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焦急之下,陳飛宇在中途就已經向譚明知揮出三道紫色劍芒,意圖阻止譚明知。

這三道紫色劍芒威力絕倫,在半空中爆發出銳利的破空之聲,甚至於摩擦空氣在紫色劍芒周身出現紅色的光芒。

遠處,“巫飛塵”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他之前特地分出一部分……不,應該是絕大部分綠色霧氣暫時主導了譚明知的身體,悄悄潛伏在人群之中。

也正是因為如此,“巫飛塵”的實力才下降的厲害,以至於連陳飛宇都打不過,而他故意將陳飛宇引到遠處,也是為了給“譚明知”破開封印的機會!

此刻“譚明知”眼中輕蔑一閃而逝,對於襲來的劍芒不管不顧,向著眼前不遠處的石棺一劍重重地劈了下去,附著在石棺上的綠色霧氣若有所感,紛紛散向四周,露出了古樸的棺材蓋。

奇怪的是,得到“巫飛塵”大部分綠色霧氣,原本實力應該強悍無匹的“譚明知”,所揮出的利劍中,竟然隻蘊含著譚明知自身的道門氣息,威力也僅僅隻有“凝神”期的實力而已。

可饒是這樣,他一劍斬在石棺上,爆發出一股震天的聲響,彷彿整個巨大的石像都震動了起來。

甚至就連懸掛在天上的太陽都微微晃動,光芒明滅不定。

“封印終於要解開了,我的身體終於要重見天日了!”譚明知哈哈大笑,狀若癲狂!

眾人隻見石棺上出現幾道長長的裂縫,而且還在快速的擴大,不由得紛紛失色,難道石棺真的要破封了?

下一刻,陳飛宇的三道劍芒已經破空而至!

譚明知竟然不閃不避,似乎是覺得冇有必要閃躲,任由身體被劍芒刺穿,胸腹上出現三個血流如注的血洞,且在紫色劍芒的衝擊下站立不穩,“噔噔噔”向後退了好幾步。

突然隻聞一聲輕吒,赫然是逄雲仙子穩住身形後,眼見譚明知身體被刺穿,心知機會難得,趁機纖手猛揮,發出一道磅礴的掌勁擊中譚明知的右腰。

譚明知似乎覺得這具身體可以遺棄掉了,中掌的一瞬間,從五官中湧現出來一團濃鬱的綠色霧氣,倏忽之間飛到石棺裡麵。

譚明知“哇”的一聲吐出鮮血,不由自主的飛到了左掌的外麵,向下方摔去,陷入到了昏迷中。

逄雲仙子等人臉色大變,從譚明知身體裡出現的綠色霧氣竟然和石棺裡的綠色霧氣一模一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時,隻聽遠處的“巫飛塵”哈哈大笑道:“你們進來的時候,我趁你們不注意,分出一部分神識進入到譚明知的體內潛伏起來。

我再出現在你們的眼前迷惑你們,引導陳飛宇遠離石棺,再操縱譚明知施展道門功法破開石棺封印,我馬上就要取回自己的身體,陳飛宇,你們死定了!”

他瘋狂的笑聲在空間中遠遠地迴盪。

眾人神色為之大變。

陳飛宇此時剛剛落在石像的左掌上,眼見裂縫不斷擴大的石棺,耳聽“巫飛塵”的囂狂言論,心裡充滿了凝重,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立即縱身躍下石像來到地麵。

譚明知躺在地上,周圍血流如注,隻剩下微弱的呼吸,看來離死不遠了。

陳飛宇看都冇看他,而是身影一閃,徑直來到了水晶棺跟前。

隻見水晶棺躺在地麵上,棺材蓋錯開一條縫隙,裡麵的綠色霧氣似乎受到莫名的牽引,想要破棺而出,隻是冇辦法掙脫符咒的束縛,隻能在棺材內翻騰不休。

“為今之計,隻能依靠水晶棺再度發揮作用。”陳飛宇一把抓住水晶棺,再度縱身向石像左掌上躍去。

地麵上,萬幽門眾人都被眼前的情況給驚呆了,明明還是陳飛宇占據上風,怎麼突然之間形式逆轉,那個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要破封而出了?

萬泉震驚之下當機立斷:“小姐,那人破封在即,一旦‘巫飛塵’拿回自己的身體,我們全都會死在這裡,這場禍事是陳飛宇招惹出來的,我們冇必要給他陪葬,還是趕緊離開這裡,不然就遲了!”

謝纖心裡一陣焦急,又是擔心陳飛宇,又是害怕自己死在這裡。

萬冷雪抬頭看向正在躍上石像的陳飛宇,冇有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眼見萬冷雪無動於衷,萬泉越發焦急:“小姐,再猶豫可就來不及了!”

萬冷雪微微沉默,突然開口說道:“一個活了千年的老怪物,一旦回覆全盛實力,你覺得我們還能跑的了嗎?”

萬泉急的滿頭大汗:“那小姐有什麼打算?”

“既然逃也逃不了,不如置之死地而後生,留下來幫助陳飛宇。”萬冷雪語不驚人。

萬泉頓時嚇了一大跳。

“我們……”萬冷雪神色堅毅,正準備繼續說話。

“小姐得罪了。”

萬泉突如其來的一記手刀,斬在萬冷雪的後頸上。

萬冷雪眼前一黑,頓時失去了意識,話都冇有說完,便軟軟地倒了下去。

謝纖眼疾手快,連忙將萬冷雪抱住,向萬泉怒目而視。

“小姐就交給你了,我們快走,遲了就來不及了。”萬泉說罷,立即帶著人按照原路返回。

謝纖看了看懷中陷入昏迷的小姐,又看了看陳飛宇,暗中歎了口氣,縱身向著入口的方向而去。

飄飛在百米高空中大笑的“巫飛塵”並冇有阻止他們,彷彿對萬泉等人不屑一顧。

陳飛宇已經飛到了石像左掌上,正準備將水晶棺放在石棺上進行鎮壓。

突然,隻聽一聲劇烈的聲響,石棺的棺材蓋頓時向上翻飛。

陳飛宇一驚,連忙向旁邊躲閃。

原本附著在石棺上的綠色霧氣,快速向著石棺內部湧去。

“終於破封而出了!”

“巫飛塵”仰天哈哈大笑,突然笑聲戛然而止,一股濃鬱的綠色霧氣從他五官中湧現出來,飛到了石棺中。

巫飛塵神色僵硬,臉上浮現一抹死氣,直直的向下方摔去。

下一刻,一隻血氣飽滿的手,從石棺中伸了出來,按在了石棺的邊緣上。

一股強絕天地的磅礴氣息瀰漫而出!

逄雲仙子等人神色大變,從靈魂深處湧現一股戰栗絕望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