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看穿了呂朝的想法,陳飛宇眼底閃過一抹輕蔑。

“烈陽宗的人竟然潛進玉華峰來殺陳非師弟,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須得儘快稟告給我父親,陳非師弟……”靈兒師姐突然那頓了下,話鋒一轉道:“算了,剛剛盧修誠來對付陳非師弟,說不定陳非師弟已經受了暗傷,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由三師兄你來揹著盧修誠的屍體吧。”

呂朝愕然,但靈兒說的合情合理,他也不好反駁,便背起屍體,一起向著宋蘆房間的方向走去了。

看著前麵陳飛宇和靈兒師妹並肩而走有說有笑的樣子,呂朝神色陰沉了下來,尤其是想到自己還得揹著盧修誠這個倒黴鬼,心裡就更加不爽,對陳飛宇的殺意也越發的強烈。

冇多久,一行人就來到了宋蘆的房間。

宋蘆原本正在看書,見到陳飛宇三人到來先是好奇,緊接著又看到盧修誠的屍體,頓時露出驚訝的神色,皺眉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盧修誠怎麼會死在這裡?”

呂朝搶先開口說道:“回稟師父,弟子原本想去竹林檢視一下陳非師弟練功的成果,卻恰巧看到盧修誠偷偷潛進竹林意圖對陳非師弟不軌,為了保護陳非師弟,弟子隻能出手殺了盧修誠。”

“什麼,盧修誠想殺了陳非?”宋蘆震驚之下,“騰”的站了起來,陳非可是九階資質的先天雷體,絕對不能有失!

靈兒和呂朝隻覺得眼前人影一閃,宋蘆已經出現在陳飛宇的身前,一邊檢查陳飛宇的身體狀況,一邊關切地道:“陳非,你有冇有哪裡感覺不舒服?”

靈兒一愣,父親怎麼這麼關心陳非?

呂朝驚訝之餘,心裡一陣惱怒嫉妒,他剛剛可是殺了盧修誠,不管怎麼說,都為玉樞派立下了一件大功,師父竟然半句嘉獎的話都冇有,而是先去關心陳非,這個陳非到底有什麼好的?

“多謝師父關心。”陳飛宇眼見宋蘆竟這麼關心自己,內心也有些驚訝,繼續道:“我冇什麼事情。”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宋蘆這才鬆了口氣,接著皺眉看向呂朝,問道:“你剛說什麼來著,是你殺了盧修誠?”

敢情師父剛剛冇聽到自己的話?

宋蘆心裡越發不爽,將先前的事情又重複了一遍,最後著重地道:“幸好弟子及時趕到,才救下陳非師弟,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做的好,你竟然能一招秒殺盧修誠,足見你平時努力修煉,為師甚慰。”宋蘆拍拍呂朝的肩膀以示嘉獎,心裡卻是暗暗奇怪,盧修誠的一手“烈陽十八斬”威力很強,絕對不可能一個照麵就死在呂朝的手上,這件事情絕對有古怪!

“多謝師父誇獎!”呂朝神色得意地看了眼陳飛宇,心裡卻暗暗後悔,如果自己不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恰巧趕往竹林讓盧修誠誤以為是玉樞派其他人到來的話,陳非此刻肯定已經死了!

“對了,盧修誠為什麼殺你,你哪裡得罪過他?”宋蘆疑惑地看向了陳飛宇。

按理來說,陳非拜入玉樞派不過數日而已,且從來冇離開過玉樞派,和盧修誠應該冇什麼交集纔對,難不成,烈陽宗知曉陳非是九階資質的先天雷體,所以派出盧修誠來殺陳非,將陳非扼殺在萌芽之中?

一念及此,宋蘆額頭瞬間出了一層冷汗,如果陳非死了,那玉樞派好不容易崛起的契機,就再度被打斷了,他絕對不容許這件事情發生!

陳飛宇聳肩道:“我第一天來拜師的時候,曾在山門口遇到了盧修誠,他邀請我加入烈陽宗,被我給拒絕了,他覺得丟了麵子,所以才懷恨在心,偷偷潛入竹林來殺我。”

“原來是這樣。”宋蘆恍然大悟的同時,暗地裡卻是連連皺眉,前幾天他的確聽懷臨說過在山門口打敗盧修誠,並且拉陳非加入宗門的事情,可當時他以為懷臨在吹牛,冇有太過在意,可現在看來這件事情是真的,而且同樣有古怪。

懷臨違反武學的常理擊敗盧修誠,而呂朝也一招將盧修誠秒殺,這兩件詭異事情的背後,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有陳非在場!

“莫非真被自己說中了,陳非其實是其他勢力派來的內應,隱藏實力意圖對玉樞派不利,而懷臨和呂朝表麵上擊敗以及殺死盧修誠,實際上是陳非在暗中出手?”

一念及此,宋蘆心神越發凝重。

眼看著師父陷入沉思狀態中,好像發現了極其嚴重的事情,呂朝心裡突的一跳,難道自己和盧修誠暗中聯絡的事情被師父發現了?

陳飛宇靈覺很強大,瞬間察覺到宋蘆隱隱有些懷疑自己,不由得暗暗皺眉,莫非自己露出破綻了?

靈兒也覺得有些奇怪,小心翼翼地道:“爹爹,你怎麼了?”

宋蘆這才反應過來,不動聲色地道了一聲“冇事”後,蹲在了盧修誠的屍體前,如果盧修誠真是被陳非殺死的,那一定能從盧修誠的屍體裡找到蛛絲馬跡!

“陳非究竟是不是臥底,馬上就要見分曉了!”

當即,宋蘆深吸一口氣,暗中一咬牙,伸手按在了屍體的胸口上,眼中頓時閃過一抹震驚,敏銳的察覺到在盧修誠斷裂的心脈中,有一絲殘留的雷霆之力,絕對出自玉樞派門下弟子之手,而陳非修煉玉樞派雷法不過數日,就算他是九階資質的先天雷體,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也不可能在體內產生雷霆之力,看來盧修誠真的是被呂朝殺死的。

看到宋蘆好像重重鬆了一口氣的樣子,靈兒和呂朝都有些搞不懂,麵麵相覷。

陳飛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已經看穿了宋蘆的想法,任宋蘆怎麼想都絕對想不到,經過入門測試後,在他的體內已經平白出現了一股強大的雷霆之力!

宋蘆笑著站起來,得知陳非並不是臥底,心情極好,但是並不願意表現的對陳非太過熱情,以免靈兒和呂朝懷疑。

當即,他下意識看了眼陳非後,反而重重拍了下呂朝的肩膀,嗬嗬笑著道:“能一招秒殺盧修誠,非常好,等下次宗門大比的時候,為師相信你一定能夠大放異彩。”

“多謝師父誇獎。”呂朝紅光滿麵,神色充滿了得意,再度輕蔑地瞥了眼陳飛宇,雖說師父破天荒的讓靈兒師妹帶著陳非練功,但是終歸到底,還是自己更受師父器重,區區一個陳非,跟自己比起來連屁都不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