時也是省城最為高檔的會所之一,能在這裡出入的人,無一例外,非富即貴,停車場上更是停著一排一排的豪車,法拉利、保時捷等名車更是所在多有。

出乎陳飛宇的意料,他從車裡走下來後,竟然在門口的大理石台階上,見到了史子航。

史子航正騎在門口的大石獅子上,一臉的百無聊賴,突然看到陳飛宇,頓時眼前一亮,一個翻身就跳下來,屁顛屁顛地朝陳飛宇跑去。

“老大,你怎麼也過來了,呦嗬,還開著鳳華姐的愛駕,你倆這關係進展的挺快嘛。”史子航曖昧地笑道。

陳飛宇翻翻白眼,問道:“你不是出去泡妹子了嗎,怎麼來這裡乾嘛?”

史子航撓撓頭,嘿嘿笑道:“我這幾天不是認識不少狐朋狗友嗎,今天有人攢局,在妙天水榭聚一聚,而且據說還有某位頂級豪門的公子哥也來,然後我就過來了,對了,老大,你來這裡乾嘛?”

“赴約。”陳飛宇淡淡道。

“赴誰的約?”史子航眼睛一亮,覺得十有**是個漂亮姑娘,立即問道。

“呂寶瑜。”陳飛宇說完,已經邁步,向妙天水榭走了進去,門口站著兩名高質量的旗袍迎賓,立即行禮問好,顯示著高檔會所的與眾不同。

史子航留在原地一臉驚愕,震驚道:“呂寶瑜?不就是呂恩陽的姐姐,而且還被我姐稱讚為'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的呂寶瑜?我靠,老大牛逼,連這樣的帶刺玫瑰都敢招惹,咦,老大,等等我……

史子航噔噔噔追上陳飛宇,豎起大拇指,一臉的佩服道:“老大,呂寶瑜可是帶刺的玫瑰,一向眼高於頂,據說整個省城上流社會精英弟子,能被她看在眼裡的,也不過五指之數,你剛來省城不過三天,就能和呂寶瑜約會,他奶奶的,真是給咱們明濟市大好男兒漲臉!”

陳飛宇邊走邊平淡地道:“會無好會,宴無好宴。尤其呂寶瑜還是呂恩陽的姐姐,前天晚上在他弟弟的定親晚宴上,我把她弟弟的未婚妻給搶走了,你覺得,呂寶瑜這次約我過來,是為了和我花前月下談情說愛?”

史子航倒吸一口涼氣,突然賤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再說了,以老大的本事,隻要呂寶瑜不是性冷淡,老大勾勾手指,還不是手到擒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