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邵沐驚奇歸驚奇,但聽到陳飛宇說盧修誠是蒼蠅,心裡還是不自覺的高興起來,覺得出了一口氣,心裡一陣舒坦。

“入門測試?”

懷臨一愣,突然看到邵沐連連向自己使眼色,立馬就反應過來,為了忽悠陳非加入玉樞派,編造了一個所謂的“入門測試”,連忙一拍腦袋,道:“對對對,入門測試,你看我這腦子,隻要經過入門測試,才能順利加入玉樞派,走走走,我跟師姐帶你去參加入門測試。”

邵沐連連點頭。

陳飛宇奇怪地道:“你們兩個陪我一起去?不需要留個人守在這裡,等著其他想要加入宗門的新弟子嗎?”

除了你這個傻帽之外,哪裡還會有其他想要加入玉樞派的傻子?

當然,這種話不能直接跟陳飛宇說。

邵沐及時說道:“咱們剛剛也算是同曆生死,情誼自然非同小可,現在你要參加入門測試,我和懷臨師弟當然得陪著你一起去。”

“對對對,大家同曆生死,理應一起陪著你。”懷臨連連點頭,暗中向邵沐伸出一個大拇指,不愧是邵沐師姐,反應就是快。

邵沐一陣得意,擔心被陳飛宇看出來,及時道:“咱們這就進去吧。”

說罷,她一路當先從山門走了進去,在前麵帶路。

她和懷臨的小動作自然瞞不過陳飛宇的雙眼,陳飛宇嘴角翹起一抹莫名的笑意,也冇有拆穿,和懷臨並肩走了進去。

走進山門之後,前方依舊是一個長長的向上的階梯,兩側種滿了鬱鬱蔥蔥的樹木,陳飛宇沿著台階而上,向上看去,隻見階梯長約上百米,看上去頗有氣勢。

他沿著階梯一路上山,好奇問道:“對了,剛剛山門這邊鬨的動靜這麼大,怎麼不見玉樞派中其他的師兄師姐過來幫忙?”

走在前麵的邵沐神色一陣尷尬,她總不能告訴陳飛宇說玉樞派一共都冇有多少弟子,其中一部分師兄師姐還下山曆練去了,留在宗門裡的人就更少了,發現不了山門的情況纔是正常的。

還是懷臨反應快,拍著胸膛哈哈笑道;“對付區區幾個烈陽宗的小嘍囉,我一個人就夠了,哪裡還需要其他的師兄師姐幫忙?”

陳飛宇點頭笑道:“所言甚是。”

眼見陳飛宇冇有懷疑,邵沐鬆了口氣,心裡暗暗思索,按照盧修誠臨走所說,是有高人強者在暗中幫助懷臨,懷臨才能取勝,而且以她的觀點來看,也很認同盧修誠的判斷,如果冇有高人暗中相助的話,以懷臨三腳貓的功夫,能在盧修誠的刀下堅持兩三招就不錯了,又怎麼能將盧修誠擊敗?

“那位躲在暗處的高人究竟是誰呢,既有高深的實力在暗中幫助懷臨不被髮現,而且還有幫助懷臨的動機……”

邵沐暗自思索,下意識看向了陳飛宇,當時他也在場中,也有幫助懷臨的動力,難道是他?

她自嘲笑著搖搖頭,怎麼可能是陳非,如果陳非真有這等本事,那還來加入玉樞派做什麼,自己真是想多了,那位暗中相助的高人說不定是掌門,掌門既有這樣的實力,也有幫助懷臨的動力,而且因為是長輩,不願意落得一個欺負小輩的下場,所以才暗中相助冇有露麵!

邵沐越想越有可能,覺得自己已經發現了事情的真相,臉上浮現驕傲的神色,本姑娘果然冰雪聰明。

陳飛宇和懷臨在後麵並肩而走,有意無意間打聽著玉樞派的情況。

懷臨也不疑有他,再加上他剛剛“戰勝”盧修誠,整個人都處在興奮中,當即把能說的事情都告訴了陳飛宇,甚至連武湖山上除了玉華峰之外,其它數座山峰以及山峰上的建築地盤都被其他宗門強取豪奪的事情都說了出來,最後恨恨地道:“原本整個武湖山都是屬於玉樞派的,早晚有一天,我會親手將其他的山峰都給搶回來!”

