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中,陳飛宇踏月而站,負手而立,看著竹林中從遠處而來的身影,平靜的神色中隱隱有一種嘲諷的意味。

盧修誠在竹林中縱橫跳躍,速度極快,冇多久便來到了陳飛宇身前三米的地方站定,手中長刀在月光下散發著森神寒光,冷笑道:“你小子果然在這裡。”

“你竟然知道我在這裡?”陳飛宇挑眉道:“看來玉樞派裡麵有你們烈陽宗的眼線。”

他在竹林中練功的事情在玉樞派中並不算秘密,但也絕對不是其他門派弟子能夠輕易知道的,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玉樞派中有烈陽宗的眼線,將自己的行蹤告知了盧修誠,所以盧修誠才能準確的來竹林中找到自己。

“你倒是聰明。”盧修誠得意大笑,笑聲中有著毫不掩飾的輕蔑之意:“不過再聰明也是枉費,因為你很快就會死在我的刀下!”

殺意、刀意在竹林中縱橫,周圍竹葉為之激盪,在半空中飛舞。

“你想殺我?”

“你又不是美女,如果我不為殺你的話,我又為什麼會趁著夜色專門來竹林找你?”盧修誠眼中閃過憤怒之色:“要不是你,我也不會當眾出醜,當日離開後,我就暗暗發誓,一定要親手殺了你報仇!”

數日前他在玉樞派門前被懷臨“擊敗”,將其引為生平大恥,但是他很清楚,自己之所以被懷臨擊敗,絕對是有一位高人在暗中相助懷臨,並不是真的敗給了懷臨。

而他回到烈陽宗將這件事情彙報給師父後,師父也篤定的說是暗中有高人出手,甚至那個人可能就是遊霞掌門,所以他輸給懷臨情有可原,心裡對懷臨的鄙夷依舊不減。

但是那個囂張狂妄的陳非,不但拒絕他的邀請,還當眾貶低烈陽宗的功法不如玉樞派雷法,簡直是將烈陽宗貶低到了極點,也正是因為陳非,纔會有後麵他和懷臨決鬥的事情發生。

可以說,陳非是導致他丟人的罪魁禍首,是以在盧修誠心目中,對陳非的憤怒和殺意遠遠在懷臨之上。

所以當他得知陳非在竹林後,便趁著夜色悄然潛進來,意圖斬殺陳非,以泄自己心頭之恨。

“我僅僅拒絕了烈陽宗的邀請,你就懷恨在心想殺了我,如此心胸狹窄,足以看出來你們烈陽宗的確冇有加入的必要。”陳飛宇搖頭笑道:“而且我也的確冇有說錯,你們烈陽宗的功法,遠遠比不上玉樞派的雷法。”

玉樞派雖然大部分功法都失傳了,但畢竟傳承久遠、底蘊深厚,遠遠不是烈陽宗可以相比的,不說其他的,單單是一套“浮光掠影”,就是陳飛宇所見識過的最為高深的輕身功法,隻能說玉樞派千年式微之下,招收不到合適的人才,冇辦法將玉樞派發揚光大。

“臭小子,找死!”盧修誠眼中厲芒一閃,握緊了刀柄,身上的殺意越發濃鬱:“既然你如此冇有見識,那我就大發慈悲,讓你死在烈陽宗的‘烈焰十八斬’之下,讓你見識見識我們烈陽宗武學的厲害!”

強烈的殺意瀰漫四周,淩亂的竹葉越發在半空飛舞。

陳飛宇依舊八風不動,伸出一根手指搖了搖,笑著道:“我勸你還是死心吧,你根本殺不了我。”

盧修誠動作一僵,微微皺眉,這小子如此篤定自信,莫非周圍有玉樞派的強者?

他悄然向四周看了下,隻見周圍空蕩蕩的,唯有竹林在風中搖擺颯颯作響,哪裡有其他人在?

“好小子,我差點被你給唬住了,今天你必死無疑!”盧修誠哈哈大笑,仗刀向著陳飛宇衝去,一經施展便是“烈陽十八斬”,而且還是“烈焰十八斬”中的高深招式——萬物皆熔!

長刀上頓時散發出強烈的火焰,激盪出一陣陣熾熱的熱浪!

霎時間,空中激盪的竹葉在陳飛宇周身紛紛燃燒,將周圍環境照的明亮。

熊熊火光中,陳飛宇站在原地依舊不閃不避,眼中隱隱有著一絲輕蔑。

實際上,他也完全有能力輕蔑!

盧修誠同樣輕蔑,這小子站在原地都冇有反應,估計是被自己嚇傻了,不過也正常,陳非拜入玉樞派的時間不過區區幾天而已,實力低下宛若螻蟻,如果能及時反應過來纔是怪事一件。

“小子,你去死吧!”

盧修誠眨眼之間已經襲到陳飛宇跟前,手中長刀攜帶著無邊的烈火,斬向陳飛宇的腦袋!

刀還未至,強烈的火焰已經將陳飛宇完全給包裹住,看不到了身影。

盧修誠神色得意,隻怕自己的刀還冇有落下,陳非就已經被自己的火焰燃燒成灰燼了……咦,奇怪,這小子被火焰焚身,為什麼冇有發出一丁點的呼痛聲,難道是瞬間被火焰燃燒殆儘,都冇來得及發出叫喊聲?看來自己的實力又有精進了!

他神色為之興奮!

突然,在滔天的火焰中伸出一隻手。

手指纖細修長,像極了女人的手,但這隻手卻擁有無邊的魔力,輕易地破開火焰,更直接探進火焰的最中心,將劈來的長刀穩穩地夾在了手中。

盧修誠刀勢頓止,隻覺得陳非的手比世間任何精鋼都要堅硬,無論他怎麼用力,長刀都冇辦法前進分毫,震驚地道:“怎……怎麼會……會這樣?”

“我說過你殺不了我,現在你信了嗎?”

火焰中,傳來陳飛宇冷冷的聲音。

隨著他話音落下,周邊的火焰被一股無形的氣體分割開,露出了裡麵的陳飛宇。

隻見陳飛宇周身完好無損,神色冷漠,眼神睥睨,在周圍火焰的映照下,彷彿是踏火而來的戰神!

“你……你竟然這麼厲害……”盧修誠神色驚駭,像是見鬼了也一樣,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失聲道:“那天在暗中相助懷臨的人竟然……竟然是你?你到底是……是誰?”

“將死之人,冇必要更冇資格知道我的名字。”陳飛宇冷冷地道,彷彿是宣判世人死亡的死神,正準備掐斷盧修誠的脖子。

突然,他敏銳的察覺到,竹林遠處傳來一陣動靜,立即釋放出神識查探,赫然隻見是綠帽三師兄鬼鬼祟祟地跑了過來。

“他竟然也來了?如果三師兄看到盧修誠死在我的手裡,肯定會暴露我的身份,到時候再想名正言順的待在玉樞派就冇那麼容易了。”

陳飛宇微微皺眉,隻覺得一陣為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