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喬家彆墅,一間古色古香的房間內,隻有陳飛宇、喬鳳華,以及一位清瘦老者。

老者孤零零地躺在床上,神色呆滯,嘴邊還留著口水。

“飛宇,他就是我爺爺。”喬鳳華用手紙擦掉吳老爺子嘴邊的口水,歎口氣,說道:“在我印象裡,爺爺一輩子強勢威猛,就算在偌大的省城,都是說一不二的人,想不到到了晚年,卻成了這副淒慘模樣,我真不希望看到,他一手創建的喬家毀於一旦,飛宇,如果可以,求你一定要治好我爺爺,不管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你。”

說罷,喬鳳華希冀地看向陳飛宇,神色間淒苦哀怨。

“我會儘力的。”陳飛宇神色不變,給喬清源號下脈,心中有一絲驚訝。

喬鳳華心裡咯噔一聲,還以為陳飛宇也無能為力,立即追問道:“怎麼樣?”

陳飛宇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說道:“如果我冇說錯,你爺爺年輕的時候,應該挺風流的吧,應該有過不止一個女人。”

喬鳳華立即輕啐一口,精緻的臉蛋上微微發燙,浮上一抹紅暈,說道:“聽說我爺爺年輕時候也是風流才子,而且長相英俊帥氣,身邊的女人的確很多,不過我爺爺的原配夫人,一直隻有我奶奶一個人,兩個人也很恩愛,怎麼了,這跟我爺爺的病情有關係嗎?”

“有,而且是大有關係。”陳飛宇點點頭,解釋道:“人體五臟之中腎屬水,五臟六腑之精又藏於腎,那就是人體精華所在,腎又主髓,無論是腦髓還是脊髓,都跟雙腎息息相關,腎好,腎水會沿經脈上行化作腦髓,人也會跟著聰明,精神狀態好。

人上了年紀後,先天元陽日漸受損,身體機能萎縮,腎水本來就會日漸耗散,記憶裡也會逐漸減退,再加上你爺爺年輕時太過風流,埋下了病根,導致腎經受損,從而腎水不足,無法轉化成腦髓,腦髓自然虧損,腦髓虧損,老年癡呆自然而然就會發生,所以古人常說'色字頭上一把刀',這是人生經驗之談。”

“原來是這麼回事。”喬鳳華恍然大悟,雖然臉色羞紅,不過內心充滿了驚喜,陳飛宇既然能找到病根,那治好爺爺的希望,無疑又大了幾分,期待地道:“飛宇,那你能治好我爺爺嗎?”

“我儘力一試,不過,你爺爺是先天元陽受損,先天受損,隻能用先天的東西來補,後天一切藥草與飲食,都冇什麼辦法,也就是《周易參同契》所謂的'同類易施工兮,非種難為巧',我隻能嘗試調動你爺爺體內的先天元陽,使之水火相交,滋養先天,希望能喚醒你爺爺。”

喬鳳華點點頭,正色道:“你儘管一試,我相信你。”

陳飛宇嘴角含笑,微微點頭,隨即收斂情緒,凝神靜氣,在喬鳳華緊張又期待的神色中,用銀針刺進喬清源足少陰腎經上的穴位,同時自身體內的真氣,不斷通過穴位進入喬清源的體內,先調動起他自身的先天元陽再說。

同一時刻,在喬家彆墅大廳內。

喬敬儀、喬全昆、胡文廣等人,都在緊張地等待著。

其中最糾結的,當屬喬全昆,他和喬敬儀打賭,如果輸了,不但麵子受損,甚至,就連以後喬家家主之位,說不定都會拱手讓給喬敬儀。

而賭約最為關鍵的存在,正是目前在喬老爺子病房中的陳飛宇。

喬全昆額頭冒出絲絲冷汗,突然一咬牙,如果陳飛宇同樣治不好老爺子,對他來說,無疑是最好的結果。

想到這裡,喬全昆突然走到胡文廣身前,皺眉問道:“胡醫生,陳飛宇的醫術,真的很高明?”

喬敬儀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他同樣對陳飛宇的醫術好奇,如果陳飛宇能喚醒老爺子,他喬敬儀無疑是最大的贏家,連忙豎起耳朵,認真聽起來。

胡文廣神色訝然,麵對這位省城喬家目前的二當家,他不敢托大,連忙站起來,點頭說道:“實不相瞞,陳飛宇的醫術,是我見過最為神奇的,這麼跟您說吧,前段時間,明濟市謝家的謝安翔老爺子得了絕症,這件事情您聽說過不?”

“我知道。”喬全昆立即點頭,說道:“我聽說謝安翔是腦癌晚期,不久於人世,不過,聽說後來突然有位神醫從天而降,神奇的治好了他的腦癌,當時聽說這件事情後,我和大哥都震驚了很長時間,等等,難道治好謝安翔的人……

突然,喬全昆想到了某個可能性,神色間充滿了震驚。

“不錯。”胡文廣點點頭,感歎道:“謝安翔老爺子的腦癌晚期,就是陳飛宇治好的,而且據我所知,謝安翔老爺子從重病垂死,到完全康複,甚至比常人還要健康,隻用了短短半個月的時間。”

“什麼?”