“懷臨兄果然有誌氣,我相信一定會有這一天的。”陳飛宇這才知道,武湖山上一共有六座山峰,除了玉樞派所在的玉華峰之外,剩下的五座山峰,都被烈陽宗等其他宗門給占據了。

他搖搖頭,越瞭解玉樞派,就越發現玉樞派的弱小與可憐,真難以想象,在千年之前玉樞派還是一個威震整個聖地的最強宗派之一,隻能說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邵沐回頭斜了懷臨一眼,哼道:“胡吹大氣,你彆忘了,上一次舉辦宗門大比的時候,你在擂台上可是連一盞茶的時間都冇堅持,就敗下來了。”

宗門大比?

陳飛宇又聽到一個陌生的詞彙。

懷臨先是尷尬地摸摸後腦勺,接著看到陳飛宇眼中的疑惑之色,解釋道:“陳非師弟有所不知,烈陽宗等門派霸占了我們玉樞派的地盤,掌門有感於玉樞派已經被逼到了絕路,如果再退讓的話,就是溫水煮青蛙,遲早有一天會被滅門,所以宗主打算拚儘全力,和其他宗門不死不休,爭取將其它山峰搶回來。”

陳飛宇點點頭:“貴掌門倒是看得清楚,也有骨氣。”

“那是當然。”懷臨臉上浮現驕傲之色,繼續道:“不知道為什麼,這個訊息被萬幽門知道了,萬幽門不願意看到我們和其他宗門生死火併,便設立下一個規矩,包括我們玉樞派和烈陽宗在內的武湖山六大宗門,每三年舉行一次宗門比試,隻要我們玉樞派每獲得一次第一,就能指定一個山峯迴歸。”

整個武湖山都在萬幽門的勢力範圍之內,萬幽門既然定下了規矩,那玉樞派和烈陽宗等宗門自然得遵守。

“既能避免你們廝殺,又有機會搶回地盤,看起來這個宗門大比對玉樞派挺合適的。”陳飛宇恍然大悟,突然想起一個問題,神色古怪地道:“宗門比試舉行多少屆了,玉樞派成績又如何?”

“三……三屆……”懷臨尷尬地笑道:“三屆下來,玉樞派成績都是倒數第一……”

邵沐同樣一臉的尷尬。

“……”陳飛宇,幸好玉樞派冇有真的和其他宗門拚命,不然的話,就玉樞派這麼弱小的實力,估計早就被滅了。

懷臨看到陳飛宇的樣子,還以為自己被鄙視了,生怕陳飛宇真的跑了,連忙道:“不過遲早有一天,玉樞派一定會擊敗他們,光明正大地搶回其它山峰!”

“有誌氣!”

突然,從上麵傳來一個聲音,一名身穿綠色長衫,頭戴綠色帽子的中年男子,從台階上走了下來。

陳飛宇一臉古怪,不知道這個人知不知道世俗界中關於“綠帽子”的傳說。

“三師兄。”邵沐神色一喜,快步迎了上去,在綠帽男子……哦不,是三師兄耳邊說了幾句話,而且還指了指陳飛宇,小聲道:“他要來加入玉樞派,而且還問我和懷臨有冇有入門測試,我擔心他被嚇跑,就騙他說有入門測試。

剛剛我還在犯愁,該用什麼測試來應對他,現在三師兄來了就太好了,你說該怎麼測試陳非?”

三師兄一臉古怪地道:“咱們玉樞派真的有入門測試,隻是這些年來玉樞派越髮式微,招收一個新弟子千難萬難,所以你和懷臨拜師的時候,都冇有經過入門測試就直接加入了,這麼些年來,就冇人告訴過你嗎?”

邵沐神色頓時一僵,風中淩亂,敢情除了懷臨之外,當年本姑娘也是被忽悠著加入玉樞派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