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之刻,陳飛宇拚命一搏!

眼看著陳飛宇和“巫飛塵”的手掌就要對在一起。

“巫飛塵”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意,他不打算直接震碎陳飛宇的心脈,畢竟陳飛宇的身體以後是他的,如果對陳飛宇的身體造成不可逆的傷害,到時候苦惱的還是他自己。

不過,不能震碎陳飛宇的心脈,不代表他不能震傷陳飛宇,然後抹去陳飛宇的神識,他再霸占這具年輕且充滿活力的身體!

就在“巫飛塵”認為自己馬上就快要成功的時候,突然,陳飛宇的手中,憑空出現一具晶瑩剔透的水晶棺!

“巫飛塵”眼中先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繼而就輕蔑而笑,一掌拍在了水晶棺上:“你以為靠著一具棺材,就能擋住……啊……”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一聲慘叫!

隻見水晶棺裡麵閃爍出幽幽的光芒,從巫飛塵的五竅中,綠色霧氣重新湧現出來,通過水晶棺的裂縫不斷進到了棺材裡麵!

異變陡生!

“巫飛塵”周身氣勢頓時下降,震驚之下第一時間就打算向後退去,哪想到手掌被牢牢吸在了棺材上,根本掙脫不開,連忙左掌拍在水晶棺上,想要將水晶棺震開,哪想到連左掌也被牢牢吸住,甚至連整個身體都有些不受控製,震驚地道:“棺材……棺材裡麵到底有什麼?”

他的口中不斷有綠色霧氣湧出來,影響了他說話,是以說話聲音有些含糊不清。

陳飛宇也是被眼前的情況嚇了一跳。

這具水晶棺是他在渭水城秘境裡得到的,棺材裡麵雕刻著三道符籙,一道“煉屍符”、一道“聚靈符”以及一道未知的符籙。

在陳飛宇的預想中,雖然巫飛塵的屍體被霸占借屍還魂,甚至實力暴漲到難以理解的程度,但終歸到底,這依舊是一具屍體。

既然是屍體,那就一定會被“煉屍符”所影響到,更彆說水晶棺裡的“煉屍符”還是千年前的高人畫下的,威力非同小可!

所以陳飛宇纔會在危急關頭,拿出水晶棺來對付“巫飛塵”。

這本來就是陳飛宇的救急之招,說實話連他自己都冇多少底氣和自信,可哪能想到,效果竟然出乎意料的好,不但真的擋住了“巫飛塵”的殺招,甚至還將那些詭異的綠色霧氣從巫飛塵的屍體裡吸了出來!

“當然是有徹底讓你嗝屁的東西!”陳飛宇精神大振,一聲輕喝,右手揮動龍淵劍,向著“巫飛塵”當胸刺去!

隨著綠色霧氣不斷被吸進水晶棺裡麵,“巫飛塵”的實力也在不斷下降,但畢竟綠色霧氣被吸收的比較少,實力並冇下降多少,依然可以碾壓陳飛宇。

陳飛宇的龍淵劍剛剛觸及到“巫飛塵”胸前的衣服,便被護體罡氣擋了下來,甚至陳飛宇握劍的右手,都被反震的隱隱生疼。

但他依舊奮力向“巫飛塵”刺去,和護體罡氣僵持在一起。

“這裡麵到底有什麼鬼東西?”

“巫飛塵”神色驚慌,奮力抽掌,卻依舊被牢牢吸在水晶棺上。

隻見水晶棺裡麵的光芒越發絢爛,散發出強大的吸力,綠色霧氣越發快速的從“巫飛塵”的五官中湧出來,實力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下跌。

很快,龍淵劍已經刺穿了“巫飛塵”的護體罡氣,刺在了他蒼老的皮膚上,出現一個細小的傷口。

陳飛宇精神一振,這可是一個好的趨勢,再持續下去,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徹底殺了“巫飛塵”!

當即,陳飛宇越發快速調動體內的真元,奮力向刺向“巫飛塵”,鋒利的劍尖一點一點刺了進去。

“胸前”的疼痛感傳來,“巫飛塵”神色為之大變,額頭滿是大汗!

他倒不是怕真的被龍淵劍一劍穿心,畢竟他是借屍還魂,就算這具肉身死了,他還可以找到其他合適的屍體重生,隻是綠色霧氣被水晶棺吸收的話,他可就真的永不超生了!

當即,“巫飛塵”一聲怒喝,運轉全部的真元湧到雙手上,猛然將水晶棺向後震飛,隻是這樣一來,他難以維持護身罡氣,心口瞬間被龍淵劍刺穿,流出泊泊的鮮血!

“巫飛塵”五官都疼的有些變形,但好歹已經脫離了水晶棺的壓製,眼中閃過一抹慶幸之色,隻是水晶棺的吸力似乎仍在,綠色霧氣依舊被牽引著向水晶棺的方向而去,隻是速度慢了許多。

陳飛宇同樣大喜過望,眼看水晶棺向後自己砸過來,他敏銳側身閃躲,順勢拔出了龍淵劍後,又是一劍刺了過去。

趁他病,要他命!

“巫飛塵”縱身向後而退,落在十幾米開外,這才脫離了水晶棺的牽引範圍,五官中不再有綠色霧氣冒出來,心口傷口不斷有鮮血流淌下來。

如果換成普通人,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勢,隻怕已經死了,隻是“巫飛塵”竟然一點瀕死的狀態都冇有,隻是額頭上佈滿了冷汗,看著砸在牆壁上的水晶棺,眼中滿是戒備之色。

“你死期不遠了。”陳飛宇左手淩空虛抓,內勁牽引之下,水晶棺再度回到了他的手中,縱身向“巫飛塵”衝去。

“巫飛塵”臉色大變,再度縱身而退,鮮血淋漓一路。

他倒不怕陳飛宇,更不怕龍淵劍,但是陳飛宇手中的水晶棺,卻是剋製他的神器,一旦近身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尤其是水晶棺中還閃耀著幽幽的光芒。

“哪裡逃?”陳飛宇一聲冷笑,信心大增,向著“巫飛塵”的方向揮出三道劍芒!

“巫飛塵”突然詭異的停在了原地,三道劍芒從他身上穿透而過。

陳飛宇神色驚訝,“巫飛塵”不會是傻了吧?

突然,身後傳來“轟隆”一聲巨響,陳飛宇立即扭頭向後看去,隻見“巫飛塵”不知何時竟然出現在自己的後方,且一掌將石門打裂,縱身跑了出去。

而原先被三道劍芒穿透而過的“巫飛塵”,在原地緩緩消散。

赫然是一個障眼法!

陳飛宇立即跑到門口向石門外麵看去,哪裡還能看到“巫飛塵”的身影?

“可惡,竟然讓他跑了!”陳飛宇神色一陣懊惱:“可惜了這麼好的機會,下次再想重創甚至殺死他,就不是那麼容易了,倒是這具水晶棺,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說罷,陳飛宇看向了手邊的水晶棺,心裡一陣好奇,水晶棺竟然有這麼強大的威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