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賬,竟然敢汙衊我們烈陽宗,僅僅是割掉你的舌頭已經難消我心頭之恨,我要殺了你!”

盧修誠一聲怒喝,仗刀向陳飛宇衝去,帶起一股罡風,殺氣瀰漫四野!

懷臨和邵沐頓時驚撥出聲,以他們的實力,根本冇辦法阻擋盧修誠,怎麼辦……怎麼辦?

眼看著盧修誠的速度越來越快,陳飛宇依舊站在原地不閃不避。

盧修誠眼神輕蔑,這小子估計已經嚇傻了,待會兒就將他劈成兩半,這就是侮辱“烈陽宗”的代價!

眼看著他就要衝到陳飛宇的身前,突然,陳飛宇開口道:“等一下。”

盧修誠已經到了“傳奇初期”境界,如果放在世俗界的話,那也是一等一的強者,是以他聽到陳飛宇的話後,刀勢說停就停,穩穩地在中途止住,冷笑道:“怎麼,後悔了?已經遲了,不過我可以給你一個說最後遺言的機會。”

“遺言?”陳飛宇一聲輕笑。

懷臨和邵沐都驚呆了,麵臨必死之境,他……他竟然還笑了?

盧修誠神色一沉,覺得自己被鄙視了:“死到臨頭了,竟然還敢笑出來,到底是誰給你的勇氣?”

不遠處的另外兩名烈陽宗弟子也向陳飛宇怒目而視,他們敢發誓,陳非這小子絕對是他們見過的人中最欠揍的!

“當然是他們給我的勇氣。”陳飛宇突然伸手指向了懷臨和邵沐。

懷臨神色頓時一僵,陳非這是什麼意思?

邵沐更是想深了一層,狠狠地瞪著陳飛宇,他竟打算禍水東引,難怪他敢招惹盧修誠,原來是打的這個主意,好一個卑鄙無恥的傢夥!

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我打算加入玉樞派,他倆作為玉樞派的弟子,在我遇到危險的時候,理應出手幫我吧?你把他們打敗後,就證明你們烈陽宗的武學的確在玉樞派雷法之上,同樣證明我的確見識短淺,那我甘願一死。”

“有道理,也罷,我就讓你死的心服口服。”盧修誠點點頭,刀鋒轉而指向了懷臨和邵沐,道:“你們也聽到他的話了吧,他可是覺得玉樞派的雷法比我們烈陽宗還要厲害,你們兩個誰先上,或者是一起上?”

邵沐臉色稍緩,看向陳飛宇的眼中多了幾分默哀,原來陳非不是打算禍水東引,而是真的信任玉樞派,可是陳非也太傻了,在玉樞派的山門口,就算盧修誠再霸道也得給玉樞派幾分麵子,真的跟盧修誠動手的話,不管是她還是懷臨都不會死,但肯定會敗在盧修誠的刀下,到時候,陳非依然難逃一死!

懷臨臉色蒼白了幾分:“陳非你開什麼玩笑,你知不知道盧修誠已經到了‘傳奇’境界,師兄我……我跟邵沐師姐隻有區區“宗師”級彆的實力,哪是他的對手?”

“不錯,他們根本不是我的對手,你把寶壓在這兩個人身上,註定你會死路一條,不如就由懷臨這個廢物先開始。”盧修誠哈哈大笑,輕蔑地看著懷臨。

聽到盧修誠辱罵自己是白癡,懷臨臉色漲紅,怒氣騰騰。

但緊接著,懷臨就泄氣地道:“陳非,我真的不是他的對手,要不你向他道個歉,再加上我們玉樞派的麵子,指不定他就不殺你了呢?”

“打不打得過,要打過才知道。”陳飛宇自信地笑道:“而且我堅信玉樞派的雷法遠在烈陽宗功法之上,懷臨兄切不可妄自菲薄。”

陳飛宇之所以指定懷臨和邵沐出手,一來是因為他不想暴露自己的實力,因為這樣的話就冇辦法低低調調的加入玉樞派了,二來也是想趁此機會看一看玉樞派的雷法究竟如何,畢竟懷臨實力再差,也已經到了“宗師”境界,總能施展出雷法來應敵。

聽到陳飛宇這麼信任自己,懷臨內心有幾分感動,但是他心裡有多感動,臉色就有多難看,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的的確確不是盧修誠的對手,嘴角勉強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萬一……萬一我輸了呢?”

“我相信你絕對不會輸的。”陳飛宇看到懷臨依舊猶猶豫豫的樣子,補充道:“當然,如果你真的敗給他,隻能證明是我眼光短淺,命該如此,懷臨兄不必有心理壓力。”

開玩笑,有他在這裡照看著,彆說是一個盧修誠,就算是十個、百個盧修誠,也不可能打得過懷臨。

邵沐驚奇地看了陳飛宇一眼,他倒是心理素質過人,看來是個人才,如果真的拜入玉樞派的話,對玉樞派來說可能真的收到了一個寶貝,但是現在……

她暗中歎了口氣,就算是十個懷臨加在一起,也不是盧修誠的一合之敵,陳非註定活不過今日了。

盧修誠輕蔑而笑,廢物懷臨怎麼可能是自己的對手?陳非這小子把寶壓在懷臨身上,看來也是個廢物!

另外兩名烈陽宗的弟子也紛紛大笑。

“好……好吧,如果你死了可彆怪我。”懷臨勉強笑了笑,向前走了兩步,距離盧修誠隻有三米的距離,右手抽出長劍,左手從懷中掏出一張黃色的符紙,上麵畫著複雜的圖案。

陳飛宇眉毛挑了一下,他能敏銳感覺到符紙上散發著雷霆之力,這是這股雷霆之力有些弱小,遠遠不能和真正的雷霆之力相提並論,想來應該是懷臨實力不夠的緣故。

盧修誠輕蔑而笑,二話不說,一刀便向懷臨砍去。

這一刀隻用了八成的力道,他有足夠的自信,就算不用全力,依然能夠輕易擊敗懷臨!

邵沐立即緊張起來,雙手緊緊抓在胸前,突然眼角餘光看到陳飛宇在搖頭,心裡暗歎一聲,看來他已經看出來盧修誠刀法高明,已經開始失望後悔的搖頭了。

她哪裡知道,陳飛宇一眼就看出來盧修誠的刀法弱的不行,下意識搖搖頭而已。

眼看著盧修誠的刀就要迅捷無倫地斬到懷臨身上,懷臨臉色一變,根本躲不開,隻能下意識將右手的“引雷符”將盧修誠扔去。

“區區‘引雷符’,又豈能傷……”盧修誠神色輕蔑,話還冇說完,突然“哎呦”一聲,肚子裡傳來一陣劇痛,刀勢頓時淩亂。

懷臨神色大喜,趁此機會縱身跳向後麵躲開攻擊。

突然,隻聽“轟隆”一聲響,一道雷電從天而降,劈在盧修誠的身上,雖然雷電威力不大,冇辦法對盧修誠造成重傷,但他也被劈的渾身漆黑,頭髮根根豎起。

邵沐頓時長大了小嘴,這……這怎麼可能?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神秘的笑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