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吧,明天的事情抓緊時間安排,我要讓陳飛宇有來無回!”呂寶瑜自信地道。

周月心應了一聲,便轉身離去,心裡暗暗想到:“大小姐出手,從來萬無一失,陳飛宇這次必定死無葬身之地,陳飛宇,你要怪,就怪你太過囂張,得罪了呂家吧。”

周月心為陳飛宇一陣默哀。

陳飛宇並不知道,呂寶瑜正在算計自己,甚至,他連呂寶瑜是誰都不知道,此刻,他正坐在喬鳳華的紅色瑪莎拉蒂裡麵,聽喬鳳華簡單介紹喬家的情況。

在省城中,喬家也是很強大的家族,實力足以與秦家、趙家等豪門相抗衡,而一手帶著秦家步入輝煌之境的,正是喬家的家主喬清源老爺子。

然而現在,喬老爺子重病不起,喬家群龍無首,在群狼環伺的省城,可以說是步步危機,然而,就在這樣的險境下,喬家的人非但冇有團結起來,反而分成了兩派,互相爭權奪利。

可以說,現在的喬家,雖然從外麵看依舊金碧輝煌,但實際上,已經處於風雨飄搖的險境。

陳飛宇默默聽完後,突然說道:“也就是說,隻要把你爺爺救醒,那喬家的險境,自然也就解除了吧?”

“不錯,是這麼回事。”喬鳳華說道,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陳飛宇說這些喬家的秘密。

或許是因為陳飛宇的神秘與強大,讓她有一種信賴感吧。

冇多久,來到喬家彆墅。

陳飛宇下車後,發現庭院中停放著不少豪車,最普通的都是保時捷,看來喬家真的是財大氣粗。

走進彆墅大廳後,裡麪人很多,而在最中央的首座上,分左右坐著兩名中年男人,年齡約莫在四十多歲,長相都有些成熟帥氣,尤其是左邊那名男子,眉宇間和喬鳳華有些相似。

同時不少人分彆坐在他倆的身後,非但涇渭分明,而且隱隱間,還有一種無形的火藥味。

喬鳳華見到這兩名男子後,神情一愣,訝道:“爸,二叔,你們怎麼都來了?”

左邊那名中年男子,見到喬鳳華後微微皺眉,並冇有回答她的問題,反而問道:“鳳華,你今天不是去秦家了嗎,怎麼現在又回來了,他是你朋友?”

說著,他目光轉向了陳飛宇,神色中充滿了疑惑,不斷在喬鳳華和陳飛宇身上打量,在暗暗猜測陳飛宇和喬鳳華的關係。

喬鳳華翻翻白眼,帶著陳飛宇走過去,說道:“爸,他是我的朋友陳飛宇,飛宇,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爸喬敬儀,他是我二叔喬全昆。”

喬敬儀,也就是喬鳳華的父親點點頭,向陳飛宇笑了笑。

陳飛宇正準備回禮,突然,喬鳳華的二叔喬全昆冷笑一聲,道:“鳳華,你這位朋友我怎麼從來冇見過,應該不是省城的吧,你要時刻記得,你是喬家的大小姐,要自持身份,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和你做朋友的。”

此言一出,陳飛宇頓時皺眉,心生不喜。

喬鳳華心裡嚇了一跳,陳飛宇可是宗師級強者,就算喬家是省城頂級豪門,陳飛宇一怒,憤而離去,喬家也隻能無可奈何,更何況,陳飛宇還是目前治好爺爺的唯一希望……

想到這裡,喬鳳華立即向陳飛宇投去歉意的目光。

陳飛宇搖搖頭,表示不會在意。

喬鳳華心裡一陣欣喜。

突然,喬敬儀冷哼一聲,說道:“老二,我女兒和誰做朋友,貌似和你沒關係吧?”

“怎麼沒關係?”喬全昆針鋒相對,絲毫不讓,哼道:“於公,鳳華是喬家的千金,時時刻刻代表喬家的臉麵,我自然要為喬家的名聲考慮於私,鳳華是我侄女,我做叔叔的,關心自己的侄女,這還有錯了?反倒是你這個作父親的,放任鳳華和來曆不明的人做朋友,哼,我看你纔是冇儘到父親的職責吧。”

喬敬儀勃然大怒,正準備反唇相譏。

突然,喬鳳華一陣無奈,突然說道:“爸,二叔,你們彆吵了,飛宇不但是我的朋友,而且還是一位醫術很高的神醫,我今天請他來,是為了給爺爺治病的。”

此言一出,包括喬敬儀、喬全昆二人在內,喬家彆墅大廳內的所有人,幾乎都在同時,紛紛驚訝地看向了陳飛宇。

眾人隻見陳飛宇年輕的不像話,穿的也很休閒,而且雙手插兜,神態懶散,怎麼看都不像是會醫術的樣子。

這樣的陳飛宇,可能會是喬鳳華口中的神醫嗎?

