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理會旁邊傻眼的懷臨,陳飛宇眼睛一亮:“靈兒師姐這是要傳授我雷法了嗎?”

他來玉樞派的目的之一,就是見識一下玉樞派的雷法和“玉霄雷法”有何區彆之處,冇想到他還冇有開口,靈兒師姐就主動來傳授教導他,這絕對是意外之喜。

“玉樞雷法博大精深,且威力巨大,一不小心就會傷到自身,想要學習雷法,你還有點不夠格,我得先試試你自身有多少本事才行。”靈兒師姐一臉輕蔑,她可不信陳非的資質能勝過自己。

“不知道靈兒師姐打算怎麼個試法?”陳飛宇挑眉問道。

“簡單。”靈兒師姐纖手微揚,牆角的某根木棍,已經很榮幸地飛到了她的手裡,道:“我先來試試你的身手如何,這根木棍就當做是劍,我們來比試劍法。”

懷臨頓時長大了嘴,靈兒師姐可是“傳奇中期”的強者,跟陳非比劍法的話,這不是明擺著想要教訓陳非嗎,陳非到底哪裡得罪靈兒師姐了?

算了,不管陳非是怎麼得罪的靈兒師姐,總之有一件事情他可以確認,那就是有好戲看了!

他連忙建議道:“靈兒師姐說的有道理,就得先看看陳非的斤兩再考慮傳授給他雷法,對了,這個院子寬敞明亮,而且很少有人過來,不如靈兒師姐就在這裡教訓……哦不,是跟陳非動手過招,也好讓師弟我學習學習。”

靈兒師姐一想覺得有道理,便點頭道:“就在這裡比試也好,陳非,你快去挑揀‘兵刃’吧。”

“等等。”陳飛宇站在原地冇有動。

靈兒師姐皺眉問道:“怎麼,你還有疑問?”

陳飛宇笑著道:“靈兒師姐是‘傳奇中期’的強者,跟我比試身手的話,對我太吃虧了。”

“這個你放心,我不用真元內勁。”靈兒師姐拿著木棍挽了一個劍花,姿態飄逸優美,驕傲地道:“隻施展劍招跟你動手,怎麼樣?”

懷臨眼睛一亮,真不愧是靈兒師姐,連拿著一根木棍挽劍花都那麼漂亮。

“如此最好。”陳飛宇笑了笑,走到牆邊的那堆乾柴前仔細挑揀了起來:“我得找一個趁手的,不然的話,說不定不是靈兒師姐的對手。”

靈兒師姐一聲嗤笑:“就算你挑到趁手的,也不是師姐我的對手。”

“就是就是。”懷臨立即不滿地道:“靈兒師姐可是‘傳奇中期’強者,無論眼光、見識還是戰鬥經驗都遠遠在你之上,就算不施展真元,也能夠輕易擊敗你!”

“哈,那可未必。”陳飛宇一聲輕笑,突然眼前一亮,隨手拿起一根木棍,道:“就是這根吧。”

靈兒師姐頓時無語了,隻見陳非手中的木棍長不過一尺,僅僅隻有正常長劍的三分之一,跟匕首長短差不多。

懷臨不滿地高喊道:“喂喂喂,陳非師弟,你這就過分了啊,和靈兒師姐動手,你還敢用這麼短的木棍,你這不是明擺著看不起靈兒師姐嗎?”

“閉嘴!”靈兒師姐訓斥了懷臨一句,接著看向陳飛宇手中的短棍,輕蹙秀眉道:“你確定要用這個跟我比?”

“當然,所謂一寸短、一寸險,彆看這根木棍短,但是有大妙處。”陳飛宇說罷,又及時補充道:“當然,作為男人是不能短的,要越長越好。”

懷臨先是一愣,繼而“噗”的一聲,神色充滿了震撼,陳非這小子竟然……竟然在調戲靈兒師姐,他不要命了?

“什麼越長越好,胡說八道。”靈兒師姐還未經人事,再加上宋蘆教導的好,很少聽到男女相關的事情,哪裡能聽出來陳飛宇話中的意思,哼道:“既然你打算用它跟我打,那我就成全你,如果你輸了,你休想我把玉樞派雷法傳給你。”

“聽靈兒師姐的意思,如果我贏了你,你就傳我雷法嗎?”陳飛宇挑眉說道。

靈兒師姐一愣,我什麼時候說過你贏了我就傳你雷法的?

但陳非已經說到這份上了,她如果拒絕的話,豈不是說明她擔心會輸給陳非?

當即,靈兒師姐高傲地道:“好,如果你贏了我,那我就傳你雷法。”

“一言為定,恰巧我在上玉樞派之前,曾遇異人傳授劍訣,能儘破天下劍法,今日正好試驗一番。”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他最擅長的便是劍法,對付一個不用真元內勁的靈兒師姐,不過是手到擒來。

“儘破天下劍法?吹牛!你就等著跪地求饒吧。”靈兒師姐一聲嗤笑,顯然不信陳飛宇的話,接著突然出手,木棍向著陳飛宇小腹點去。

出手迅捷,姿態優美。

“好!”懷臨一聲喝彩:“靈兒師姐好棒!”

靈兒師姐眉宇間閃過一抹得色,這一招絕對不是陳非能躲開的。

突然,陳飛宇側身向前欺進兩步,手中短棍隨隨便便向前一伸,正好封住了靈兒師姐的劍路,如果靈兒師姐繼續向前遞劍的話,那她的手腕正好會被陳飛宇的短棍戳中。

靈兒師姐眼中閃過一抹訝異,中途立即變招,皓如白雪的手腕微微翻轉,已經躲開陳飛宇的短棍,轉而向陳飛宇的胸口點去。

陳飛宇似提前料到了靈兒師姐的動向,也不見他做何動作,短棍斜著向上方刺去,恰恰又對準了靈兒師姐的手腕,封住了她的劍路。

靈兒越發驚訝,再度變招,豈料陳飛宇也隨之變招,依舊牢牢封住靈兒師姐的劍路。

“怎麼會這樣,難道真如陳非所說,他能儘破天下劍法?不,絕對不可能,他出劍的招式平平無奇,不過是角度刁鑽而已,哪裡又能破天下劍法?”

靈兒師姐心裡輕蔑,接著連變十幾招快速強攻。

陳飛宇覺得自己不能表現的太過亮眼,以免引起懷疑,便故意防水,裝作一番手忙腳亂的樣子。

靈兒師姐一陣得意,手中長棍再度淩厲三分:“什麼儘破天下劍法,果然是吹牛,這下看你還能堅持多久!”

“靈兒師姐加油!”懷臨連連拍手喝彩叫好。

身處連綿不斷的攻勢中,陳飛宇猶如大海中的扁舟,看似危險,卻每每在關鍵時刻化險為夷,將靈兒師姐的攻勢化解掉。

“這傢夥好頑強!”

靈兒師姐心裡一陣焦躁,如果連一個纔剛剛拜入山門的弟子都拿不下來,傳出去後,自己豈不是會成為笑柄?

她正準備加強攻勢。

突然,陳飛宇劍招風格突變,覷準靈兒師姐招式破綻的空隙,再度欺身到靈兒師姐身前,手持木棍向著靈兒師姐飽滿的胸部刺去。

“我靠!”

懷臨頓時張大嘴,連靈兒師姐這麼香豔敏感的部位都敢下手,陳非不要命了?不過我流口水乾嘛……嘶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