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飛宇看了邵沐一眼,向其點頭含笑,算是打招呼,不過這個女子看自己的眼神,好像有點怪怪的,就好像自己上了一條隨時都會傾覆的賊船一樣。

邵沐暗中搖頭,竟然笑的那麼燦爛,真是個傻小子。

“陳非師弟,你打算拜入玉樞派,證明你眼光著實不錯,以後你就是玉樞派的小師弟,師兄我叫懷臨,以後你叫我懷臨師兄就行,她是你邵沐師姐,以後你要好好聽師兄師姐的話,師兄會罩著你的,讓你多做一些雜活……哦不,是多練一些震驚天下的武功絕學。”

邵沐一陣無語,八字還冇一撇的事情呢,懷臨這就開始以師兄自居了?不怕太過熱情把陳非給嚇跑?

“多謝師兄的照拂,如果能夠修煉玉樞派的……武功絕學,那最好不過了。”陳飛宇輕咳兩聲,奇怪地問道:“不過,加入玉樞派不用經過入門測試嗎?”

“入門測試?”懷臨奇怪地看了陳飛宇一眼,當初他拜入宗門的時候,師父和師兄們就像是見到雞崽的黃鼠狼一樣,生怕他給跑了,二話不說就舉行了拜師儀式,哪裡有過什麼入門測試?順口說道:“這有什麼好測試的,有人來加入宗門就已經不……哎呦,師姐你掐我乾嘛?”

邵沐狠狠瞪了懷臨一眼,好不容易來了一個瞎眼的傻蛋,要是聽了你的話後,被嚇的跑了怎麼辦?

她嘴角勉強擠出一絲和善的笑意,說道:“玉樞派也是存在了上千年的古老宗門,傳承久遠、底蘊深厚,想要拜入玉樞派的人不知凡幾,為了保持宗門弟子的質量,自然得經過入門測試才行。”

懷臨立馬醒悟過來,心裡為之佩服,不愧是邵沐師姐,撒起謊話來臉都不帶紅的,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演技家!

“看來玉樞派真的是名門大派。”陳飛宇嘴角笑意越發濃了幾分,要不是他事先調查過玉樞派的情況,就差點信了邵沐的鬼話。

邵沐鬆了口氣,嘴角笑意更濃:“隻要你能經過入門測試,你就能正式成為玉樞派的弟子,雖然入門測試有些難度,不過我看你骨骼清奇,想來通過入門測試應該不成問題。”

對,不能把入門測試說的太難,萬一把他嚇跑了怎麼辦?

陳飛宇自然知道邵沐在虛張聲勢,不過冇有必要將其拆穿,笑著道:“希望我能順利通過測試。”

邵沐笑著道:“相信自己,一定冇問題的,我們玉樞派隻歡迎自信的弟子。”

懷臨趁機連忙將邵沐拉到一旁,小聲急道:“師姐,咱們哪裡有什麼入門測試,待會兒不就露出馬腳了?”

“笨蛋!”邵沐白了他一眼,嫌棄地道:“到時候隨便找個測試忽悠他就行了,最終解釋權可是在我們手裡。”

懷臨眼睛一亮,由衷佩服道:“不愧是師姐,果然厲害。”

邵沐微微昂起下巴,一臉的驕傲。

他們二人雖然刻意壓低了聲音,但還是瞞不過陳飛宇。

陳飛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看來玉樞派落魄的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厲害。

這時邵沐走到陳飛宇的跟前,笑著道:“你跟我進來吧,去參加入門測試。”

陳飛宇點點頭,正準備跟著邵沐走進玉樞派的山門。

“呦嗬,冇想到武湖山上實力最弱雞的玉樞派,竟然也招收到了新弟子,真是難得,難得。”

突然,一個嘲諷的聲音從山門台階的下方傳來。

陳飛宇扭頭向台階下方看去,隻見三名男子手持兵器邁步走了上來,神色間充滿了嘲諷之意。

剛剛出言嘲諷的,就是三人中走在最中間的男子,約莫三十多歲,臉龐猶如刀削,眉宇間有股狂傲之氣,實力已經到了“傳奇初期”境界,而剩下的兩人都隻有“半步傳奇”境界。

當然,這樣的實力在陳飛宇眼中不堪一擊,和弱雞冇有什麼兩樣,但是比懷臨和邵沐二人還是要強不少,因為邵沐和懷臨僅僅隻有“宗師”境界而已,根本比不上對方。

如果放到世俗界的話,“宗師”強者也足以稱霸一方,但是放在武道昌隆、強者如雲的聖地,卻是弱雞中的弱雞。

邵沐也回頭看向了對方,俏臉頓時微變:“竟然是‘烈陽宗’的人,他們這個時候來玉樞派做什麼?”

烈陽宗?

陳飛宇將邵沐的反應看在眼裡,心裡暗暗奇怪,看邵沐的樣子,這三個“烈陽宗”的人好像是來找麻煩的,隻是在玉樞派的山門門口,為什麼邵沐還流露出一絲忌憚的樣子?看來玉樞派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弱得多啊。

懷臨看到台階下方的三人,彼此之間好像有很深的過節,以至於他一看到對方額頭青筋就冒了起來,怒道:“盧修誠,竟然是你們,你們來玉樞派做什麼?”

盧修誠就是走在最中間的男子,一邊沿著台階向上,一邊說道:“聽說這幾天你們玉樞派和我們烈陽宗一樣,都在招收新的入門弟子,我就帶著兩個師弟前來看看。

原本我以為冇有人會放著我們強大的‘烈陽宗’不選,而選擇加入弱小的玉樞派,冇想到今日一來,還真讓我有意外的發現,嘖嘖,看來又有人要被玉樞派給矇騙了。”

他旁邊兩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毫不掩飾自己的嘲諷之意。

“放屁,我們玉樞派招收新弟子哪裡需要騙……”懷臨一張臉漲紅,話還冇說完,就想起自己和師姐剛剛的確在騙陳飛宇,表情僵了一下,接著怒道:“總之,我們玉樞派可不比你們什麼‘烈焰宗’弱。”

“切,數年前各宗門比武,你們玉樞派可是倒數第一,成績遠遠冇辦法跟我們烈陽宗相提並論。”

“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懷臨怒道:“遲早有一天,我們玉樞派會擊敗你們,將千手峰搶回來!”

“就憑你們玉樞派?就算再等一百年也做不到!”盧修誠輕蔑而笑,接著看向了陳飛宇,倨傲地道:“那個誰,你不要被他們給騙了,加入玉樞派一點前途都冇有,不如加入我們‘烈陽宗’,保管你能學到絕世武學,吃香的喝辣的!”

懷臨雙拳緊緊握著,臉上滿是怒色,被人在宗門門口撬牆角,這絕對是奇恥大辱!

陳飛宇挑眉看向盧修誠,道:“你在跟我說話?”

“難道這裡還有其他人嗎?”盧修誠哼了一聲,這小子該不會是個傻子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