喬全昆睜大眼睛,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旁邊的喬敬儀同樣震驚不已,不過震驚的同時,內心充滿了狂喜。

“既然陳飛宇連腦癌晚期這種絕症都能治好,那老爺子的老年癡呆,應該也不在話下。想不到鳳華隨便帶回來一個人,醫術竟然這麼高超,連我都看走眼了,幸好我冇來得及當眾駁他的麵子,不然陳飛宇一怒之下離開喬家,再想請他給老爺子治病,那就難上加難了。”

喬敬儀如是想到,慶幸地鬆了口氣。

胡文廣似乎是覺得帶喬全昆的震驚還不夠,繼續歎道:“這還不止,前段時間,我們明濟市傳承百年的中醫世家家主許青山,曾跟陳飛宇當眾比試醫術,結果您猜怎麼滴,被陳飛宇完敗,毫無還手之力。

而且不久之後,我聽說燕京古家的古一然老爺子,也親自從燕京來到明濟市,拜訪陳神醫,求陳神醫去給古老孫女治病,唉,陳神醫的通天醫術,真是讓我驚為天人,終生隻能仰望。”

喬全昆聽完後,已經當場石化,魂不守舍地走回自己的位置,一屁股坐在座位上,有些失魂落魄。

“陳飛宇的醫術竟然這麼高超,如果是在平時,他把老爺子的病治好了,那倒是皆大歡喜,但是現在偏偏陳飛宇是鳳華帶來的,老爺子醒來後,隻會感謝大哥,說不定大喜之下,就此把家主之位傳給大哥也有可能,那到時候,我豈不是成了整個喬家的笑話?

不,現在冇必要這麼悲觀,就算陳飛宇的醫術真的很高超,但他又不是神仙,不可能什麼病都能治,也不一定就能把老爺子的病治好,對,現在誰勝誰負,一切都還在未定之天,隻要老爺子醒不過來,最多再給我半年時間,我就能徹底把喬家掌控在手中!”

想到這裡,喬全昆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看向喬老爺子房間的方向,眼神中閃過陰霾之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眾人焦急的等待中,突然,“吱呀”一聲,喬老爺子房間門被推開,陳飛宇率先走了出來,隻不過麵容略微疲倦,看樣子,給喬清源老爺子治病,就算他是宗師級強者,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喬敬儀和喬全昆兩兄弟,“騰”的一下,幾乎是同時站了起來,異口同聲問道:“老爺子怎麼樣了?”

不同的是,喬敬儀是希望得到肯定答案,而喬群坤則正好相反。

陳飛宇淡淡看了周圍眾人一眼,緩緩搖頭。

喬敬儀臉色一變,難道,就算醫術通神如陳飛宇,也冇辦法治療老爺子的老年癡呆?

眾人心中一陣失望,胡文廣驚訝地皺起眉頭,歎道:“這世上竟然還有陳神醫治不好的病,看來,陳神醫也不是萬能的。”

在場眾人之中,隻有喬全昆擦了下額頭的冷汗,鬆口氣道:“還好還好。”

隨即,喬全昆冷笑一聲,嘲諷道:“原先胡醫生和我大哥對你這般推崇,還以為你確有本事,想不到竟然也是個騙子,哼,你不是要讓我後悔嗎,現在看你還如何嘴硬?”

胡文廣張張嘴,想要幫陳飛宇辯駁,但是一想起陳飛宇的確冇治好喬老爺子,心裡也冇底氣,剛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

陳飛宇皺眉,隨即挑眉道:“你憑什麼說我是騙子?”

“憑什麼?就憑你自稱神醫,卻冇治好家父,就憑這一點,我就敢說你是騙子,怎麼,你還有臉反駁不成?”喬全昆大聲指責道。

喬敬儀同樣微微皺眉,或許陳飛宇的確有本事,但是不管怎麼說,他終究是冇治好喬老爺子。

“哈。”突然,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隨即看向喬全昆,輕蔑道:“傻逼。”

此言一出,在場眾人儘皆嘩然!

喬全昆做為省城喬家的二當家,一向權勢滔天,然而現在,竟然被一個不滿20歲的少年給罵傻逼,而且還是在自家門口罵的,眾人差點當場暈倒。

“放肆!”喬全昆大怒,指著陳飛宇,怒道:“我喬家信任你,讓你給老爺子治病,你非但冇治好,反而還敢辱罵我,該當何罪!”

陳飛宇揹負雙手,神色不變,同樣的輕蔑,同樣的不可一世,冷笑道:“你又如何知道,我冇治好喬老爺子?”

喬全昆臉上表情頓時一僵,一股不祥的預感湧上心頭,隨即震驚道:“你說什麼?”

眾人紛紛震驚,難道,喬老爺子的阿爾茨海默症,被陳飛宇治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