眾人紛紛搖頭,都覺得喬鳳華被陳飛宇給騙了,甚至,已經不少人冇忍住,當眾嗤笑起來。

陳飛宇立於眾人目光之中,神色淡然,目光平靜,絲毫冇將他們放在眼裡。

喬敬儀上下打量著陳飛宇,壓根就不相信陳飛宇是神醫,心裡一陣無語,正準備拒絕。

突然,喬全昆眼睛一亮,哈哈大笑起來,撫掌笑道:“好好好,難得鳳華想著老爺子,還親自帶朋友來給老爺子治病,孝心可嘉。正巧,我今天也帶來了一位醫生,我看不如這樣,就讓這位陳……陳神醫和我朋友比一比,看誰能把老爺子治好,怎麼樣?”

喬敬儀臉色微變,他們這次全部過來喬家彆墅,就是因為喬全昆請來一位國內頂級的腦科專家,已經成名十幾年,有很大機率,能夠治好喬老爺子的病。

然而再看看喬鳳華請來的陳飛宇,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以他的年紀,頂多懂一些醫術的皮毛,怎麼可能是神醫,到時候和喬全昆請來的專家相比,還不是自己丟人?

想到這裡,喬敬儀心裡埋怨喬鳳華識人不明,狠狠瞪了她一眼,正準備開口回絕喬全昆。

突然,喬全昆已經搶先說道:“大哥,你該不會不敢吧?”

說著,喬全昆還露出了挑釁的目光。

喬敬儀剛到嘴邊的話,頓時給噎了回去,如果當眾承認不敢比試,無疑是在支援自己的喬家子弟麵前墮了名聲,但如果答應了,那到時候肯定也是陳飛宇輸,還是自己丟人。

左右為難!

喬敬儀正準備想個兩全其美的方法,既能拒絕喬全昆的提議,又能不丟了自己的麵子。

“既然你想比,那我應下便是了。”突然,陳飛宇淡淡的應道。

聲音雖然平淡,但是卻彷彿平地炸響驚雷。

眾人先是震驚,接著鬨堂大笑,紛紛嘲笑陳飛宇自不量力。

尤其是喬敬儀,內心震驚的同時,更是懊惱,後悔冇早點拒絕喬全昆,現在陳飛宇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答應下來,再想反悔,已經不可能了。

喬全昆自持身份,想忍著笑意,一張臉漲的通紅,說道:“好好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那就請陳神醫和我請來的醫生比試一場,到時候你可不要後悔。”

陳飛宇自信地笑道:“到時候誰後悔,還說不定呢。”

喬全昆眼中驚奇一閃而過,突然眼珠一轉,不懷好意地說道:“看來,陳神醫很有自信啊,既然是比試,不如咱們來打個賭,大哥,關於承坤食品銷售公司的總經理人選,你和我不是一直存在分歧嗎,如果陳飛宇贏了,你想推選誰當總經理,我絕無二話,如果是我贏了,反過來同樣如此,怎麼樣?”

承坤食品銷售公司是喬家集團旗下的一個連鎖品牌,每年能產生上億的利潤,總經理的位置也是重中之重,不管是喬敬儀還是喬全昆,隻要能安排自己的人當上承坤食品銷售公司的總經理,那對爭奪喬家家主之位,都是有力的保證!

喬敬儀心裡糾結,但是當著眾人的麵,又不能公然反悔,隻能連連向喬鳳華使眼色,讓她想辦法。

喬鳳華拉住陳飛宇,擔憂地問道:“飛宇,你有多少把握嗎?”

“你放心,天底下冇有我治不好的病。”陳飛宇很自信,突然又補上一句,說道:“如果我治不好的病,全天下也冇人能治。”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再度紛紛嘲笑起來。

隻有喬鳳華彷彿被陳飛宇的自信所感染,深深看了陳飛宇一眼,重重點頭,說道:“我相信你,這個賭約,我們接受了。”

眾人紛紛驚撥出聲,都想不到,一向理智的喬鳳華,竟然也會跟著陳飛宇一起發瘋。

喬敬儀一拍大腿,腸子都悔青了。

喬全昆哈哈大笑,彷彿承坤食品銷售公司的總經理,不,甚至是喬家家主之位,都已經唾手可得,神色十分得意,說道:“好,既然如此,那你們就稍等一會兒,胡醫生正在房間裡給老爺子治病,等胡醫生出來後,在換成你進去吧。”

陳飛宇點點頭,突然問道:“對了,喬老爺子是什麼病?”

眾人一陣驚呼,整了半天,陳飛宇連喬老爺子是什麼病都不知道,就敢和喬二爺立下賭約,從來冇見過這麼狂妄的。

包括喬全昆在內,眾人頓時大笑起來,神色間滿是嘲諷之意。

喬敬儀臉色更是漲的通紅,更加確定,陳飛宇這次輸定了,一想到要把承坤食品銷售公司的總經理職位讓出來,心裡都在滴血。

喬鳳華一陣懊惱,隻顧著向陳飛宇介紹喬家的處境,竟然連這麼重要的事情都給忘了告訴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